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骑射

“嗖!”

箭矢越来越近,带着凄厉的呼啸。

轻箭的初速是每秒七八十米,从发射到被射者的反应只在瞬间,杨河的瞳孔张大,他猛的头一侧,那箭矢就堪堪擦着他的耳旁掠过,给他耳侧的肌肤带来一丝寒意。

众马奔腾,马蹄声密如骤雨。

杨河、九爷一行人冲下官道后,张方誉那边的马贼就持续陷入混乱,一些人迎战钱礼魁的正面冲击马队,一些人对付侧翼的突袭,有人则弯弓搭箭,射来箭矢。

不过慌乱中,他们的羽箭却没什么准头,而且这边十一骑也个个非等闲之辈。

九爷右手探出,竟然抓住一根当面射来的箭矢,他抓得稳稳的,就如抓住一根稻草。

那眼力,时机的把握,都妙到颠毫。

通州十二骑,轰传天下,人言清军去刀发矢,十二人俱以手接,无一伤者,九爷身为十二骑一员,果然不同凡响。

他身后的女儿钱三娘一样抓住一根箭矢,他儿子钱礼爵则用马弓拍落。

余者镖师或闪或拍,无一伤者,果然是九爷调教出来的骑士,虽然达不到通州十二骑的程度,但也非泛泛之辈。

“张弓!”

九爷大喝一声。

十一匹战马宛如旋风席卷,短短十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离马贼不远的十几步,这是最佳的骑射距离。

立时十一骑个个弯弓搭箭,连杨河在内。

早前他们都是以腿控马,左手抓着充为马弓的四五力弓,此时听到九爷号令,个个取出轻箭搭上。

他们就在马上将自己的弓弦拉开,黑沉沉的箭簇对着马贼那边,各有目标。

杨河将马弓拉开,骑射不是容易的事,骑在马上静止射箭,跟小跑射箭,甚至奔跑着射箭,还有或是直射,或是抛射,那难度都是完全不一样。

特别奔跑着射箭,身在起伏的马背,就跟在颠簸的卡车上发射步枪一样,都非常困难,准度非常不高。

还有不同的地形地貌,天气风向,战场形势等等,都会对骑射有所影响。

在马上拉弓更不容易,除了借力的考虑,最主要是速度。

骑弓、步弓划分标准其实没那么严格,长稍弓可骑射,短稍弓也可步射,中国的弓都不算长,马上步下都能用,杨河其实在马上也能开十二力开元弓,但好多秒才能射一箭。

换成别人使用拉力较弱的小稍弓,已经射了三箭五箭,出于火力便利方面的考虑,杨河就算能开硬弓,在马上一样使用五力弓。

当然,黄忠、李广、岳飞、戚继光等猛将不在其列,马上一样可开硬弓,还左右开弓,连珠猛射。

杨河从箭囊取出轻箭搭上,他弯弓瞄向一个满腮虬髯的马贼,他正大喊大叫什么。

这些马贼个个裹着红色头巾,穿着红色衣衫,虽然披风颜色各异,但目标明显醒目。

杨河瞄向他的身躯,骑射难度高,他也不玩什么射面门,射咽喉等把戏,直接射目标更大的部位。

“崩——”

弓弦的一片绷响。

十一骑几乎都在胯下马匹四足腾空,相对平稳的那一刻,松开自己手指。

“嗖嗖”利箭的呼啸,然后就是一阵马匹的嘶鸣,还有人员的惨叫,一些马贼坐骑发出凄凉的哀鸣,若山崩似的轰然倒地,还有一些马贼大叫着,从马上摔了下去。

杨河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射中目标了。

他的利箭呼啸而去,借着马力,直直射中那个满腮虬髯马贼的肋骨左侧,有若被石头砸中,那马贼中箭的那一瞬间,身子一震,然后就不由自主的向侧后摔倒出去,一直摔落了马下。

还有九爷,不愧曾是通州十二骑一员,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可以玩高难度的动作,射人眼睛。

他的箭矢呼啸而去。

“噗——”

一个马贼就惨叫着摔落马下,然后捂着自己的左眼凄厉的嚎叫。

还有钱三娘,这个有着大长腿的强悍女,骑射也非常精湛。

她在马上仍然射人咽喉,劲箭呼啸而去,就将一个马贼射得翻滚出去。

钱礼爵的箭矢也没入一个马贼的身体。

还有别的镖师,或射人,或射马,多有所得。

他们弓弦射出十一只利箭,竟有七八个马贼或人或马伤亡。

这个成绩非常了不起,要知道,这是骑射,伤亡的还是马贼。

十一匹战马如旋风般从十几步外掠过,转眼马贼丛中就一片人仰马翻,他们更是慌乱。

“绕到侧后去。”

九爷大声喝道。

这地方还是不方便施展,右边不远就是沼泽水塘,骑射杀敌,还是到更广阔的空间去为好。

绕到侧后,还可以更增加马贼们的心理压力。

马蹄滚滚,十一骑皆以双腿控马,继续朝着马贼们的身后策去。

这边满是包裹担担,汇集的,皆是被裹胁的百姓,妇孺老少青壮都有,还有少量的看管匪贼。

前方情况,他们都看在眼里,或是恐慌,或是惊喜,眼见十几骑腾腾奔来,立时个个大叫,撒丫子就跑。

很快他们逃跑一空,腾出了一大片空间。

“射!”

九爷又大声喝令。

十一骑弯弓搭箭,又是一片箭雨呼啸而去。

这次虽然是在二十步外射箭,但准确度仍然高,因为很多马贼都是背对着他们。

“嗖——”

箭矢破空而去,杨河计算着风力与角度,然后化为手中的本能动作。

弓弦的紧绷声音,他的箭矢“噗”的一声就从一个马贼的后心处穿了过去。

那马贼一震,一声不响,就朝前方左侧滚落了马下。

这次九爷,他女儿钱三娘,也都是射贼后心,转眼马贼又有六七人马伤亡。

杨河等人从官道冲下,短短到这时候,马贼就伤亡十四五骑,折损率惊人。

前有钱礼魁等众镖师策马杀来,后又有杨河、九爷他们骑射,马贼的慌乱骚动更是越大。

十一骑旋风般掠过,跑到了马贼的东南面,这边已经有不少马贼与钱礼魁他们杀成一片,还有众步贼惊恐欲绝的大叫。

“绕回去。”

九爷再次喝道。

他双腿控马调转马头,又往回冲去,众镖师纷纷跟上,个个配合默契。

杨河骑射没问题,只是暂时跟他们没那种默契,好在还可以跟上。

他们绕了回来,又是一阵箭雨呼啸,马贼又有五六人马伤亡,总数已经达到二十一二骑。

杨河、九爷一行人骑射,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当然,这也跟众马贼慌乱一团,大体静止有关。

这时马贼那边也反应过来,贼首张方誉愤怒的咆哮,让自己一个心腹上前迎战,牵制住杨河这行人。

很快二三十骑冲了出来,为首者一个凶悍粗豪的男子,杨河记得这人曾踏过那被抛落少女的身体。

这些人冲来,他们毕竟是正规土匪,常年在马上吃饭的家伙,各种骑战经验都非常丰富。

终于还是反应过来了。(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