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公门1

“军爷饶命啊……”

全城搜杀的新安庄队兵涌向四面八方,每往一处,他们都有专人带领,就算街市看到青皮地棍,也全部揪出来杀了。

三个泼皮正坐在南街一处茶铺内喝茶,被指引的人看到,立时被一伍队兵从茶位上揪出来,就当街噼砍,鲜血淋漓。

三个泼皮拼命哭叫哀求,但丝毫没用,杨河决意杀光杀绝睢宁城所有的青皮地棍,为受害百姓讨个公道,也杜绝流贼来袭可能的隐患,队兵们奉行他的命令,又岂会丝毫留情?

他们长刀乱噼而下,长矛刺捅而下,三个泼皮如杀猪般的嚎叫,在地上胡乱爬着,队兵们就追在后面噼刺,一直到他们不动为止。长街上,只留下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

练总府杨大人突然对城内泼皮无赖大打出手,队兵四出,杀戮鲜血,城内百姓先是吃惊,再是担心恐惧,这会不会是兵乱?自己会或被殃及池鱼?

但消息传来,练总府只是捕杀流贼细作,而且目标明确,安排缜密,就若早有预谋计划,一切进行得井井有条。

看良民百姓无扰,一个个让人切齿痛恨的泼皮地棍却接连凄惨死去,百姓们心思安定下来,然后心中就是无比的快意,甚至很多人放起了鞭炮庆祝。

很多高官的危害可能普通百姓很难感受到,但这些青皮地棍的活动,却跟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太多的百姓饱受欺凌了,但他们无能为力,各地泼皮无赖个个强横,特别团伙,如骗行、打行等等,更有深厚背景后台,哪是普通百姓可以抗衡的?

汹涌的怒火,无比的委屈,早充斥各人心中,但众百姓喊冤无门,状告无路,特别若孙四姐这样的人家,多年来饱受冤屈。

现在,终于有人给他们讨个公道了,他们才不管练总府杨大人以什么名义捕杀街头的泼皮无赖,最重要的,只要这些欺凌百姓的渣滓死了就好!

人人拍手称快,甚至不断有义民加入指引队伍,军民合力,还睢宁城一个朗朗干坤。

……

南街,一条低矮的小巷,一间破旧的屋内,一个麻脸汉子恼怒的推开眼前的妇人:“娘个鸡卜,梅春姐,今日爷很不快活,你往日的本事都上哪去了?”

他喝骂道:“就说方才的老树盘根,你都盘在哪里?”

眼前的妇人有些白晰姿色,但满脸的惶恐,她以被褥遮掩着身体,低声道:“缪爷息怒,今日奴家有些不舒适,所以很多姿势使不出来,让缪爷扫兴了。”

麻脸汉子怒哼一声,他下床穿好自己的衣衫,阴冷的道:“今月的‘草鞋钱’呢?”

梅春姐忙道:“已为缪爷准备好了。”

她说着也忙下床,从柜子中拿出一个小包裹,有些不舍的交给麻脸汉子。

作为半掩门,她每月也要交“草鞋钱”的,还月初就要交齐一个月的钱,还几乎占她收入的大部分。

她上个月本来就没赚多少钱,这个月“草鞋钱”被收去,再紧衣缩食,自己与女儿怕也要挨饿好多天了。

麻脸汉子噼手夺过小包裹,他掂了掂,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看着缪爷离去的背影,梅春姐神情憔悴又无奈,刚去了一个“马爷”,又来一个缪爷,这些街头的泼皮总是不绝,每次来还白嫖,更拿走了她辛苦赚取的皮肉钱。

这时里屋走出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约四五岁,穿着补丁的衣裳,满脸的菜色。

她走到梅春姐身旁,低声道:“娘,俺好饿。”

梅春姐忙道:“喜妹,娘亲这就给你熬粥吃。”

说到这里,梅春姐忽然身体一阵震颤,就感觉一阵阵眩晕,忙用力扶着门。

她女儿董喜妹也忙扶着她喊道:“娘亲,你怎么了,怎么了?”

梅春姐强笑道:“喜妹乖,娘亲没事。”

心中却知道,这是自己服用绝育药后的后遗症,不由悲从中来,自己这一辈子,除了女儿,就什么也没有了。

梅春姐曾嫁有一个夫君,生活在东街那片,只是女儿出生不久,丈夫就死了,婆家认为她克夫,生出的女儿也是扫把星,就将她娘俩赶出去。她娘家人认为丢人,也不让梅春姐回老家的门。

梅春姐一个弱女子被双方都赶出来,又要养活一个女儿,想来想去没办法,好在她有几分姿色,就搬到南街这边干起了半掩门。

她做这种暗娼,周边街坊邻居不免议论,只是议论一阵,想想她也不容易,特别还要养一个女儿,有时同情下,还会送点菜蔬给她。周边街坊男人同情时,也会照顾下她的生意。

梅春姐干起半掩门,自然也必须有所防孕措施。

此时略有些避孕手法,如用鱼膘,用羊肠等等,但这些东西价钱不斐,制作不易,特别众男人逛荡青楼窑馆,那是去舒爽的,谁愿意用这些东西?

所以风尘女子一般都想法服用些“凉药”避孕,如用藏红花,用麝香等等。

不过这些虽然会影响生育,但不一定绝育,就有妓女在小妓院生产的,有妓女从良后生育的。

放在正规的青楼,那就有绝育药,却是服用少量的水银。

老鸨们在妓女们喝的茶水或日常食物内加入水银,这个成本很低,而且绝对有用。当然,明面上是说偏方,或是香炉灰什么,但实际就是水银。服用后终身不育,而且对身体有很大的隐患。

以梅春姐的能力,若不幸再生下孩子,那肯定是养不活,所以她一狠心,也喝下了水银绝育药。

绝育是彻底绝育了,但服用后的后遗症时时困扰着她,头昏,头痛,失眠,多梦等等。

身体的种种痛苦,还有想想以后很难从良,因为不能再生了,肯定没有好男人会要她,梅春姐时常悲从中来,但为了女儿,她只能努力坚持生活下去。

此时她略略靠在门边喘息一会,待感觉身体好一些,就准备给女儿熬粥吃,不过这时她忽然听到街上到处传来脚步奔跑的整齐轰响,还有火器的爆响声从城池各处传来。

梅春姐不由一惊:“难道流贼打来了?”

她交待女儿藏好,她自己则小心翼翼的跑到街头去看,就见许多乡邻也探头探脑出来看,然后好象不是流贼,似乎是练总府的杨大人在四处捕杀青皮,说他们是流贼细作。

有消息灵透的街坊喜气洋洋低声说,城内的泼皮地棍快被杀光了,梅春姐也更看到,刚刚从她家门出去,在她面前不可一世的“缪爷”正跪在地上,他磕头如捣蒜,满脸的泪与土。

几个手持大刀长矛的北岸乡勇正围着他,还有一个似乎本地的人带着,然后缪爷就拼命的哭叫哀求:“几位军爷,俺真的不是流贼细作啊,俺只是收帐的……”

他更看到梅春姐,如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就指着她叫道:“对了,俺就刚从她家收帐出来,不信你们可以问……”

他还有几个字未吐出来,那伍长样子的人说道:“确认了,缪朝勋,当地的泼皮恶棍,打行的打手成员。”

然后就见一个乡勇手中长矛狠狠刺下,瞬间就刺透“缪爷”的身体,“缪爷”凄厉的大叫,就扑在地上拼命的爬动。

几个乡勇追上去,不断的刀噼矛刺,鲜血淋漓,“缪爷”惨叫着,扑腾着,叫声凄惨无比。

最后他被噼死在地,一动不动,只余身下涌出大量的鲜血。

梅春姐看得心惊肉跳,双腿颤抖,心中又隐隐的快意,看看乡邻,也是惊叫着,或躲或藏,然后又偷偷的看。

她看那伍长在死去“缪爷”身上搜了一下,搜出她上交的小包裹,还有“缪爷”本身的荷包,捆成了一起,然后看向她:“这些是那泼皮从你家里收去的?”

梅春姐下意识的点头,那伍长手一扬,包裹就向她飞来,梅春姐连忙接住。

伍长又扫看四周,提声喝道:“你等都记住了,倘若勾结流贼,这就是下场!”

他喝道:“走。”

几个乡勇,拖着“缪爷”的尸体,就那样离去,这时众乡邻才轰的一声议论开来。

梅春姐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包裹,心中喜悦,这个月自己与女儿有饭吃了。

同时听说城内泼皮快被杀光了,她心下一松,似乎卸下了一块大石头,就轻松无比。

……

东街,绿袍汉子耿爷满头大汗的在街巷中穿行,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睢宁七狼中,以他最为谨慎,也时刻关注着练总府那边的动静。

孙四姐前去告状时,他其实有看到,也偷偷跟着,杨大人让那三个地棍过去时,他就感觉不妙,趁众人不注意,就静悄悄的闪开了。

然后事态的发展急转直下,练总府纵兵四处,到处捕杀青皮地棍,甚至动用火器与万人敌等巨器,让人心惊肉跳。

捕杀的乡勇队兵更不管你有什么关系什么背景,看到后都一刀杀了,任你喊叫认识夏老爷,甚至魏老爷都没有,似乎他们的面子根本就不值一文钱。

他们更肆无忌惮,打着流贼细作的帽子,审讯都不审讯,当街就将你噼死,令人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是好。

话说这古时执行死刑其实非常的慎重,隋唐时期要三次奏请皇帝才能执行,本朝虽没那么离谱,但一样非常谨慎。

若“立决”,要先经刑部审定,都察院参核,再送大理寺审允,而后三法司会奏皇帝最后核准。

若“秋后决”,更有朝审制度加以审核,反正这二者死刑都要经过中央司法机关和皇帝的审核批准。

若判绞刑,那更是活命的代名词,有若后世的死缓。

此时法纪松弛,就是行刑前花大价钱搞个替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眼下这种看到就杀,就叫怎么回事?

耿爷开始还躲了一阵,若他这样机灵的青皮不是没有,但似乎北岸的乡勇对他们了如指掌,好象有专门查调三年五年似的,不管怎么躲,只要在城里,最后都被找出来杀了。

耿爷看躲不下去,只得冒险上街,寻思自己与夏爷等人颇有交情,平日也孝敬多,苦苦哀求下,或许可以为自己想想方法。

实在不行,就当自首,认下往日罪名,让夏爷等人抓进监狱去。不管苦役流放充军,甚至绞、秋后决、立决等各种极刑,总要地方京中来来往往,有缓一口气的时候。

这种流贼帽子盖下来,看到当场就杀,让人说都没地方说去。

想着夏老爷经常在“迎春楼”喝茶,耿爷乔装打扮后,就急急往“迎春楼”去。

而此时“迎春楼”二楼雅座内,两个公差对坐着喝茶,他们听着外间动静,都是皱眉。

二人都四十多岁样子,脸上有着横肉与肃杀,那是久在公门中的威严与气质,因为他们代表官府,代表法律,等闲百姓在他们面前都是颤抖。但此时二人坐着,恼怒又无法。

又听北街那边传来一阵铳响,一个公差一颤,就说道:“夏爷,可否要跟魏老爷说说?”

对面的夏爷抬起手,铿锵有力的道:“敢为流贼细作,该杀。”

那公差忧道:“只是,街面上的泼皮都被杀光了,谁为我们办事?”

夏爷微微一笑,端起茶盏,他左脸颊上有一块伤疤,笑起来就有些狰狞,他说道:“无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青皮无赖地棍,总会有的。田捕头,关键我们这差事在,位子在!”

对面的田捕头一怔,就若有所思,确实,差事在,位子在,攀附的小喽就不用担心,特别对他们快班来说。

睢宁县衙不大,快班正役也不多,共只有三十二人,他们八人一班,分由四个班头统带,平日两班在外巡逻,两班在衙内坐镇。

因为快班主要职责是传唤拘提被告、缉捕盗贼凶犯、管押招解人犯诸事,又叫捕快,几个班头又称捕头,四班中还有一班是马快,捕头就是眼前的夏世银夏爷了。

当然,此时各衙积弊深重,快班正役是不多,但除了正役,还有帮役、白役、挂名衙役等几类。睢宁县衙倒没有帮役,挂名衙役也不多,毕竟小地方没油水,没前途。

但白役就很多了,每个经制正役下都有几个,甚至十几个白役跟随效力,没名没份,全靠勒索讹诈,威逼良民过日子。

相比皂班、壮班,快班确实油水多,比如传唤,就有鞋袜钱、车马钱、舟车钱、酒食钱,拘提有解绳钱、解锁钱,就是审讯都有到案钱、带案钱、铺堂钱、铺班钱等等。

名目极多,靠着各类“小费”,快班正役就算每年工食银不过六七两,马快多些,十二三两,但几乎每个正役,都可以在县城内置大宅院。

特别他们可吃遍街面,吃遍乡里,就有人指出捕快八大害:豢贼分肥、纵贼殃民、需索事主、妄拿平民、私刑吊拷、嘱贼诬指、私起赃物、挨户诛求。

街面各行各业收“草鞋钱”的青皮无赖泼皮,没有他们为靠山,岂能嚣张?

城内骗行、打行没有他们为后台,又岂能横行十几年?

作靠山作后台,又岂能没有孝敬?

可以说,粱五爷、蒋爷等人搜刮的财帛,甚至从梅春姐等人身上收来的皮肉钱,很大部分就到了他们快班的腰包,特别夏世银夏爷可称富豪,印证了他的名字。

当然,他在民间外号:“吓死人。”

对面田捕头虽然没有夏捕头身家,但一样是家资不斐。

快班正役几十人,吃遍了全县的各行各业。

夏捕头这样说,田捕头也放下心来,二人就坐着喝茶,将外间的杀声,惨叫声,火铳声当成背景音乐。

当然,二人心中不时颤抖是免不了的,夏捕头更转移话题安神,他神神秘秘道:“知道吗?练总府杨大人这次野战灭贼,缴获的白银其实不止二千两。”

田捕头有兴趣的道:“多少?”

夏捕头莫测高深的伸出了双手,田捕头吃惊道:“八千两?”

夏捕头点了点头。

田捕头羡慕道:“这个世道,手上还是要有刀啊。”

不过二人羡慕不来,这个财帛也轮不到他们来享受,众衙役对练总府杨大人都有种本能的惧怕,看到都是绕道走,两个捕头也不例外。

正说着八卦,楼下脚步声响起,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上来,卟嗵一声,就跪在夏捕头身前,哀声求道:“夏老爷救命啊。”

二人看去,都是吓了一跳,竟是那个打行的耿天良,田捕头就跳起来四处张望一阵,脸色就阴沉下来。

夏捕头也是慌忙的看看四周,深深的喘了口气,然后借着喝茶掩饰自己的失态。

听脚下的耿天良拼命的哀求,说实在没办法了,希望夏爷能想办法救救命,或是想方设法在杨大人面前求个情。

夏捕头不耐烦听着,心中却有恐慌,练总府杨大人打着捉拿流贼细作的名义全城捕杀青皮地棍,这耿天良好死不死跑到自己面前,这若被有心人看到,攀扯上自己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心中就浮现杀机。

他淡淡道:“老耿啊,你要相信杨大人定然不会冤枉好人。好了,你回去吧。”

耿爷跪着,一颗心就如浸入冰窟般冰凉冰凉的,想不到平日那么多孝敬,那么多恭敬,最后却换来这样一句话。

又听不远处传来一阵火铳的声音,他心一颤,一咬牙,就怀着最后的希望道:“要不,夏爷你将俺抓到牢房里去,随便定什么罪都行。”

不远处又传来火铳的声音,两个公差也是一颤,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有决定。

夏捕头就放下茶盏,叹道:“老耿啊,你这是何必呢?”

耿爷哭泣道:“小人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要眼下不死就行。”

正哭求着,忽然呛啷一声,身后一声断喝:“流贼受死!”

“噗!”的一声响,一把制式的腰刀,就从耿爷的胸前透出,鲜血就飞溅出来。

耿爷凄厉的大叫,就跳了起来,他转过身去,就见田捕头满目的狰狞,手中提着刀,上面鲜血淋漓。

夏捕头站起来,也缓缓抽出刀,他淡淡道:“老耿啊,你就安心去吧,反正你没有妻女,孤身一人。”

耿爷不由惨笑,他笑道:“好好好。”

他口中不时涌出血,神情也变得狰狞,大声喝道:“当老子是夜壶?那就一起死!”

他狂吼着扑去,一把揪住夏捕头与田捕头的衣襟,就带着他们往窗外冲去。

夏捕头与田捕头都是大叫,挣扎着,手中的腰刀,拼命往耿爷身上噼砍刺捅。

耿爷满身的血,却仍然狂笑:“一起死!”

轰的一声,他们就撞破了窗台,个个头往下,往下面的青石板落去。

夏捕头与田捕头尖叫着,在他们惊恐睁大的眼睛中,三人头颅就重重撞在石板上,血雾爆起,夹着腾腾的脑浆。

……

县衙后宅内,知县高岐凤漫不经心喝着茶,外间传着的脚步声,甚至县的四街火器的不时声音,让他有些心神不安,好在田师爷随时带回消息,北岸的乡勇,确实没有扰民之举。

甚至百姓们还拍手称快,士绅们也只是观看,让高岐凤略为安心。只要有个名义,那些青皮地棍是死是活不重要。而且这些人是姓魏的势力,他们横行乡里,高岐凤想打击也没办法。

此时的司法架构要打击他们难度太大,不说判处死刑不容易,程序复杂,就是判的人多了,恐怕上官也会有所非议,认为他高知县安靖地方无力。毕竟清静无为,太平无事,才是官场的最高定律。

杨河愿意动手,高岐凤也乐得旁观,反正打击后获得的民心也有他一部分。

最后慢慢各街动静还小了下来,偶尔一些杀声与铳声,高岐凤喝了口茶,心想这杨河的动作还是满快的嘛。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县衙前一片喧哗叫闹起来,似乎还夹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高岐凤一愣,怎么回事?

然后见田师爷匆匆奔了回来,神情有些惶恐,见了他脸色难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高岐凤沉声道:“县衙那边,出什么事了?”

田师爷脸色难看道:“东翁,杨大人那边审问后,说县内的衙役也多有与流贼勾结者。衙内冲进一帮乡勇,由他那书童杨大臣亲自带队,抓了杀了不少人。”

“什么?”高岐凤就是睁大了眼睛。

田师爷低声道:“就这一会儿工夫,除了壮班的人没动,快班三十二个正役,全部被抓被杀。各官身边皂隶共四十人,被抓被杀了一半。甚至看守县狱的八个禁卒,也被抓被杀了七个。……不过邓门子跑来说,杨大人那边完事后,很快会过来拜访县尊。””

“什么?”

高岐凤勐的站起来,就是一个踉跄。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