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延续

眼见天色不早,杨河迅速安排任务。

入庄第一件事,当然是寻找水源,他看这戏楼颇大,除了戏台,还有戏楼三间,然后又有道楼,后院数间,甚至还有草屋若干间,规模非常的大。

戏台前的广场也是非常大,占地三亩多,近两千平方米,可供数千人宽松坐着站着看戏。

显然这戏楼不单只是满足本庄老少需求,每逢什么庙会,大戏开启,十里八乡的乡民都会涌来听戏。

可以想象当时满庄人声如潮,到处摩肩接踵,各种市摊应有尽有,戏台前人头攒动,站满了听戏的人群。

然此时都成了凄凉。

杨河让赵中举等人进去寻找,有什么水井水塘之类的,然后准备生火造饭,这戏楼这么大,里面肯定有水源,否则如何唱戏化妆?几百人在里面吃饭,也完全可以满足。

目前来说,杨河还必须实行集体食堂制。

还有他让孙招弟等人准备扫把拖把,如果发现水井之类的,就提水到处清扫,将庄内的垃圾全部扫了,特别各处的血迹,也全部抺除干净,新人新气象,开始新生活了,这些旧的痕迹必须全部抺去。

原庄内人的深仇大恨,找机会杨河会替他们报的,了却这段因果,毕竟住了旧主人的地方。

齐友信,安排队兵青壮巡逻,上庄墙眺望,防止任何潜藏的危险。

他们分为三班日夜巡逻,就是晚上也要有人巡夜守望。

还有韩大侠,杨河让严德政给了他五十两银子,他的任务,就是带胡就业、曾有遇、陈仇敖等人打探消息,寻找附近的村民了解,本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会这样?

了解事情的原由起因,五十两银子当打探经费,不要怕花钱,把消息都打探好了。

不够的,尽管问自己要。

余下没事的辎重队员,被裹胁的百姓,暂时把东西挑入戏楼中,伤员也安排入内中,然后协助孙招弟她们一起清扫,打扫自己的家园,顺便看看庄中的谷仓、铁铺、牲畜棚在哪里。

有没有什么磨坊之类的。

杨河宣布,本庄整理清扫之后,将按户分房,有家口者优先,每一户先分一房,还是挑选砖瓦房。

余者单身汉,没老婆的,没丈夫的,都几个人挤在一起,他们居住的房屋,也暂不归他们所有,一直等他们有了家人之后,再给他们分一所宅院。

一时有家口者皆面露喜色,没家口者面面相觑。

男人们偷看队伍中的女人,看来该成亲了,现在女多男少,伍中大小妇女不少,讨个老婆还是容易的。

女人也是偷窥那些单身男子,看来自己要成一个家了,然后分到一户房,生几个孩子,在这里安安稳稳的生活下来。

重新开启自己的生活。

杨河安排后,一时队伍中人就井然有序的忙活起来。

然后杨河带着杨大臣,弟弟妹妹,严德政等人,走进旁边那所大宅院。

看来这是本庄最好的宅子,自然归他所有。

宅门前满是鲜血,不过门楼倒高大气派,还有两座石狮子。

他们从门楼进院,左拐是第一进院落,有正屋,有东西厢房,然后前后院落之间有一座月亮门分隔。

二进院落最北头是正屋,两侧是厢房,然后地势更高,过垂花门,抄手游廊,又有一进院落,同样是正屋与厢房。

这正房坐北朝南,有五间之多,还有东西耳房,可作仓房或书房,还有小花园,闲时可以游玩放松。

而每一进院落,都有耳房,厨房,马厩。

杨河看这宅院,虽杂物散落满地,桌椅家具东倒西歪,上面积满灰尘,还有到处触目惊心的鲜血。

很多房屋门窗也有破损的痕迹,但大体完好,家具桌椅基本还在。

显然匪徒劫掠,不可能将这些东西都搬走,他们一般只要细软金银。

本庄鲜血处处,在旁人眼中也成了不祥之地,可能有难民流民进入也很快吓跑,所以各所房屋基本保存良好。

杨河再看整个院落规划整齐,各屋上的砖雕,屋脊,檐角精良,都不需怎么修葺,打扫后就可入住。

妹妹瑛儿由弟弟牵着,她欢声跑着,显然这宅院她非常喜欢。

杨大臣到处摸着,他裂开大嘴直笑,兴奋的道:“少爷,这宅子虽比我们杨家庄的差一些,但也过得去了。”

杨河哈哈大笑:“大臣,你的眼界是越来越高了。”

杨河身后的严德政等人拘谨看着,这宅院的豪气震慑了他们,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的院子,也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住。

杨河来到正房一处所在,大门敞开着,举步进去,内中颇为古朴,一些黄花梨官帽椅与花梨木八足圆凳倾倒在地,几张案桌一样翻倒,一套茶具就那样摔在地上。

看看上面是黑色的瓦,雕花的窗框,上支下摘的窗户,上面糊的窗纸已经破损,还有炕上围子溅了一大滩的鲜血。

屋子里还残留有若隐若无的血腥味。

杨河看向大炕,内中颇有几铺,可坐可卧,放眼这五间正屋,都设有火炕。

杨河暗暗点头,以后弟弟妹妹与书童杨大臣也可睡这边了,方便彼此照料。

冬日来临,温暖的火炕是让人向往的,后世的暖气与空调跟火炕完全不能比。

不过显然今晚不可能住进来,再坚持一晚,明晚,就可以睡火炕了。

还有这么大的宅院,若仅自己与书童杨大臣,弟弟妹妹四人住,就显得过大。

宅院需要打扫,还有各种杂事,杨大臣一个人忙不过来。

让杨河自己打扫?

那成何体统?

正好有两进院落空着,杨河暂时打算让齐友信一家,严德政一家住进来。

这可增加人气,平时的杂事,也可让他们干。

对这两家最早跟随自己的老人,也可借此表示亲近。

……

当晚,众人渡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他们在戏楼大堂晚宴,烤火,欢声笑语。

戏楼颇大,后院有两口水井,还有很大的厨房与灶台,又有大量桌椅,赵中举等人大显身手,发酵和面,各种食物,烙馍,面条,水饺,规打,煎饼,以及各种饭粥等。

还有马肉,她们也搞出很多花样,炖的,炒的,烤的,熏的。

主要是炖,马肉炒不好熟,除非切薄,不过就不香了。

熏的味道最好,她们一路过来,也熏了一些。

还有块肉马肠,大块肥瘦相间的马肉加上油盐酱醋等调料塞入马肠内,煮熟了,让杨河赞不绝口。

当晚,众人吃了最丰盛的一顿晚餐,所有人都是感激的看向杨河。

他们知道,若没有杨相公,他们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好日子。

说不定早成了路边的一具枯骨。

守夜的队兵也是轮流来吃,他们的饭菜,一直给他们温着,预留着。

最后在各层戏楼上,众人被褥铺开,相互拥挤着渡过寒冷的夜晚。

很多人临睡前泪流满面,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露营在外。

等到了明天,他们就可以睡在自己温暖的火炕上了。

然后真真切切有一个家。

这也是他们一直追逐的目标。

老婆、孩子、热炕头。

苦日子到头了。

当晚很安静,杨河虽然严加戒备,但却没出什么事。

第二天他起来,队伍中人已经热火朝天的忙开,继续清扫庄子,不但街巷,还有各处房屋,收罗任何有用的东西。

杨河策上马匹,打算在庄的周边看看,杨大臣,张出恭兄弟,齐友信等人跟随。

严德政细致统计物资,韩大侠一早带着儿子,还有胡就业,曾有遇等人出去打探,各司其职,都是忙活开。

杨河策在马上,看沿途热火朝天的大扫除,人来人往,忙个不停,还有一些孩童在追逐笑闹,不由脸上露出笑容,这才是正常人烟该有的景象。

他愿守护这片地方,让这种美好延续下去。(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