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熬硝

杨河画出那两个东西的图案,张出逊等人慌忙盯着看。

“这是……”

李天南喃喃道:“感觉很象螺母跟……”

不错,杨河画出的东西便是板牙跟丝锥。

板牙便是外螺纹的加工工具,外观就是一个非常高硬度的螺母,可以装上手柄,便利的加工出螺丝螺栓。

虽然依杨河的眼光来看,板牙加工出的螺纹精度还是低,但结构简单,使用方便,在单件、小批生产和修配中可以得到广泛应用。

丝锥则是一种加工内螺纹的刀具,因为沿轴向开有沟槽,也叫螺丝攻,按形状有螺旋丝锥和直刃丝锥两种。

此时当然都是直槽丝锥,虽精度也低,但加工容易,产量较大,是近代加工内螺纹的最主要工具。

杨河设计的这丝锥,结构简单,使用方便,对小尺寸的内螺纹来说,是非常便利的加工刀具。

“真是长见识了。”

张出敬兴奋的道。

郁铁匠也是看得叹为观止。

杨河笑道:“幸好有苏钢,否则便是堕子钢,制造此等器械也颇不耐用。”

模具最重要一点,就是需要好钢,高碳钢是最基本的,后世很多模具都是使用合金钢。

杨河吩咐张出恭等人按图纸,按尺寸,先将这些器械打制出来,再谈造火器的事。

磨刀不误砍柴工,加工工具先搞出来再说。

最后众人再对新安铳进行一番讨论,杨河还在枪托上设计了一个火绳仓。

火绳一截截还是麻烦,但捆在铳身上,却也碍手碍脚,就天鹅颈样的铳托设计为中空,长长的火绳就塞在里面,通向龙头有孔道,火绳烧完一截,拉出一些就行。

这样使士兵更为的便利,也会更美观些。

火绳仓也可以打开,就算两米长的火绳用完了,也可以再次塞堆进去。

……

杨河的新安铳设计安排就如此了,走上正轨后,至少一个月一百杆后膛火绳枪的产量。

新安庄目前有一百杆购买来的鸟铳,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张出恭兄弟也基本将内中的五十杆改造成新安铳。

暂时庄中还是用这些火器,等标准化的新安铳批量打造出来,这些买来的鸟铳就转为训练之用。

怎么说这百杆买来的鸟铳也是精良的火器,质量可以打千发,足够训练很久。

只是这批火器口径大小不一,弹药不能通用,寿命到后,便会废弃。

……

筹备好后膛火绳枪的标准化,摆在杨河面前还有一个重要问题。

那就是火药的精制化。

火药由硫磺、硝石、木炭混合而成,到了明代,特别经戚继光完善,其配方“硝一两,磺一钱四分,柳炭一钱八分”,和现代黑火药的配率已经基本一致。

当然,因为此时硝、硫磺的纯度比较差,就算配方基本一样,明清时黑火药的威力,也只有现代黑火药的百分之七十左右。

有的更差的,只有百分之五十。

然这三者提纯获取都不容易。

木炭粉的选料较苛刻,需要清明前后的柳条,别的时期柳条一般不用。

没有这时期的柳条制炭,用杉木灰与秸杆灰也可替代,但威力就差了,就是所谓的麻秸灰火药。

赵士祯做的实验,用柳灰火药,鸟铳百步可穿透两层一寸,共六十六毫米厚的木板,麻秸灰火药只能穿透一层。

眼下离清明还早,显然杨河只能用这种次等的麻秸灰火药。

还有硫磺,要得到纯度很高的硫磺晶体,一般是回收硫磺气,然操作比较危险,还是罢了。

用过滤沉淀法提纯硫磺会较为安全可靠,只是这需要大量的牛油与麻油,一般的比例,十斤的粗硫,就要两斤半的牛油,一斤的麻油,可谓耗费惊人。

还是算了。

最后是硝石,此时一般是使用大量的鸡蛋提纯,一样耗费惊人。

种种问题下来,此时火药纯度很糟糕,想得到戚家军中那么优良的火药可不简单。

中国缺乏硝石,然硝的比例最大,占75%,本来是很难办的,好在黄河沿河两岸,盐碱地无穷,只需付出一些劳力扫来硝土就行。

而且杨河知道一种廉价的提纯硝石方法,不需要用鸡蛋,用草木灰便可。

就先从硝下手吧。

……

“小人蒋福海见过相公。”

“小人陶龙飞见过相公……”

站在杨河面前的,是两个新加入的工匠蒋福海与陶龙飞,那蒋福海相貌凄惨,听说是逃亡灶户,有瘦妻一枚。

那陶龙飞年岁较轻,沉默寡言,看起来是个性格孤僻,不善言辞的人,自称有家传火箭技术,先祖陶成道曾做过一辆蛇形飞车,上面绑了四十七支火箭,想靠此上天,最终被炸的粉身碎骨。

杨河不置可否,此时人习惯攀亲戚,吹捧先祖,显摆“俺祖先也阔过”,就是很多开国人物也不可避免,只有明太祖实诚些,明言自己就是淮右布衣。

对煮盐灶户杨河颇有兴趣,细细询问了蒋福海,他老家在苏州,自称祖上曾是张士诚座前大将,后“洪武赶散”被强迁至盐城,成为煮盐灶户,代代相传至今。

而此时晒盐法虽很普及,但也不是每个地方都可晒盐,盐城那边就是煮盐,那方也到处无尽的茅草苇荡,官府明令不得砍伐,以为煮盐燃料之用。

“煮盐……”

杨河心中一喜,细细了解了煮盐的程序,心想此人倒是个熬硝的有力人选。

又问了陶龙飞一些事,杨河点点头,不管此人懂不懂火箭,懂得一些火药上事是肯定的。

他说道:“行了,你二人可为高级技工,就在庄中好好干活吧。”

在二人猛然睁大的眼睛中,他对蒋福海道:“听闻途中你小女蒋有盐失踪?只要你尽心戮力,庄中定会替你寻找失散的女儿。”

……

杨河让张出敬负责硝土火药方面的事,孙招弟协助,蒋福海与陶龙飞为高级技工。

又调派一些妇女老弱归在他们手下,就开始准备熬硝。

熬硝大部分是体力活,细致活,耐心活,而不是技术活,用一些妇女干活倒是合适。

而原材料,就是硝土,收集这事庄民早不干了,因为剿灭焦山匪后,杨河就向各庄摊派硝土份额,用硝土,顶替税粮保护费。

周边各庄基本都是穷鬼,也盘剥不出什么,就用硝土替代,也可获得一个仁义的名声。

毕竟去盐碱地收集硝土,只需付出一些劳力与时间,不涉及最敏感的钱粮问题,缴纳份额后,余下的还可以按担算钱。

因此这农闲的时候,不知多少乡民主动去收集硝土,也成为这周边村落一个新颖的谋生手段。

众人拾柴火焰高,到目前为止,庄中硝土已经堆积如山。

只是提纯不易,一般来说,百斤的硝土只可熬出五六斤的硝,七八斤的盐。

这盐还是工业盐,要吃的话,还要继续提纯。

人手原料到齐,杨河让孙招弟等人准备二十口大陶瓮,每口陶瓮偏底部都钻出一个筷子粗的小孔,然后将硝土倒在里面摁结实,一般每口陶瓮约摁入一百斤的硝土。

二十口大陶瓮都摁入硝土后,杨河吩咐在各瓮的上半部倒入清水,很快各瓮底部小孔缓缓渗出黄褐色的水流,这就是含硝的“卤水”了,待到滤出的水无色,这二十口陶瓮内的硝土就完成了使命。

接下来,就是蒋福海与陶龙飞的事,将卤水倒入大锅,开始熬硝。

前方的程序,后世有个俗名叫“摁瓮子”,说起来简单,过程很长,摁瓮子至少要半天,然后滤水也要三天。

这事没有技术含量,就是要耐心。

然后熬硝差不多要四五个小时,这事就是机密了,每个熬硝的人选,都是仔细挑选。

毕竟被别人知道了,他们提纯硝石,就不需要昂贵的鸡蛋了。

在杨河指导下,蒋福海从熬盐变熬硝,加入草木灰熬制,得到纯度为百分之九十五的纯硝。

以后杨河会用重结晶法过滤一遍,硝的纯度可为百分之九十九。

不过等到有柳条制炭,高纯度硫磺再说吧,火药是三方合一,不单硝纯就可。

而约四天的时间,杨河也得到约一百斤高纯度的硝,让蒋福海与陶龙飞等人目瞪口呆,心中涌起与李天南等人相同的感受。

看着这些略白色的结晶体,杨河心中现出喜悦。

二十口大陶瓮,每四天一百斤高纯度的硝,一个月就是七百斤,目前来说足够用了。

以后需求量大了,增加陶瓮的数量便可。

每四天还有一百四十斤的工业盐,一个月近千斤。

不过这些工业盐先摆着吧,以后再说。

……

杨河仍用麻秸灰,此时纯度不高的硫磺,加上他纯度为百分之九十五的硝,按比例配成黑火药。

捣碎碾粉成末,加水再捣,取出晒干,成品块状火药。

然后破碎成粒,火药颗粒化。

又用粗细不同的罗筛,分别筛出不同颗粒,一些为发射药,一些为引药。

最后试验,用后膛火绳枪新安铳发射。

杨河欣喜的看到,新火药六十多步就可破甲。

比买来的那些火药,威力足足提高了十多步。(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