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土寇

“土寇!”

张出恭等人异口同声道。

胡就业恨恨道:“日嫩管管,定是张方誉那个龟孙,跑过睢河这边来了。”

杨河脸色凝重,他以前就从张出恭口中知道,徐州贼张方誉正在睢宁一片劫掠,贼寇至少上千人,内更有马贼近百,所以他改道了,就为了避开这伙贼寇。

想不到阴魂不散,还是一头撞上了。

他环顾左右,周边人皆有惊惶之意,队伍虽然壮大了,但如果是这伙贼寇,无论如何,是他们阻挡不了的。

好在……

杨河看向前面的镖局。

这时齐友信也上来了,他焦急的道:“相公,怎么办?”

杨河眺望官道,烟尘越近,隐隐看到一些呼啸的骑士,虽然不知马队多少,但造成的声势不小。

隐隐约约的,杨河还看到马队后面有步卒,九成九的可能性,就是张方誉那伙人!

他看向前方的镖局,断然下令:“赶到前面去,跟那些镖师们汇合。”

……

杨河策马奔上前去,就见前方叫囔一片,镖师们已经忙活开。

他们指挥趟子手与跟车伙计,卸下马骡,将几辆轱辘大车围成半圈,特别将不卸挽马的大马车保护在里面。

这边情形,官道北面是沼泽地与湖荡芦苇,一个个淋漓与水塘,敌人很难从这边抄来。

但官道正面,也就是东面,是平坦的道路,南面,是大片的抛荒盐碱地,杂草茫茫有若草原,相对干硬好走。

西面,也就是他们的背后,是一道石桥,桥下有河,积洼甚多,两边密密的蒲草,敌人也很难从这边抄来。

所以若有贼寇袭来,主要防护的也就是官道东面与南面,这边镖师将轱辘大车围成半圈,戒备向东面与南面,显然应对得法。

看他们忙活着,虽然叫着囔着,但虽惊不乱,展现出良好的素质。

杨河多了几分信心,他让背篓中的弟弟妹妹抓稳了,一直奔上前去。

经过马车时,这边聚满人,杨河还听到王琼娥那悦耳而富有磁音的说话声。

“……阎管事,九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他走镖多年,自有道理,你不要插手了。……黄叔,等会九爷吩咐下来,你照做就是。还有让人去请后面的杨相公,贼寇前来,可不能失了读书人的体面。”

那“黄叔”都恭敬的应了。

杨河心想这女人心理素质倒过硬,怪不得身在大家族,却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行走在外,就不知她们家的男人在哪。

此时他顾不得感激寒暄,直接策马而过,就见镖头钱仲勇一行人聚在最前,神情凝重的眺望官道那边。

钱仲勇还在交待自己的二子一女:“……若事不可为,你们就护着马车走,特别三娘,你要保护好夫人她们,万不可坠了我们飞云镖局的名头。”

那钱三娘提着狼牙棒默默点头,那年轻人钱礼爵则焦急的叫道:“大。”

他的大儿子钱礼魁也道:“大,不若俺留下来,你带着三妹她们走。”

九爷钱仲勇摇头,他看看子女的神情,再看周边人,猛然哈哈大笑:“这只是最坏的情形,应该不会到这一步,某跟大兄他们打鞑子的时候,张方誉这厮还在吃奶呢。”

他策在马上,豪气丛生,顾盼自雄。

冷风席卷他的斗篷,颇有豪迈。

众镖师也皆是轰然而笑,都是高叫:“九爷威武!”

他们怪声连连,一时士气大涨。

杨河不由佩服,果然是好汉。

他策马上去,这个满脸虬髯,非常魁梧的大汉看到他,笑道:“是杨相公,某正要让人去叫你。”

此时情况特殊,二人顾不上寒暄,九爷钱仲勇直接道:“可能遇到张方誉那伙贼寇,某略为布置,杨相公可有赞画?”

杨河默默看了四周一阵,野外遇到贼寇,结成车阵,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钱仲勇的布置大体没有错。

当然,车阵的弊端也很明显,就是光僵硬死板的挨打,若贼寇步贼众多,使用车轮人海战术,也很容易被攻破。

他说道:“九爷应对得法,依地形结成半圆车阵,防护东面与南面,以逸待劳,此为正理。就不知贼寇步贼有多少,若他们车轮攻打,我方还是人少,关键要杀散他们的马队。”

九爷惊讶的看了杨河一眼,这也是他的想法,但他这是多年搏杀得出的经验本能,这读书人却能一嘴说出,果然能带一只队伍的人,确实有几分本事。

二人商讨,此时马队裹胁步卒,都是让步卒作为炮灰先上,消耗敌手差不多了,马队再上,雷霆一击。

所以己方什么时候出击,很拿捏指挥者的能力。

杨河还道,他看到马车主人那边似乎有十杆自生火铳,可集中一起,形成排枪打放,危急时,也可增援各处。

钱仲勇更是看着杨河道:“相公家中出过将门?”

杨河笑了笑,钱仲勇大儿子钱礼魁对他看了又看,众镖师也是诧异的打量杨河上下。

那钱三娘瞟了杨河一眼,手中提的狼牙棒又扛回肩上。

这时杨河的难民队伍也涌到了,一大片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不过他们仍然井然有序,按杀手队、妇孺队、辎重队排列,危急中也未失了队形,不由让众镖师多看几眼。

这时杨大臣、齐友信、张出恭等人赶到杨河身旁,杨河直接吩咐妇孺队避到官道的北面去,辎重队的各类物什,也扛到那边去。

弟弟妹妹,也让赵中举她们抱去,余者待命。

队伍中人都是顺温的服从,有条有理,虽慌不乱。

钱仲勇看着,惊讶中也没说什么,出门在外有应手之援,何况杨相公麾下一些人还是不错的,看上去强悍的人也有十个之多,那一色制服的数十青壮也可打一打。

他威望素著,九爷不发话,麾下镖师也不说什么。

马车那边一样安静不说话。

只有他四儿子钱礼爵嘀咕了几句,似乎是说累赘。

他们八辆轱辘大车围成半圈,几十步骑刚好都躲到里面,这几百老弱涌来,谁保护谁?

特别他们锅碗瓢盆众多,还有什么米面辎重等,将一个官道北面都占满了。

杨河瞟了他一眼,他需要的是众镖师接应,而且保护伍中的妇孺,特别孩童,自己弟弟妹妹等人。

并不是说自己这帮人就是吃干饭,什么事都不干。

不过他没说什么,先看看情形再说。

他目光再一瞥,那荒野流民什么时候混入青壮辎重队边,手中紧紧握着棍棒,眼前闪着坚决的光。

看他身材魁伟,手足粗壮,但面容极脏,看不出相貌。

此时杨河顾不得关心这个,只将目光投向了官道。

……

马蹄声越近,可以清楚的看到官道上有骏马奔腾,估计有近百骑之多。

烟尘滚滚,重重的马蹄声中,隐隐可看到他们一色红衣,身上皆有斗篷,迎风鼓舞着。

这些骑士马术娴熟,一边奔驰,一边高声的怪啸厉叫。

似乎他们身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或是马上安放,偶尔还有人影挣扎的,可能是抢掠的妇人之流。

除了这些马贼,后方数十百步外还跑着黑压压的人群,似乎是步贼,还有一些可能是被裹胁的百姓。

杨河就看到一些百姓被踢打着,中间夹着一些哭泣的妇女。

这些步贼更是杂乱,几乎都背着五花八门的东西,一些人甚至挑着扛着。

他们怪声怪叫而来,那种残忍的匪气扑面而闻,果然是贼寇。

应该就是徐州三寇麾下了,程继孔、王道善、张方造兄弟,三寇合起来马贼二三千,步贼近万,淮北这一片,也只有他们有这么大股的兵马势力。

历史上为了剿灭他们,亦是马士英、何腾蛟、路振飞等联合出兵,反复折腾数次方平。

看他们越来越近,杨河听到钱仲勇大儿子钱礼魁恨恨的声音:“果然是张方誉那厮!”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