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买买买

在一个仓库中,杨河看到邓大使所说的那一批精良的火铳,果然有百杆鸟铳。

杨河看了看,果然还算精良,铳身都用精铁打制,火门上有自动开合的火门装置,此时叫阴阳机,阴启门,阳发火,可以避免大风天气引药被风刮走。

杨河估了估,重七斤多,他估计这一杆铳的成本不下五两,射击寿命应该会有千发。

不过具体的还要测试,杨河让张出恭兄弟检验,免得有赝品混进来。

检验合格的话,这批火铳杨河全要了,让邓大使与郭攒典咋舌,这杨相公果然豪气,一掷八百两银子,面不改色。

八百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这还是此时物价涨了很多,若放在太平盛世,一两银子可买一石米,两石米的时候,折合成后世的货币比,就是四十万到八十万人民币。

胡就业与曾有遇在旁都是满脸的可惜,显然心疼大把的银子花出去。

杨河倒不在意几百两银子,银子不花出去,那只是石头与死物,让他遗憾的是这些鸟铳的口径大小都不一样,这就不能使用统一的定装纸筒弹药。

不单是铅弹的问题,口径大小不一,就代表每杆铳的膛压都不一样,那各铳的火药用量就不能一样,否则会造成炸膛等问题。

就算身旁战友阵亡了,你也不能使用他的弹药。

这非常麻烦,对后勤是个严峻的考验。

不过杨河还是收下了,有比没有好,况且这些火器的质量基本让他满意。

有了火铳,还要有火绳与火药,杨河虽打算使用鹅毛引药管,但鹅毛也不知能收集多少,还是买一些火绳,有备无患。

递运所当然有火药,价钱每斤银八分五厘,百斤八两,仍比王琼娥那边便宜,不过依然是比麻秸灰火药还次的火药。

这种火药很糟糕,杂质非常多,估计只能在五六十步破甲,若用最优的柳灰火药的话,百步洞穿铁甲很轻松。

有比没有好,杨河张口就要五千斤,让邓大使等人吓了一大跳,他们虽可贪污一些,但也不能把所中的物资全部贪走吧?

最后讨价还价,只能卖给杨河五百斤。

递运所没有火油,让杨河感到遗憾,不过所中倒有些万人敌,个个巨大无比,一端是木柄,一端是火绳,重量超过三斤,内中火药装量恐怕也超过两斤。

杨河要了一批,数量上去后,黑火药的威力也不可小看。

特别万人敌中都含有铁钉,碎片什么的,爆炸开后挨中擦中,那惨死的几率非常的大。

不过因为太重,这个武器只能用来守城,后世的手榴弹最多重一斤,还经常有人投到自己战友头上去,眼下这么沉重的手榴弹,若是野战,也不知道能够扔个几米。

邓大使开价每颗万人敌三钱六分,两百颗七十两,杨河要了两百颗,这也是递运所能给出的最大数目。

他们还向杨河推荐一窝蜂等火箭,一打几十发,守庄效果绝对好。

但张出逊看过几筒火箭,对杨河低语几句,杨河就放弃了。

他们的火箭,箭杆喷筒的喷火孔都钻得非常糟糕,甚至尾羽都没有套上铁端作为平衡,这样火箭发射后,肯定是东倒西歪。

还有生铁,杨河要了一千斤。

熟铁,要了五百斤。

多炼好铁,要了五百斤。

硫磺,要了五百斤。

作子弹的铅,要了五百斤。

黄铜,要了两百斤。

买买买,杨河大肆购买,花钱不眨眼。

邓官等人都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果然豪客上门了。

杨河看到一个仓库还有佛郎机与虎蹲炮,也想买个几门,让邓官等人吓了一大跳,这个东西他们可不敢卖,就是虎蹲炮都不敢卖。

然后转向别的仓库,布匹、颜料、棉花、桐油、漆胶、羊毛、翎毛、牛皮、索带等等,有需要用到的,杨河都买,以递运所能给出的最大数目来买。

还有军用的服装,胖袄、战鞋、军裤、裘帽,一般是朝廷发放原料,军士自制,当然也有官造的。

各类原料明中期时折合价钱约在五钱,现在物价上涨,约要一两,但这边有成品,杨河就打算要一些。

特别杨河看中冬日用的毡帽,别的与红缨毡帽、红笠军帽款式一样,但冬日用的毡帽更厚更暖,镶有羊毛,特别两边后方有着顿项,可起保暖防护之用。

冬天来临,队兵耳朵与脖子两边保暖是个问题,老用布从头上包下来不是办法,这种毡帽,解决了大问题。

还有斗篷,领围与两边都是羊毛,就冬日保暖来说,已是足够。

邓官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耐不住诱惑,以一两五钱一套的价格,卖了杨河两百套。

最后走到存放兵器盔甲的仓库,庄内箭矢不多,需要补充。

这边有着各种的重箭与轻箭,重箭多是狼牙箭,箭镞形似狼牙而锐利,又有鸭嘴箭,凿子箭等,面对未披甲的敌人,狼牙箭足够。

邓官给出的价格是轻箭每只银五分五厘,百只五两。

重箭每只七分四厘,百只七两。

杨河重箭轻箭各要了五千只,这也是邓官能给的最大数目。

又有腰刀,一把银五钱,杨河要了一百把。

解首刀一钱五分,要了二百把。

还有圆盾要了二百五十面,长牌要了五十面,标枪一百根,标枪袋三十副。

杨河看到有一批工匠使用的工具,也买了一些,甚至看到一副游标卡尺,也买走了。

邓大使已经有些麻木了,这杨相公胃口太大了,什么都买。

最后杨河走到一些盔甲面前沉吟,这边有一些红漆铁甲,还有配套的八瓣帽儿铁尖盔与铁臂手。

看这些红漆铁甲都是明甲样式,就是甲片露在外面,明中期前比较流行,到了后期,多是暗甲。

因为养护不容易,经常风吹雨打的,甲片就容易生锈,就算明甲比较威武,到了皇朝后期,还是流行比较容易养护的暗甲。

杨河看这些甲都用漆表里漆过,以蓝布双层为衬里,甲片搭缝处还有纳布二寸,最后以绒绳并纳布穿联成副,颇为威武有型。

他估了估,每副甲重可能在三十斤,精甲预算应该是十六到二十两银子。

他看那头盔,就是明军中非常流行的八瓣帽儿铁尖盔了,款式跟冬用毡帽差不多,但用铁制,因盔梁合缝有八瓣、六瓣得名,内军官用的盔盆较高,士兵用的盔盆略低。

看盔周边有着盔檐,可以防雨,又可防箭,相比普通头盔兜鍪,功能比较多。

而且铁盔两边后方还有着顿项,外面布有细密的甲片,可起保暖防护之用,而且除了三片,横着还有两条顿项可以系紧,保暖同时,还可以保护咽喉。

此时清军兜鍪也是学这种款式,脖子处横有顿项,将头的前后左右保护得紧紧的。

毕竟他们习惯射人咽喉,也害怕别人射他们咽喉。

杨河看着铁甲铁盔,有些心动,若他的队兵有着铁甲,足以以一敌十。

而且除了护防力强,这些铁盔铁甲款式都与后世比较接近,很附合他审美。

他询问铁甲的价格,邓大使立时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

最终邓官还是卖给了杨河二十套铁甲,配铁盔臂手,毕竟杨河给的价格太诱人了。

三十五两银子一套,二十套就是七百两银子,贪婪的邓大使难以承受这种致命的诱惑。

而杨河的买买买行程也到此结束,粗粗估算,他花的银子就不下三千两,整个递运所上下都是笑得合不拢嘴。

就算打点后大头被上头拿走,他们每人至少也可获得十年的额外收入,特别邓大使,每年的俸银不过三十一两五钱二分,这次他可以获得多少?这种好事,一年捞一两次就足够过非常优越的生活。

杨河拒绝了邓官等人的午宴邀请,他急着把购买的物资送回庄内。

邓官也不勉强,只殷勤的让郭攒典带着手下,赶着一辆辆牛车,将杨相公购买的物资送到新安庄去。

银子也到了庄内再给,可谓货到付款。(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