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标准化

杨河搭好了政体架子,但由于人才缺乏,工务堂一个人都没有。

刑务堂也没人,暂庄中实行军法,有什么纠纷,由军法堂处理。

搭好了架子,新安庄有了头脑智慧,下面就是福利分房了,以后这些民生福利等方面,也将由民政所管理。

主管是一个叫王育才的老者,也是当初杜圩就跟随的老人,又有赵中举跟孙招弟为副主管。

杨河早前将庄内的房屋分为三个等级,一等房,二等房,三等房,他宣布阵亡者家属跟军官部头一个待遇,都可以挑选一等房,让她们感激涕零。

别的队员也是心动,杨相公如此安排,以后他们拼命时,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呢?

而杨河将房屋分为几等房,并不担心队员有所反感,不论古今中外,其实各人内心中,没有一个人希望过得跟别人一个样,只要上下通道顺畅,就不担心出问题。

当天下午,众人满面笑容的分房,以后,自己也有一个家了。

杨河住进新安庄一号,与他一起的,还有齐友信一家,严德政一家,此外韩大侠父子也住进来。

他们住在杨河第三进院落的厢房中,不过其实他们在庄中也分到一套房。

这所宅院赵中举,孙招弟等人已经打扫干净,听闻自己人等也搬进来,她们非常高兴,这代表自己三家人,可谓杨相公心腹的心腹。

她们搬进来后,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整理火炕,大明北方的冬季非常寒冷,没有火炕很难熬下去。

此时炕床多烧柴草与秫秸,也有烧煤的。

燃料,关系到冬季的取暖,好在庄中秫秸颇多,却是原庄百姓用来过冬与烧火的,匪贼攻陷庄子,抢走金银,掠走粮米,却不会将秫秸也拉走,所以几百个队员入住,倒也有充足的过冬燃料。

不过杨河的火炕倒是烧煤,柴房中堆了大量的煤。

这边房屋的布局,灶房与睡屋隔开,倒不担心会有炭气中毒现象。

这边居室还数间相连,杨河可以一间,杨大臣一间,弟弟妹妹一间,都拥有了充足的私人空间。

当晚,杨河与弟弟妹妹、杨大臣等人睡在温暖的火炕上,度过了逃难来最舒服惬意的一晚。

余者队员,同样睡在自己火炕上,很多人泪流满面,好日子真的来了。

……

第二天,杨河精神百倍起来,招集赞画堂、议事堂各头脑议事,就在设为公所的二号戏楼内。

看众人个个红光满面,精神振奋,显然这一晚,他们都休息得非常好,度过了一个安心舒适的夜晚。

还有那种被委以重任的兴奋,以后,他们也不是普通人了。

众人商议,都感到千头万绪,事务繁多,防务,练兵,耕作等等,还有阵亡者的遗体也要安葬。

这事杨河交给新任的祠祭所主管张朝举,也是当初的几个老人老弱之一,让他来筹备安葬诸事,这事情,就有了负责的人。

杨河也觉得一阵轻松,政体架子搭好了,以后就可以各司其职,自动运作,不需要他事事操劳,他也可以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庄子的战略发展去。

以后庄中有什么事,队员也只会怪罪这些人,因为主上是英明的,有问题的都是奸臣。

当务之急是庄子的防务,比如对庄子行进改造与加固,只是这事情不好办,任何的土木都离不开工匠,而杨河现在队中一个砖瓦匠,泥水匠,木工都没了。

若自己粗粗加固,那还不如不改造,毕竟没有专业人才,靠这些普通的农户只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甚至可能破坏原来的墙体建筑。

杨河也不可能整天埋在工地中,还是需要专业的工匠。

“相公,只能从兵器方面着手了,邓大使那边不是说会卖给我们一批器械?”

张出恭建议道。

张出敬也道:“希望他们那边有火药火铳,如有万人敌火油什么就更好了,匪徒若来,就炸死烧死他们。”

杨河点头,他曾想在墙头设滚木擂石什么,然想想滚木擂石不好找,万人敌等武器杀伤力更大,就算被弹片擦伤,都有可能感染,惨不忍睹而死。

火药的威力,在这个时代确实非常有震慑力。

便如他的队伍,比起敌方的弓箭手,更害怕遇到他们的火器手。

被火器打到四肢,只能截肢,打到主干,更只能等死。

“相公,匪徒的弓箭手也要防备,要有悬户软壁。”

胡就业这时也建议。

杨河微笑点头,制度设定后,各人的积极性大高啊,连胡就业这个混日子的人也出言建议了。

而悬户软壁是肯定要的,这是守卫垛口第一切要之物,有了这个东西,就可以防止城外射来的利箭。

而悬户并不难制,旧絮被褥都可以,这事,就交给军需所了,特别让盛三堂等人负责。

现盛三堂为辎重队长,同时也是军需所副主管,逃难途中他就制作各种兵器盾牌,眼下这种防具交给他最好不过。

还有撞竿之类的器械也要有,防止敌人梯子靠来。

各总管、主管在戏楼内商议,他们七嘴八舌,为庄子的发展建言献策,充满了朝气蓬勃的气势,就连平时见了杨河总是绕道走,非常怕“官”的小老头杨纯良也忍不住发言。

最后众人议定多事,眼下冬日来临,诸事不顺,大规模开垦荒地肯定是不行了,周边的环境也不许可。

就让公屯所暂时管理庄外的田地,并进行一些水利修缮,修整农具,收集肥料等。

眼下缺乏工匠,器械,很多工业方面的事务肯定不能开展,没有木匠瓦匠,连砌墙修房都很艰难。

更说别烧窑,制砖,这都需要多年的老师傅。

什么找矿,挖矿,建厂,那更是没谱的事,杨河想来想去,暂时只能让庄中老弱去扫硝土,为各类火药的精制作事前准备。

黄河沿岸两地都是盐碱地,一到晚上,白茫茫一片,荒野有若被白雪覆盖,踩上还咔嚓咔嚓的响。

这边遍布的盐檩,就是原来春耕时,当地居民将耕地上的积盐土层铲起堆积所形成。

这些就是硝土,经过繁杂的程序,可以提炼出硝,也可以提炼出盐。

盐就免了,毕竟此时的盐价对他负担并不重,炼盐极为辛苦不说,炼出的盐能不能吃也是个问题。

以后,自己还是专注军工火药业吧。

张出逊的军需所兵器铺设在庄的西北角,这边一大片荒地空地,正好符合需求,他们各种器械也搬了进去。

不过暂时杨河没让张出恭兄弟打制火器,一是没有铁料,木炭,二是杨河打算事前定下标准。

这就需要游标卡尺,还有铅笔,好画设计图。

武器标准非常重要,只有相同的口径,相同的质量,才能减轻后勤,大规模装备,并可以使用铳剑与定装纸筒弹药。

近代成功原因也就是规模化,高度标准化。

古时很多工匠其实技术很高明,可以制作精美繁杂的东西,然技术再高,也只是个人能力,面对工业化的威力,大规模、高效率、标准化,最后只能被淹没。

杨河要的就是大批量、高标准生产,首先就需要定出度量衡,来保证所生产的每一支枪管都是相同的,公差在允许的误差范围之内。

他也不需要保证每只火器都是精品,但要合格,有着高度的均一性和标准化。

万事开头难,就先定下标准吧。

此时工匠打造的火铳五花八门,口径有大有小,不说质量,口径不一,如何使用定装纸筒弹药?

以后他麾下工匠当然不会只有张出恭三人,而不管后面来了多少人,都必须遵循同一个标准。

那就是杨河将要设下的标准,以后他们造出的武器火铳,都将会是一模一样。

当日,杨河审定每队甲伍长人选,并张榜公布出来,又划定各堂队伍人员,让各人明白自己要干什么。

第二天,杨河就带了张出恭兄弟三人,又有韩大侠,胡就业兄弟,曾有遇往庄外而去,他准备向邓官的递运所购买一些武器。

希望那边有自己需要的。

同时过几天他还要到邳州城走一趟,购买大量的粮食物品等。(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