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车床

众人都是期盼看着,特别张出逊睁大眼睛,腼腆清秀的脸上满是紧张。

他几兄弟的火器都是他钻膛,他两个哥哥更多是帮工,从很久以前,铳管钻偏问题就一直困扰着他。

杨相公曾言过,这问题出在钻头上,要解决很简单,当时他含笑不语,现在终于说了。

他紧张看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他看着杨相公在木板上作画,慢慢成形,最后画出一副钻头的形状。

这是……

张出逊的眼神凝固了。

李天南一样睁大眼睛。

他自认自己打造火铳的技艺,在佛山一片也是排得上号的,然钻膛之弊病,也一直困扰着他。

经常钻着钻着,整根铳膛就废了。

而且他还没有苏钢钻头,用低碳钢材料的堕子钢,进度缓慢,慢慢干活,一个月打制一根鸟铳。

甚至很多工匠不如他,钻膛是钻到一半,翻过来再钻另一半。

听说有一直钻,不担心钻偏的钻头样式,自然是睁大眼睛看。

此时他盯着杨相公画出来的钻头形状,喃喃道:“这就不会钻偏了?”

杨河提着铅笔,笑道:“不错,用这单面钻头,就可以解决铳管钻偏的问题!”

看张出逊与李天南面露非常激动的神情,他笑了笑,这两个年轻人,可以好好培养。

毕竟年轻,可塑性强,本身他们技艺也非常不错。

而要解决铳管钻偏的问题,确实很简单,将菱形结构改为单面钻头结构,一种简单的物理原理罢了。

当然原理再简单,这窗户纸不点透的话,可能数百年上千年,也没人会想到这上面去。

事实到了清末,很多地方的工匠仍用菱形钻头,印第安人几千年历史,早有了车轮的雕塑玩具,就是想不到发明推车用的轮子。

对着这单面钻头结构讨论良久,杨河吩咐张出逊先用普通堕子钢打造一副这样的钻头,试用后,若可行的话,再用苏钢打制,以后钻头也皆是此标准的单面结构。

张出逊激动的答应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试试。

张出恭在旁看着,一样心下激动,相公将此等绝密技艺相授,自己等更得尽心戮力做事。

杨河决定先打制六副单面钻头,暂时张出逊与李天南各用一根,余者几副备用与更换。

钻膛是技术活,普通铁匠却是行不通,不过他们可以打制铳管与别的零配件。

铳管直接用多炼好铁打制的话,也就是一天之内的事,郁铁匠等人一样可以参与打制。

熟铁板直接卷合膛管并不困难,技术含量不是那么高,很多铁器的打制比铳管还困难,郁铁匠等人毕竟是几十年技艺的老铁匠,就算没打制过铳管,张出逊等人带一段时间,熟悉后就可以了。

这样几个铁匠按标准打制铳管与零部件,打磨铜栓,张出逊与李天南钻膛,一个月一百杆新安铳是很轻松的。

杨河还设计一种车床,使各项工具汇集一体,让打磨钻膛更为的便利。

依杨河的估计,基本半天就可以钻膛一根。

这样张出逊与李天南二人,一天就可以钻四根的铳管。

……

“这是?”

众人看着杨相公又在另一块木板上画的器械图案。

看那上面的器械图,颇类似一种床式的结构,然后上面有床架,有钻头,有移动台,有固定槽,还有种种类类的附件加工台等。

众人都是紧盯着看,张出恭与张出逊特别关注上面的钻头,却是换成了曲摇柄,与他们往日所用钻头使力颇为不同,而且上面的钻头似乎是固定不动。

毕竟杨河的素描功底还是很深的,图案部件画得非常精准到位,一眼就可以看到这个状况。

看钻头对面,还有一个固定槽,上面夹着一根铳管样子的图案,图案边上还有着示意的虚线头,意思是钻管时,是铳管向这边移动,而不是钻头。

这个……

不单张出逊,就是李天南都是震惊沉思,他们敏锐的觉察到,这个钻床的犀利之处。

特别铳管被固定夹住,整体推移过来,那钻管时,将难以想象的平稳。

真是……

两个年轻人都是赞叹不已,杨相公是怎么想到的?

大明这么多工匠,也没人想到这个样子。

至少李天南居在佛山,那边有“铁镇”之称,匠工云集,大师亦不少,然他们只是手艺不错,这么犀利的器械,却从来未有所耳闻。

再看这器械又有各类的加工固定台,介时铳管与零配件的打磨切削等等,都可以在这车床上完成。

太美妙了,众人心中赞叹。

李铁匠看着图案,亦是心醉神迷,对他们工匠来说,这副器械图是如此的绝美,想不到竟从一个秀才手中描绘出来。

他脸上甚至现出敬畏的神情,寻思:“杨相公难道是匠神转世?”

他怎么也不明白,杨相公作为一个读书人,是怎么知道这些匠工方面的事情?

他在邳州城多年了,也知道军局器那帮书办管事大使是什么德性。

郁铁匠也是走近仔细看,看得入了神,想不到自己老了,还能看到这种绝世利器。

这新安庄,真来对了。

若长久待下去,以后自己郁家,要出几个大师啊。

杨河看着众人神情,微微一笑,这是他结合这个时代,创绘的简单钻床、铣床、镗床、刨床汇合体。

这些车床整体零配件并不复杂,技术含量更不高,眼前这些工匠就能打制。

而这个简单的车床若能制作几个,至少张出逊与李天南二人,一天钻四根铳管没问题。

别的工匠,也一样可以在车床边切削打磨。

他看着木板上的图案,这个机械现在还很简单。

但虽然简单,却代表力量。

眼前这力量粗粗换算,就是等于他新安庄区区几个铁匠,就超过别的大作坊百余铁匠大家的力量。

而且这边生产出来的产品,会更快,也会更好。

也只能被摹仿,不能被超越。

事实上很多革命性的机械开始都很简单,但很快就焕发出难以置信的活力。

……

车床的打制,还有火铳上面,其实有一个零件必不可少,连接、紧固,处处需要。

这个小东西在工业学名“标准件”,也就是非常常用的螺丝螺栓。

此时这东西的加工可不简单,经常是慢慢切削出来,一根圆棒料夹住,慢慢一刀一刀割下,每一次还要仔细对刀,免得割错割坏,最后切削出一个小小的螺栓。

加工效率低不说,制造成本也非常不经济,材料浪费太大了,对工人的要求也高,经常需要老师傅。

所以杨河打算使用一个模具式的东西来批量打制螺栓,还有一种加工内螺纹的刀具。

而这两个东西的打制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

不是技术,这个时代的技术不可小看,很多工匠大家制造的工艺品,都让后世叹为观止,感觉摹仿不易。

而是材料,就象燧发枪的击锤弹簧片,需要好钢才能打着火。

这两个东西对材料的要求更是非常高,毕竟是模具,使用高碳钢免不了。

好在杨河有两百斤苏钢,材料问题基本解决。

在众人期盼目光中,他在另一块木板上缓缓画出那两个东西的图案。

有这两个东西,就可以批量打制螺栓等标准件。

或是加工内螺纹了。(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