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钱不是问题

邓官的递运所在邳州界的偃武乡,离他哥哥的巡检司不是很远,这边同样有攒典一人,皂隶二人,看他们气色都比较好,显然守着大量物资,日子会过得滋润些。

杨河一行人到时,邓大使,一个攒典,两个皂隶都是笑容满面相迎,非常的热情。

这可以理解,他们上下其手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将贪来的物资卖出去?

卖给谁?就是杨河这些人了。

特别杨河肯定还是大金主,态度方面,肯定是更为的热情。

就如后世奸商贪官横眉冷对千夫指,对大客户态度却是没话说。

杨河没心情跟他们寒暄,直接步入正题,想到他们仓库看看。

邓官的递运所也是沿着大堤修建,码头旁一排的栈房,设有库子多人看管,显然比起巡检司,他们富裕多了,有大小船十几只,还有牛马车多辆,人力的独轮车更是好多。

递运所攒典姓郭,跟邓官兄弟一样胖嘟嘟的,不类书办,更类掌柜。

他笑容可掬的引着杨河等人进入一间栈房,笑呵呵的非常和气,让杨河想起后世的大堂经理。

他进入栈房,果然是琳琅满目的物资兵器,让人目不暇接。

郭攒典连声赞颂杨相公福气好,这批军货也不过刚到十多天,若放在一个多月前,肯定没货。

邓官也在旁笑呵呵的保证,这些军货物资杨相公尽管挑选,挑多少,他们卖多少,有多少订单他们全部吃下,口气非常的豪迈。

杨河心想这姓邓的倒豪气,朝廷的军用物资说得跟他家的一样,他猜想这些物资短缺后,他们肯定会用漂没这一套,毕竟在黄河上翻船是很寻常的事。

这个借口一出,肯定各方面都没有话说。

漂没,可是二河上的潜规则,关系到无数人饭碗。

谁敢胆大包天,犯而触之?

杨河在栈房内看着,物资很多,种类齐全,比如他们栈房就分甲乙丙丁戊等字号库。

甲字库有各类布匹、颜料、或生产颜料的原料,银朱丹黄什么。

乙字库有各类的军用胖袄、战鞋、军裤、军士裘帽等。

丙字库有荒丝、吐丝、棉花等。

丁字库有桐油、漆胶、黄白麻、生铁、熟铁、铁线、山羊皮、绵羊皮、翎毛等。

戊字库有盔甲、弓箭、腰刀、明弦、撒袋等。

又有广积库,收贮有火器、火药、硫黄与硝石。

果然是递运所,这些物资很多是要运入京师内库的,就是琳琅满目。

杨河到处看着,不说邓大使等人和气,就是那些库子都非常热情,显然上下其手是整个递运所的事,上层的大使攒典吃肉,他们这些库子,甚至最底层的验夫也可以喝些汤。

有财大家发,共同富裕,有特立独行者,显然只能被边.缘化,甚至有生命危险。

看他们的嘴脸,杨河心想若是自己管理邳州,定将这帮人一窝端了。

胡就业与曾有遇好奇看着,啧啧称奇,张出恭兄弟则脸色不太好,大明遍地都是这种人,朝廷局势安可不坏?

看过几个仓库,杨河心中有数,接下来,就是购买了。

看着邓大使等人期待的神情,他询问物价。

邓大使与郭攒典相视而笑,果然大生意上门了,当下由郭攒典热情应答。

“……回杨相公,小人这边的生铁每斤价银一分二厘,寻常熟铁一钱二分,多炼好铁每斤银一钱五分。”

“……回杨相公,小人这边的硫磺每百斤价银四钱。”

“……回杨相公,小人这边的铅,每斤价银四分。”

“回杨相公……”

杨河问了很多,总体而言,比王琼娥那边便宜一些,毕竟运送的距离短,而且还是无本买卖。

只可惜货源不稳定,他们是一站一站接力,很快各类军货都要运走,否则自己可以长久在这边购买物资。

他最关心当然是火药火器,当下询问价格。

郭攒典道:“杨相公要火器?正好鄙所有一批鸟铳跟三眼铳,鸟铳一杆只需二两,三眼铳只需五钱。”

杨河神情冷了下来,他斜眼相睨:“就是那种只有三十发寿命,动不动就炸膛的粗劣鸟铳与三眼铳?郭攒典,你等心不诚啊!”

大明眼下大批量生产鸟铳,很多工料钱只要二两三钱一分,看着成本不高,但其实都是偷工减料,基本只有三十发的寿命,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炸膛。

一般不偷工减料的鸟铳,每支成本差不多在四两左右,发射的寿命可能有二百发。

然在杨河看来,还是偷工减料,一般成本在五两,甚至六七两的火铳,才可称优良,发射寿命超过千发。

杨河在后世专门查过资料,1789年,炮兵二级上尉的蒙福尔曾测试过几类钢制与精铁制的火铳,钢制的火铳,可以射击一万二千次,精铁制的火铳,也可以射击四千四百次才炸膛。

精铁制的火铳,能射击四千次才正常,毕竟黑火药时代初速很低,对枪管的磨损不是很大。

而这种火铳,成本估计在八到十两银子,看起来很贵,但细算起来却是便宜,毕竟动不动就炸膛,寿命只有三十发的鸟铳怎么用?

军士不敢用,或象箭矢一样成为消耗品不断更换,这当中耗费的钱与各种成本,几百倍这种似乎低成本的火器。

被杨河这样质疑,邓大使与郭攒典有些尴尬,他们一直想把这批劣质的火器推销出去,然一直无人问津,显然眼前这个年轻的秀才也是个精明懂行的人。

郭攒典解释道:“我等也是看相公初到庄寨,所需要的钱粮颇多,所以,呵呵……”

杨河冷哼道:“尔等以为本生员是穷鬼吗,不需要你们替我省钱!”

他心中自有打算,他可不是那些鼠目寸光的军阀,不把麾下人命当回事。

而且就按寿命成本算,十两银子的火铳寿命四千发,二两银子的三十发,五倍的成本,却造成一百多倍的质量差距。

这内中还有别的损耗,比如军士的性命,战场的局势成败等等。

特别火器在战场上成了废物,文明被野蛮替代。

他是无物可用,不得不外出购买火器,否则宁愿自己造。

就目前来说,他麾下的张出恭兄弟精心打造的火器也可以达到优良标准。

他们打造的鸟铳,翼虎铳,射击寿命都可达或超过四千发。

看郭攒典不好下台,邓大使连忙打圆场,说他这边倒也有一批精良的火铳,约有一百杆左右。

但这种火器卖出去担的干系很大,所以贵了些,一杆要卖八两银子。

杨河淡淡道:“钱不是问题,若好,杨某全部要了……”(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请问这些火器和弹药现实中有原型吗?还是作者想象出来的?

    永远在一起2018/07/25 23:20:10回复
    • 另外,最近看了几个视频,是关于燧发枪和火绳枪的,上述枪支在激发前都必须向火门巢外面倒火药以确保引燃,发射几次后还要检查火门是否被火药残骸堵塞,即使这样瞎火率也不低。老白牛发明的那种新安铳,说是把纸壳子弹装到枪堂里然后用旋刀割破弹壳就能让火药自动流到火门外,然后就可以点火击发,火药的流动性并不强,特别是火枪还需要使用颗粒火药,即使纸壳真的在枪堂里就被刮破了,是否有足够多的火药能够流到火门外面确实有些让人怀疑。
      所以想问像新安铳这种后膛装填,并且不用专门给火门巢装火药的枪在历史上有无原型?

      永远在一起2018/07/25 23:21:07回复
      • 没有历史原型,因为这是根据佛朗机原理想当然搞出来的,事实上作者设计的这个武器连闭气问题都解决不了,而且手工作坊生产,零件公差可想而知,真搞出来,这枪就一废品,真有这机加工技术,米尼枪的科技树都点出来了。

        笨蛋杰尼2018/07/25 23:21: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