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箭雨

弓箭手三段射获得极大的战绩,大大振奋了军心,贼寇那边则是乱成一团。

此时弓箭手已经射了二轮,发射了六次排箭,射了九十八箭。

他们的战果显赫,九十八箭共射中九十二个匪贼,虽然也有这些弓箭手射术颇为出众的缘故,但杨河的三段射号令功不可没,极大稳定了他们的情绪,让他们的本事最大程度发挥出来。

当然,匪贼们人太多,几百人挤在一起也是重要原因。

特别贼寇涌来,可能想进入三十步内冲锋,他们逼来时,只保持比正常步行略快的脚步,也就差不多一秒走1.5米,每秒一步的速度。

这样慢慢的缓走,虽然可以节省体力,但面对这边犀利的弓箭手,却个个成了大大的靶子。

一时间排箭发射下,贼寇那边惨叫连连,一个个匪贼不断倒下。

内中还颇有老贼。

杨河与九爷箭无虚发,他们各射了六箭,射死射伤十一个老贼,刀盾手,弓箭手,火器手都有。

就算有老贼盾牌遮挡得严密的,头脸上身保护住,就射他们的腿脚,让他们抱着腿在原地大叫,失去了战斗力。

还有九爷的女儿钱三娘,一样非常凶悍,她射了两箭,每箭都射中一个贼寇刀盾手的脖子,让他们滚在地上抽搐挣扎。

余者普通的匪徒就更不用说了,贼寇五六百人涌来,一下子就伤亡近百人,损失一下达二成。

所以他们惊恐的慌乱一团,特别押阵的步卒老贼伤亡太大,他们出动三十几人,一下伤亡近半,内中刀盾手更快被扫光了。

这些人跑在前面,死得更快。

惊慌失措,骨干折损严重,这波匪贼就要崩溃!

张方誉那边的马贼们也看得目瞪口呆,第一次见识排箭的威力,己方还未靠近三十步,就要崩溃?

猛然张方誉怒吼一声,他取弓在手,张弓撘箭,八力陈州弓拉得咯吱咯吱的响。

“嗖”的一声。

箭矢凌厉的呼啸。

一个正惊恐喊叫,意图往后逃去的持斧匪徒就被射穿脖颈,然后滚在地上拼命挣扎,捂着脖子气也喘不过气。

“敢后退的全部死!”

张方誉咆哮着,喝令步贼全部上去,押阵老贼砍杀任何敢于撤退逃跑的从匪,贼寇中的弓箭手、火器手,也全部抵近上去,掩护射击。

他就不信了,区区镖局几十个人,他这边大军一千多人,内还有精骑近百,会拿不下来。

杨河队伍自然被他忽略了,他一眼就看出,那大半是妇孺的难民队伍也不知哪汇聚来的,区区难民流民,面对他们这些正规土匪,会有什么战斗力?

杨河的指挥,也被当成镖队中什么人。

同时他们马队散开,个个都取出了自己的弓箭。

此时杨河正要喝令杨大臣、韩大侠、钱三娘等第一排的弓箭手上来,开始第三轮射箭,猛然看到对面匪徒们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在老贼们压阵下,高举着各种兵器开始冲锋。

他们从一秒一步的脚速,增加到了每秒二三步,按这个速度,三四十步距离,最多十一二秒就可以冲到。

同时后面另一半步贼也汇入了,可谓黑压压的人潮。

还有步卒老贼都汇聚一起,内中更有三十多个弓箭手,个个取出自己弓箭。

还有后方的马贼,也开始小跑,个个张弓撘箭。

杨河心中一凛,知道艰难的战斗来临,他大喝一声:“注意防护,举盾!”

弓弦一片振动的声响,箭矢咻咻的声音,成片的轻箭飞来,它们在空中飞掠着,发出破空的声响,汇集成一片,就尤如轻风拂过那美丽的白桦之林。

近百只箭矢急速飞出,瞬间就到,当头落下。

五六力弓的话,抛射射程可轻松达到一百五十步,而轻箭的初速是每秒七八十米,飞跃一百多步确实感觉只是瞬间。

一片的盾牌举起,车阵朝着南面的青壮,东西两翼的青壮老弱,甚至官道侧后的妇孺老少,听到杨河喝令,都是下意识的服从,个个举起盾牌。

一路过来,伍中老人已是对杨相公言听计从,心服口服。

有了老人带队,新人也知道该如何做,又有喝令,都是本能的应从。

人就是这样,有着强烈的从众心理。

“笃笃”声不断,箭矢呼啸过来,一些落入官道空地,一些则是朝车阵中人当头落下。

然后就被各人木盾挡住,一声声沉闷的箭镞钉在木板上的声音。

这当中杀手队兵除了自己挡箭,还要帮阵中弓箭兵,自生火铳兵等人挡箭,不过一个队兵朝钱三娘跑去,要帮她遮挡似乎一根朝她这边落来的轻箭,却被她甩开了。

显然钱三娘不习惯陌生男子靠近,老实说她人也长得太高,普通男子的手很难举挡。

她弓身一扫,就将那落下的轻箭不知扫哪去。

“笃笃”的声音,十几根轻箭落在马车上,箭羽钉在车身木板上摇晃。

里面传来小丫头王钿儿的惊叫,然后是王琼娥低低的安慰声,然后唰的一声,她将车窗门拉上。

箭矢咻咻过来,一些甚至飞跃官道,这边也是一片的盾牌影子,弟弟妹妹瑛儿谦儿已是钻入背篓中,然后木盖盖上,可以很好的防止箭矢,背篓后侧还有气孔,内中可以透气。

放眼看去,这边颇多类似的背篓,伍中小年纪的孩童,个个都是钻入背篓中。

赵中举与孙招弟举着盾牌,猛然孙招弟叫道:“唉呀呀。”

她飞跑过去,“笃”的一声,一根朝一匹战马落下的箭矢正好挡个正着。

还有两翼,这边青壮老弱都有盾牌,他们个个举着盾,只有那荒野流民没有,不过他持着棍棒,身旁一大片的盾牌挡着,倒也不虑箭矢落来会无处闪避。

马贼抛射,近百根箭矢落下,偶尔才有一声闷哼,也不知是镖局或是马车护卫谁被遮掩不到位,中箭受伤。

不过好在这些轻箭落下,伤势都不会很重。

也好在有了杨河队伍的盾牌,贼寇箭矢落来,各人才有了装备护卫。

一块木板,也能救人性命,防止伤害。

不过这只是开始。

风吹桦木林的声音阵阵,咻咻声音不断,马贼不断抛射,箭矢一阵阵过来,有若急促阵雨。

还有步贼中三十几个弓箭手也开始射箭,有人抛射,有人直射。

他们中的火器手,也开始准备射击。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