第59章 烟尘

胡就业、陈仇敖、曾有遇三人聚着,曾有遇驻着镋钯,身子斜靠在一株柳树上。

他看着那边,感慨说道:“读书人真好啊,走到哪都受人敬重,看到那娇滴滴的小娘子吗?看到俺跟没看到似的。”

胡就业嗤笑道:“这类小娘子不是你可奢望的,现在伍中男少女多,不若你跟相公讨个情,讨一房媳妇不难。知道罗显爵吗?相公一句话,他就分到一个,还送了一个女儿。”

曾有遇叹道:“妇人虽多,粗手笨脚,不合口味啊。”

陈仇敖看着那边,眼中也颇有羡慕之色,他冷哼一声:“就你们两个老兵油子,还是不要祸害好人家了,就在伍中找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吧,耐折腾。”

胡就业、曾有遇都是大骂,陈仇敖的话,大伤他们自尊心。

胡就业怒道:“我日嫩管管,列死你个龟孙揍哩,陈杀星你不是东西,这样咒自己兄弟。”

不过二人又无话可说,他们的情况,确实不适合讨好人家。

曾有遇转移话题,他看到那边对着一些生姜非常高兴的李家乐,说道:“这小子,最近很受相公器重啊。”

胡就业撇撇嘴:“就这身子骨,跟没吃奶似的,有了媳妇都怕行不了房。”

曾有遇笑嘻嘻道:“可以男下女上啊。”

二人越说越高兴,陈仇敖摇头走开,这时杨河似乎看来,瞟了他们一眼。

二人立时低头,都是换上一副沉重的表情。

曾有遇道:“前途漫漫,何时是个尽头。”

胡就业叹道:“是啊,道路太漫长了。”

二人低声道:“走走走,被听到了。”

杨河收回目光,看伍中饭菜已经熟了,他目光又瞥向官道下面,那荒野流民仍然在一处水洼边待着,似乎在一处树窝旁点了堆火,用树枝穿着烧烤什么。

他蜷缩着,寒风拂过草丛,身影孤单凄凉。

他看了一会儿,让杨大臣去交待赵中举,让她们端一碗肉汤过去,还有拿一块烙馍。

杨河交待,不要靠近这人,让赵中举她们将食物放在百步之外就好。

很快的,赵中举在两个队兵保护下去了,那男子戒备看着,不过这次他没有跑。

赵中举喊了两声就回来了,杨河就见那男子慢慢过来,他看了这边队伍一会,拿起放下的食物,又掩入树窝杂草中。

从这边看去,隐隐可以看到他大口的吞咽动作。

……

用过午餐,众难民精神一振,身体暖暖的有了能量。

杨河准备动身,看对面镖局同样如此。

他们人叫马嘶,车队缓缓起程,杨河早让队伍让开道路,有他们开道,自己乐得跟在后面。

七八辆轱辘大车夹着马车驶来,重辎深辙,挽马打着响鼻,不时喷着浓浓的白气。

叮铃铃,叮铃铃,各马胸前挂的铜铃响成一片,随风传得极远,车上的狼牙镖旗更是迎风鼓舞着。

脚步纷乱,蹄声杂沓,还有数十骑的精骑过来,那年轻人钱礼爵仍然奔在前面,他似乎老实了一些,看到准备上马的杨河,只冷哼一声而过。

九爷钱仲勇,他大儿子钱礼魁并辔过来。

看到杨河,九爷大笑着拱手:“杨相公,钱某先行一步了。”

他儿子钱礼魁也是微笑抱拳,杨河笑着还礼。

那钱三娘跟在二骑后面,她披着斗篷,一手提缰,一手扛着狼牙棒,红缨毡帽压得低低的,眼眸瞟了杨河一眼,就提马过去了。

然后是马车缓缓驶来,颇宽颇大,二马相拉,低调奢华,车旁一色的劲装汉子,弓箭鸟铳,武装齐备。

杨河一凛,他们的鸟铳竟然都是燧发枪,而且有十杆之多。

马车驶来,车帘打开,杨河就见小丫头王钿儿对他挥手:“小秀才,嘻嘻……”

杨河还看到内中的王琼娥,对他含笑点了点头。

马车旁两个骑着马的中年男子跟随,却是“黄叔”跟那阎管事。

看到杨河,“黄叔”微笑的拱了拱手,那阎管事却是冷哼一声,斜眼相睨而过。

“衅种!”

杨河不动声色,阎管事的态度却让杨大臣很不爽,他骂骂咧咧的服侍杨河上马,又看弟弟妹妹瑛儿谦儿有没有在背篓中站好,整理自己的斗篷军帽,然后将铜棍扛上了肩。

杨河回顾队伍,东西都收拾好,准备出发。

医馆学徒李家乐,严德政等教化队,杨大臣,韩大侠父子,罗显爵,七个兵都在身旁身后。

有镖局在前方开路,就不需要韩大侠等人开道了。

齐友信领着杀手队又在后。

他们以伍为单位,五人一排行进,甲长甲副在前,一色扛着长矛,背着圆盾,头裹黑巾。

然后是妇孺队,内赵中举后勤伙食队,孙招弟野外采集队,伤兵也在内中。

最后是辎重队。

各人都挑扛着满满的东西,头脸也包个结实。

杨河回顾左右,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那那荒野流民,也上了官道来,他离队伍略近一些,跟在了五十步之外。

“出发。”

杨河下令道。

队伍中人都是大声喝应,人人脸上露出笑容。

众人都知道了,再走十里就是雙沟铺,那边就有船可以渡过黄河。

……

杨河策马而行,心中感慨,果然是官道,这路就是好走啊,再没有沙壤地、洼塘地、沼泽地,更不需要绕来绕去,若以前走的是这样的路,根本不需要走到这个时候。

他身后众人也是带着笑,官道就是好走啊,希望从这里到雙沟铺一切顺利。

各人脸上带着轻松,十里路,很快就到,不会有什么事。

众人行进着,隔着百步跟在镖队之后,听前方叮铃铃,叮铃铃的铜铃声不断响着,让人莫明其妙的心中安宁。

他们顺着官道约走了两里,过了一道石桥,两边的古柳略少一些,官道下是茫茫杂草,望之有若草原。

此时风雪大了一些,寒风席卷,杂草枯伏,极有萧瑟之意。

杨河看着官道外面景色,心中感慨,往日这里都是田地,现在却抛荒一片。

而这样的景色,在黄河一片,在江淮地带,却处处可见。

正走着,忽然前方镖局一阵骚动,有人大叫大囔什么,声音非常的焦急惊恐。

杨河也是猛然勒住马匹。

那边过来是什么?

他极力看去,前方官道烟尘冲天,似乎还夹着隐隐如雷的马蹄声。

烟尘越近,马蹄声越近,队伍中人面面相觑。

众人相互而视,都是惊疑不定,甚至很多人脸上现出惊慌。

杨河看向张出恭等人,就见张出恭神情凝重之极。

张出逊咬着下唇,胡就业用力握着拳头,他们向杨河看来,口中都是那个词。

那个词。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