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扩军

物资入手,工匠募来,新安庄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新安庄的七百多口人,也投入了忙碌之中。

每个人都有活干,就是各大街小巷,都安排了老弱清扫,将垃圾运到庄外,这也是庄内每天干干净净的原因。

各铁匠、蒋福海等人,都分配了事宜,两个木匠,因为一个会制车轮,就安排去制盾车的轮子,另一个,专门打制火铳的木身。

还有顾九等瓦匠,那些窑夫,坯夫,修缮城楼,兴建澡堂厕所,那磨坊附近的水库,立址西山下的砖窑,等等等等,大量的公共建筑等着他们,杨河招这些人来,自然不会让他们白吃饭。

只是目前天寒地冻,人手又少,他们干不了多少活,不过基础打下还是可以的。

集市还在兴建,估计月底可以开市,各庄约十几个木匠,石匠,瓦匠在那边忙着,等集市告一段落,杨河也会招募这些工匠。

忙忙碌碌中,时间一晃到了十一月的十五日。

剿灭焦山匪后,杨河让各庄丁回乡等待,言半个月后,考核招募乡勇之事,也就是今天。

这天天气不错,气温虽低,但没有劈面的冷风,天上甚至太阳高照。

一大早,各庄的百姓男人就纷纷前来,人人都想被募为乡勇。

新安庄种种传闻,庄内百姓生活早传了出去,那种吃住,是众百姓不敢想的,新安庄更强悍非常,这一片可止小儿夜啼的焦山匪贼,竟被他们一鼓而灭,谁不想进入这样的庄子呢?

对招募之事杨河当然非常关注,他亲自考核,除身强力壮,老实本份外,有家口者更是优先,基本就是按照戚家军的要求来。

当然,有些略特殊的兵种可以放宽要求。

……

经过一天的考核,杨河招募了四百人,这筛选可谓非常严格,要知道这一片人口有上万,青壮也有二千三百之多,结果只挑选了六分之一人数。

被选中者兴高采烈,他们的家人也欢呼雀跃,落选者不免垂头丧气。

不过前来观摩的各庄当家倒松了口气,庄中悍勇之人,那些弓箭手基本没有被招走。

虽希望乡勇编练后这一片能太平,但他们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新安庄上面,庄中的防护力,战斗力他们也不希望衰弱。

杨河当然也注意到各庄的弓箭手,还有一些悍勇之人,剿灭焦山匪时,各庄一百六十个弓箭手出力甚多,他也不想放过。

就言日后新安庄若有战事,这些悍勇之辈与各庄弓箭手都可以随军出战,自带干粮,自有收获。

一些未被招募者露出心神领会的笑容,剿灭焦山匪时,一些人曾有出战,通过收罗匪贼的腰包,个个腰间满满的。

他们也听说新安庄管理颇为严厉,自己可能不会习惯,或许介时随军,是最良好的选择。

……

招兵持续了一天,新兵招募后,杨河立时进行了编伍。

对编制之事他早胸有成竹,以新兵老兵混编,大体分为杀手队、火器队、辎重队几大部分,还有军法、突击、护卫、哨探等一些小队。

这些青壮招来,杨河兵力赫然也有五百人,除辎重等队外,纯战兵分为两个总。

每总四队,每队五甲,每甲十人,内一人为甲长,一人为甲副兼任伍长,又有一个伍长。

五甲为一队,设队长一人,队副二人,一队五十三人,又有一个旗手,一个护旗手,一队共五十五人。

然后四队为一总,内一二队为火器队,三四队为杀手队,皆为纯队。

火器队,暂时全部用鸟铳,战时四甲分二排作战,第五甲作为预备。

杀手队,以两甲刀盾,三甲长矛编制,战时一甲刀盾掩护两甲长矛作战,最后一甲刀盾手与长矛手作为预备队。

又每总设把总一个,副把总两个,又有一个旗手,一个金鼓手,五个护卫,一总共二百三十人。

因为招募的新兵太多,原来的队兵皆尽成为军官。

杨河伍中军官比例是非常高的,每甲的伍长皆由老兵担任,这样一甲三个老兵,一队就是十八个,一总就是七十五个,两总就是一百五十个,还有别的兵种,杨河原来老兵都不够用。

这当中人员安排。

以杨大臣为一总把总,韩官儿、杨千总为副把总。

一总下分四队。

一队,队长罗显爵,队副杨汉、张出敬。

二队,队长董世才,队副赖坤祐、张出逊。

三队,队长林光官,队副张宗相、雷清伯。

四队,队长高进忠,队副施贤伟、宁绍廉。

内一二队为火器队,三四队为杀手队。

以韩大侠为二总把总,米大谷、张出恭为副把总。

二总下也分四队。

一队,队长马祥,队副虎蹲炮、管枫。

二队,队长杨天福,队副李文昌、呼延晟。

三队,队长杨祖文,队副邹钦孟、黎萼。

四队,队长张董,队副邓栾、阎承差。

内也是一二队为火器队,三四队为杀手队。

又以崔禄为掷弹队队长,以常如松、黄建中为队副,队中暂设二十人。

以杨大臣任军法队、突击队兼护卫队队长,以陈仇敖、张松涛任队副,队中暂设为二十人。

以韩大侠任哨探队队长,曾有遇、胡就业为队副,队中暂设为十人。

辎重队,仍由盛三堂任队长,杨马哥、李薛义为队副,队中暂设为五十人。

现在辎重队一色的青壮,人数也多了不少,特别杨河打算装备独轮车,运送更多的物资。

工业革命前,独轮车可谓是陆路货运的最佳方式,它的载货量优于人力,更超过畜力,如果借助畜力或风力,它的载运量最高可达六百斤的货物。

一般来说,很多运送独轮车的男子,独力推行三百斤到五百斤的农作物很轻松,步伐轻快,难以尾随。

这也是中国的独轮车设计优良的结果,大车轮在车身中央,不像欧洲人把小轮子装在车子前方,货物一半的重量要推车人承受,结果载重量就可以达到欧洲推车的三至六倍。

独轮车在淮河以北非常普遍,基本上各村庄都有,早前新安庄的独轮车被匪贼收罗走,但攻破焦山庄后,缴获不少独轮车,就算不够,也可以向周边村落购买,特别那种带风帆的独轮车。

唯一弊端,淮北一片河网湖泽太多,若遇到前方有水网,就是独轮车也行走不便。

辎重队的装备,会是混编模式,两甲火器,两甲刀盾,一甲长矛。

又以李家乐为医护队队长,黄应选、伍琛为队副。

以胡就义为庄中教官,王智慧、赖元高、李文川、邓先、伍景环等人为教习。

除了胡就义,余者都是有所伤残的老兵,但平时训练新兵已是足够。

若战兵倾巢而出,他们也会与齐友信等人负责庄中防守。

庄中妇女老弱也要训练,以后火器充足,庄中人手一杆新安铳。

……

最后编伍后,一色的青壮肃立在戏楼广场上,看着这只军伍,杨河身后人都非常激动,杨河心中也腾起一股暖流,自己的力量在壮大,乱世中更有了生存的本钱。

新招来的人都居于庄内,新安庄东南与西南被辟为军营。

对他们的待遇安排,就是包吃住,供应军服兵器,然后普通士兵乡勇,各发下一笔安家银后,每人每月五钱军饷,伍长六钱,甲副七钱,甲长八钱。

又队副九钱,队长一两,副把总一两五钱,把总二两。

这待遇很不错了,毕竟包吃住,还有军服兵器。

就新安庄这吃住,别处每月五六两银子都不能下来。

若是出兵打仗,还有各种收获,比如摸腰包,与战后一些赏赐。

所以普通士兵每月五钱银子看起来少,却是纯粹的收入。

相比他们,新安庄的月饷更是实打实的可消费钱财。

士兵待遇出来后,杨河也制定了每个庄民的待遇,从男到女,从老到少,全部实行薪俸制。

赞画、议员基本待遇是二两银子,总管级别一两五钱,主管一两银子。

每个人都有相应待遇,便是半工半读的小孩儿,每月也有二钱银子。

相比士兵出战有收获,他们则是干得好有奖金,特别原新安庄民们,吃住都包,又没有赋税,相比一些招来的乡勇,每月军饷与收获可能送回家去,他们则可以毫无顾忌的消费。

每月薪俸用光了也不怕,毕竟总有吃与睡的地方。

这也是杨河刻意培养,未来以内需驱动发展,没有市场,也要创造市场。

……

军队编伍后,会先进行一个月的训练,期间,杨河也会进行一系列正规化的措施。

比如实行严格的腰牌制,庄中出行皆示腰牌,特别甲长腰牌更大,上面要记着全甲所有人的名字。

对新安庄的防守,就是两总各轮一个月,每天安排两甲人守门与守夜,通向庄的各条道路也要安排岗哨。

旗号,旌鼓更要制定下来。

杨河认为,军队的旗号旌鼓越简单越好,所以只每一个总,有一个金鼓手,然后他身边有两个,又有一个号手。

对旗帜杨河的想法很多,但暂时就用杨字大旗代替吧。

目前摆在杨河面前主要问题,火器不足,现在两总火器兵有两百人,但他只有一百杆买来的鸟铳。

军需所那边,张出恭兄弟还在忙着赶制钻头,车床等物,具体打制,可能要到月底,甚至下月初。

还有军服不足,孙招弟等人好容易给庄中老少都赶制了一套冬衣,又来了两百个妇女,四百个男人,要完成不知要什么时候。

毕竟手工缝制,这速度不可能快起来。

又有各种杂七杂八的装备,比如油布包,椰瓢袋,鞓带,手套等等,更耗工时。

腊月要来了,杨河还打算缝制大量的口罩,更让孙招弟等人分身乏术。

暂时杨河让新兵杂装训练,训练得好,军服优先发下。

但这不是事,随着庄中人口的增多,对制服的需求会越来越多。

以后还会有春夏军服,都需要大量的人手。

所以杨河觉得,不重要的东西,还是向周边采购算了。

将一些布料材料发向周边村落,在严格质量与标准的情况下,让各庄村民帮自己制造,以后也形成订单的方式。

这一片村寨不少,人口上万,各样妇女有几千,缝制军服与某些装备还是没问题的。

给这些庄民一些好处,也可以更好的将她们绑在新安庄的战车之上。

从收集硝土的事情上看,效果还是很良好的。

……

忙忙碌碌中,这天,一个客人拜访。

却是军器局的攒典王奉,送来了这几日的邸报,杨河大喜,在书房招待了王书办。

然后迫不及待观看邸报,上面都是近期大明发生的事,还有朝堂的一些动静。

本年九月,傅宗龙兵败被俘死,朝廷的抚恤已经下来了,赠太子太傅,谥忠壮。

又有傅宗龙兵败后,闯贼李自成趁胜攻打葉县,副将刘国能死。

而此时李自成实力雄厚,大败傅宗龙后,获马二万,降秦兵数万,下葉县后,于十一月初四日乘胜围南阳,数日而陷,总兵猛如虎、副总兵刘光祚战死,唐王被杀。

总兵猛如虎等遇害,朝廷自有追赠,但现在京师闹得不可开交的,是争议太监刘元斌率军不救之事,甚至此太监闻南阳陷,仍拥妇女北去,纵兵大掠,杀樵汲者论功。

所以物议喧然。

还有离邳州不远的事,流寇李青山加剧劫漕,汇集大军数万,看来就要攻打寿张、郓城、东平、张秋等城,朝廷屡趣刘泽清进剿。

谈起大明之事,王奉唉声叹气,只为局势感到忧心。

杨河默然,现在大明局势很糟糕,然今后几年会更糟糕。

目前自己只有几百个兵,还没有训练好,自顾不暇啊。

王奉居在邳州城,自然消息灵通,又谈起近期直河口巡检遇难的事。

一个巡检身死,这不是简单的事,邳州内外是传得沸沸扬扬,甚至知州苏成性都惊动了。

判官宋治圆亲自带人勘察,初步勘测,巡检贾虎是遇匪了,然后这事就没办法了,各方陷入扯皮之中。

毕竟剿匪,不是简单的事情,否则邳州城内外,就不会对“李庄”被屠之事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了。

王奉叹道:“遍地是匪贼,这大明是怎么了?”

杨河亦叹道:“吾等上不能报家国,下不能安黎民,有愧啊。”

……

韩大侠带裴珀川出去哨探一直没有回来。

又两天后,十九日这天。

邓巡检满面笑容的登门拜访,他身边一个深沉的中年人,还有两个皂隶。

介绍后,原来这中年人竟是睢宁知县高岐凤身边的幕僚师爷,田安。(未完待续。)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