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最后一战

可怜女子贞淑娴,立时被钱三娘唿叫医护队救治,她昏迷几天后,大难不死的活下来。

而当日攻城失败,虽只是第一波驱赶饥民攻城失败,但李过、袁宗第等人还是惊竦的退回了营地。

主要是伤亡太大了。

饥民不说,左中右三翼,步卒们驱赶的饥民人数在一千七八,然或死或逃,最后只余三四百人回来。

特别步卒,三翼押阵劲兵,尾随劲兵,总人数约在一千二百人左右,内火器手三百人。但逃回的人数不到一半,火器手更损失大半,马队还损失了几十骑。

要知道李过、袁宗第、王龙三人合兵前来报复,步卒总共才四千,马步加起来,火器手亦只五百人,一下子就折进这么多兵马,还怎么打?要知道,这才是第一波。

他们兵马虽多,精骑马队二千,步卒四千,厮养四千,饥民五千,总共人马一万五千。

但精骑马队不可能出动,这些都是精锐,不论闯营曹营中谁,都舍不得将精兵折在这种小地方。以前攻打开封等大城,李自成、罗汝才等人的精骑马队,几乎也是不动。

不是非必要,厮养也不会出动,对流寇来说,后勤非常重要,厮养死光了,谁给他们生火造饭,安营扎寨,搬运物资?所以能用于攻打的,便是四千步卒,五千饥民。

睢宁这边的地势,就算西门处可以攻打,但也只能使用添油战术,全部拥上不行,因为人多了挤不下。这样算来,第一波攻打后失败,退回营地就成为必然。

当日李过、袁宗第、王龙发生了争吵,王龙倾向退兵,认为这种穷乡小地方,不好打就走,没必要在此白白折损兵力。油水没有,还又臭又硬,还是退兵到别的地方去。

袁宗第也是这个意见,他本来就不主张打睢宁,但来了,见识过了,果然他们火器非常犀利,也就罢了。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遇到相应形势知道该如何应对,知道有这种敌人,但义军攻城略地,南来北往,并不需要计效一两次的失败,趁现在还未伤筋动骨,走为上。

只有李过颇为不甘,这两年他们军伍所向披靡,哪吃过这样的大亏,就此退走,岂能甘心?

他决定再打一次!

不过他也知道战场形势,驱赶饥民的利弊,下次再驱饥民为肉盾,恐怕他们未走到矮墙壕沟前,就个个高举双手,争先恐后的投降了。

所以他改变战术,不是再驱饥民一家老小上前,而是挑出他们中的青壮,家人留在营中,并承诺战后所有青壮都可以选入步营。

这样为了家小,这些饥兵肯定会戮力作战,选入步营的待遇也对他们颇有诱惑。

鉴于睢宁乡勇的后膛火器实在凶勐快速,恐怕未冲到墙前,饥民们就在射程途中消耗光了,李过决定启用孙有驴“驴爷”早前建议的门板盾车等防具战术。

这样他们铳子虽犀利,但远远打不透厚达数寸的木板木盾,他们火炮也不多,应该可以一鼓作气,冲到他们城下。

袁宗第最后还是支持,王龙也妥协了,认为这样的安排,确实可以再打一次。

打下,就可以进入睢宁城内快活。

打不下,也不会伤筋动骨,可退走到别处去。

一时间,在几位大领哨的命令下,各营厮养四出,在一股股马队的保护下,到处搜集门板,砍伐树木,大力制作盾车等防具。

他们一直忙了三天,搜遍睢宁周边几十里,搜到厚八寸以上门板十几面,可以搜到的庙宇大门都被他们拆光了。

甚至有些庙门板厚达十几寸(三四十厘米),外间包裹了厚厚的铁皮,以榆木等非常坚硬的木料制成,沉重非常。

还有盾车,就直接砍下树木,一根根捆扎在一起,成为宽两步的大盾牌,装上两个轮子,就成为盾车。

为了提高防护力,还是几层的原木捆在一起,至少厚二十寸,显然李过等人拼了。

毕竟放在清军中,他们最精良的盾车,前护板与顶板亦不过厚八寸罢了。

这样的粗糙盾车李过等人让厮养制作了五十辆,两轮结构。

还有十五辆轿厢型,类似车,四轮结构,前边与上面都可遮掩。

还有三架尖头轳,高七尺可容六人,以湿牛皮蒙之,用来冲撞城门。

最后是五架壕桥车,专门用来架壕之用,不需抛扔土袋泥土,壕桥车逼到城壕前,木桥放下就可通行。

中国几千年史,各类攻城器械非常丰富,李过等营中厮养四千人,内中含大量的工匠,亦非同小可,他们只三天赶工,就制造了这么多攻城的利器。

……

城外的动静,杨河随时都在关注,当日流贼退却,他下令打扫战场,斩杀获取的流贼首级就高达七百八十人。

要知道这些并不是饥民的脑袋,而是纯粹的流贼步营首级,光光一个守城战,就斩杀这么多,可谓继前些天伏击战后又一个大捷。

看到这些人头,从知县高岐凤起,所有的官员军民,都是笑得合不拢嘴。

他们还解救饥民老少妇女六百多人,这也是一个功次。按万四年的议准,各边关,凡夺回被虏人口至一百名口者,本管将官,守备以上升署一级,三百名口以上实授一级,腹地虽没有这么高的奖赏,但也是成果功绩。

此战己方伤亡还不高,社兵们跟着杀出去,个个通过摸腰包赚了不少,军民士气都非常高涨。

哨骑探知外间的动静,似乎流贼不甘心失败,还在酝酿一战,特别制造大量的攻城器械。

抓获一些厮养拷问,粗粗得知的结果,他们大量砍伐树木制成盾车,皆是厚实无比,至少厚二十寸(六十六厘米)。

这个消息让高岐凤等人颇为担忧,经此一战,他们对杨河麾下火器非常有信心,然再有信心,厚达二十寸的盾车恐怕也无法射穿。

杨河也是皱眉,他麾下的后膛新安铳,六十多步距离相当精良鸟铳百步的射程威力,可以打穿两层一寸厚,也就是厚度共六十六毫米的木板,三十四步可打透四五层。

但也不过十五六厘米,离六十六厘米差得太远。

就算十步打射,也不过打透七八寸,二十六七厘米,仍然差得远。

这个距离,火铳也没什么意义了,速度再快,快不过弓箭,他们人潮涌来,会对己方的矮墙壕沟防线形成严重的威胁!

他心中感慨,李过、袁宗第等人不愧为剧贼,这么快就找到了应对的方法。

周明远建议,在矮墙壕沟前再次挖掘壕沟,多挖几道,阻拦他们盾车的行进,杨河摇头,这招只双方野战时有效,这守城战,只是延缓他们行进速度罢了,没什么实在的意义。

“只能用炮了。”

与众官商议中,杨河最后决定使用火炮,厚二十寸的盾车百步距离也挡不住火炮,他放在西门的五门猎鹰炮类型的小佛郎机,最次也是三号小狼机铳,弹重五两,也就是187克。

明军中有些人使用大斑鸠脚铳,其实就是购买或仿制西方的重型滑膛枪,号称可以打穿一切盾车,但弹重不过一两八钱,区区六十八克罢了。这边最小号的小佛郎机炮,弹重也差点是它们的三倍。

但火炮远距离打不准,射速略慢,量也少,若再守矮墙壕沟,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弃守外间土墙,全军撤回圩墙,让流贼进入第二道土墙之内,就让他们集中到这三十多步的范围内,集中打射!”

杨河作了决定,他在城外的矮墙壕沟,共有两道土墙,第一道离城五十步,第二道离城三十多步。就让流贼进入,拥挤在第二道土墙与圩墙间三十步范围内,火铳火炮勐打。

这么近的距离,居高临下,他们要攻城,只能走出盾车等的保护范围,己方犀利的火炮,就可以对他们造成伤害了。

又一次大捷,杨河威望前所未有高,他安排的战术,众人都没有异议。

而且这是最优的布置,余者各人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知县高岐凤还认为,是否要将余者各门的火炮调到西门?

这提议让主簿郑时新,县丞刘遵和脸色一变,他们守东门与北门,若流贼来袭,他们没有火炮,如何抵抗?

杨河有些心动,但想想还是罢了。

这些地方不好打,不能聚兵,各门前官道更只宽二三步,流贼就算推来盾车,过来时只能直走一面。

但这些地方的守军没什么战力,民壮社兵,用的还是弓箭什么,就算流贼前来攻打人数一二百,当头推来一面盾车作掩护,恐怕城上弓箭对它们也是无能为力。

余者各门的火炮还是摆着吧,杨河担忧介时攻打,虽西门肯定是流贼的主攻,但余者各门,说不定也会佯攻。

每门各六门小佛郎机摆着,就算流贼佯攻,推来盾车,也可以将他们防具摧毁了。

众人细细商议防务,针对布置,杨河认为流贼不大可能使用云梯之法蚁附,这种战术早在春秋战国时就已落后,因为针对太简单。

他们长梯靠来,叉抵住推翻便可,便是长梯重了,叉抵住,再数人合力用撞杆冲撞,对方长梯必然坍塌。

不过不可不防,大量的叉撞杆还是要准备。

针对流贼可能使用重梯,梯头会套上弯铁头勾住垛墙,就使用金汁,还有檑义夜、狼牙拍应对。

流贼擅用“放迸法”,特别李自成等人,每攻城专取瓴,穿穴穴城,就用悬楼应对,以火罐灰瓶万人敌击之。

最后是圩门,睢宁四圩门都没有吊桥,设用石桥,方便行走,他们若有尖头轳,恐怕直接就可以推到圩门外,用来撞毁圩门。甚至推来火炮,直接对着圩门轰打。

高岐凤等人都认为,该将各门的石桥摧毁了,特别是西门前的石桥,然后在门后设立拒马,塞门刀车什么。

杨河认为不必,这其实是个杀敌的好机会!

他阐述他的布置,流贼撞毁圩门无所谓,因为从城门洞进来十步后,这边会围一道厚厚的土墙,高一丈,厚一丈,一个半圆形,接在前方的圩墙上,类似瓮城。

土墙这么厚,流贼有火炮火铳也不惧,土墙下摆满拒马,让他们不能过份逼近墙端。

然后己方站在土墙后,一个掩体类似胸墙,流贼若进来,火罐灰瓶万人敌拼命扔进去,再火铳弓箭射,有若瓮中捉鳖似的挨打。

“各圩门都必须设立这样的半瓮城,特别西门这边,由我的辎重队,部分掷弹队兵,部分的社兵防守。就让他们进,让他们在这个地方,将他们的鲜血流尽!”

杨河阐述自己的布置,最后目光森寒说道。

知县高岐凤等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气,他们看着杨河,心头都是涌起寒意。

同时暗暗庆幸,有这样的人守城,是流贼的悲哀,但却是睢宁官民的幸事。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