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岌岌可危

钱哨头等人拼命的往盾阵右侧绕去。

面前盾墙还是很长的,四十个重盾手排一排,副副盾牌又高又大,不免也有一些空隙,四十副重盾一竖,横向展开的长度就有四十多米。这坡地杂草密集,斜向走的话,要绕过盾阵,也要好一会儿。

不过钱哨头等人还是绕过去,除原地留下一些贼寇牵制,他自己则亲带数十悍贼,凶神恶煞的朝盾阵右侧扑去。

杨千总瞪大眼睛,他们一总一个把总,两个副把总,把总杨大臣与第一副把总韩官儿留守第一道壕沟,这壕沟的左翼防务,就由他这第二副把总来负责。

丈一高的把总旗也竖在后面,左右还有杀手队两队的队旗,旗手、金鼓手都在这边,他还分到四个护卫。

从盾牌间隙窥到流贼从侧翼绕来,杨千总立时吼叫,让第三排的二十个长矛手紧急迎战,他与四个护卫都有刀盾,他自己还有铁盔铁甲,更是咆哮着冲在最前。

杨千总自认受杨相公赏识,当年他的名字叫“杨总”,杨相公改名为杨千总。

这是对他寄于重望,以后至少要让他当千总,知遇之恩,杨千总岂能让杨相公失望?

他一马当先冲上去,看杀手队长林光官、高进忠等人也要跟来,他大声喝道:“你们看着盾阵。”

“杀上去!”

钱哨头狞笑着,绕过盾墙,这事情就好办了。

面前乡勇匆匆过来迎敌,五面盾牌后面各跟着几杆长矛。

这种阵形他见多了,也不以为意,只有那身着铁甲的头目会让他稍稍慎重些。

钱哨头等人绕过盾墙,也很自然的结成阵形,刀盾手在前,重兵手在后,各人大刀重斧长矛大棒,又有弓箭手跟着,个个强弓重箭,他们人数还多,足有四十多人。

钱哨头一手持盾,一手持斧,他们七八个刀盾手涌上,看敌人紧急过来,很自然就是投射一阵标枪。

他们标枪对付重盾不行,对付这种皮盾,却是绰绰有余。

杨千总与几个护卫同样练过标枪,同样投来一阵标枪。

他们标枪都没系铁链什么,皆是军伍中的简易版,只取制作使用时便利,看标枪来往呼啸,就是一阵惨叫。

钱哨头短斧持在左手,他一杆标枪在手,狠狠一投,那标枪呼啸而去,就是渗人的刺破皮革肉体的声音。

一个护卫盾牌挡着,猛然全身一震,锐利的标枪头就是刺破盾牌,从他左胸前透过,从他背后透出,带着森冷的矛头,血迹殷然。

这护卫连人带盾滚倒草地,瞬间就是大量血沫涌出,痛苦之极。

杨千总盾牌一侧,一杆标枪从他盾牌上滑过,带着刺耳的声音,激起碎屑飞扬。

还有一个护卫盾牌边侧被标枪投中,长长的标枪插在盾牌上,不由手中盾牌带着标枪掉落。

又有几声凄厉的惨叫,盾牌后跟来的长矛手有三人被投中,尖锐的标枪透体而过,三人都是摇晃着滚落,大量鲜血涌出。

还有弓弦的声音,一些流贼弓箭手射来箭矢,那失去盾牌的护卫就被射了一箭,正中面门,他大叫着翻滚草地上。

后面跟来的长矛手同样有四人中箭,或哀嚎,或倒地。

果然是流贼精骑,不但马上可以劈砍作战,马下也非常犀利,转眼间杨千总这边伤亡惨重,迎来的二十五人,瞬间伤亡就高达九人。

不过他们也有些成果,投去的五杆标枪,杨千总连人带盾将一流贼刀盾手投翻在地,还有两个护卫投出标枪,一人将一个持着短斧的流贼投翻在地,一人将一个流贼弓箭手投翻在地。

转瞬他们扑在一起,杀成一团,兵器声夹着惨叫。

“杀贼!”

杨千总吼叫着,就扑向前方一个流贼刀盾手,这贼满脸的凶悍与横肉,搏战经验丰富,盾牌完美的挡住杨千总一刀,长刀顺势在杨千总脖间一撩。

铁甲锵锵声,却撩不开,因为杨千总有着护脖护喉的顿项,上面满是精良细碎的甲叶。

杨千总刀一收一刺,对着这流贼的左肋就刺进去,刺破棉甲肉体略有些生涩的感觉,但长刀还是直刺入内,贯穿他的肉体。

他抽出刀后,这流贼就是嘶心裂肺的嚎叫。

然后杨千总又是仗着铁甲,硬挨一个流贼一刀,顺势长刀狠狠劈在他的左脖颈上,这流贼一大半的脖子都被劈开,踉跄摔出,鲜血就若喷泉似的洒落。

他持着盾牌,仗着铁甲,吼叫着,使着泼风刀法,狂劈乱砍。

他的铁甲被流贼劈得锵锵响,不过他挥刀砍去,眼前就是血雾飞扬,当者披靡。

只是若杨千总有精良铁甲的只有一个,对面流贼也不是易与之辈,个个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人。

他们人还少,只跟流贼一接触,又伤亡惨重。

一个魁梧凶戾,戴着毡帽,身披蓝色斗篷的流贼一声大喝,手中包铁的沉重大棒击下,一个护卫手中盾牌就是碎裂,他的左手不自然的弯曲,显然是骨折了。

然后这贼的大棒又是恶狠狠击下,这护卫持着长刀抵抗。

他大睁着眼,口中不断流血。

还有一个流贼刀盾手抢上,一个长矛手吼叫着持矛刺来,这流贼手中盾牌横扫,就将面前的长矛扫开。又有一个长矛手凌厉刺来,这贼随枪而进,他以盾牌滑挡,猫着身,已扑到那长矛手的近前。

这长矛手睁大眼睛,这时他应该后退,或是使用长兵短用之法,然这些招式,都是需要多年搏杀的老兵才能良好掌握,他却没这能力,也很少这方面的训练。

“哧”的一声,利刃就是刺入身体让人颤栗的声音,这流贼长刀刺穿了长矛手的身体,一直从背后透出。

长矛手颤抖着,大口吐出鲜血,死死看着眼前流贼,这流贼只是狞笑的看着他。

这流贼还不罢休,随同另一个流贼刀盾手,砍杀了一个拼命阻挡的长矛手,就抢到盾墙的侧后。

这边第二排一个长矛手急忙转身,刚转身,一把大刀就是劈来,他的头颅就是飞上天空,鲜血喷洒,血腥之气弥漫。

然后二贼刀盾手冲着前面侧边的重盾手长矛手劈砍,瞬间这边阵形就慌乱起来。

看着盾阵的队长林光官、高进忠,慌忙带着各自队副过来迎战,杨千总也是吼叫着抢过来,猛然一杆大棒沉重的击在他的身后,杨千总一口鲜血就是喷出。

一个流贼嚎叫冲来,一斧狠狠劈来,杨千总的铁甲都被劈开了,那斧头就切在他的肉中。

杨千总愤怒的咆哮,一把就揪住这贼的斗篷,那贼还用力撬着卡在铁甲肉中的短斧,被杨千总一揪,就揪转了身体。

一声沉重的声响,夹着血花脑浆,那使大棒的流贼又是狠狠一棒砸来,就砸在这被揪转身体的流贼头上。

杨千总扑上去,手中长刀一刺,使大棒的流贼就是身体剧烈的颤抖。

不过他虽奋力搏杀,左翼形势,仍然岌岌可危起来。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