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捕获3

看那边情形,钱三娘感觉效果不错。

火箭射程威力果然骑弓比不了,也不若步弓那样需要下马。

而且这百步距离,就算强弓能射中人马,也没有火箭这样的强劲威力。

如杨相公所说,火箭只要制作精良,果然是仅次于火铳的利器。

看马贼那边乱成一团,她趁机喝道:“火箭再射!”

六人又从箭囊抽出火箭上弓架,“嗤嗤”点燃喷筒引线。

“咻咻”又是火箭的尖啸,空中再现六道平直的烟火轨迹。

“噗哧!噗哧!”血光点点,又是人马的惨叫嘶鸣。

又有三个马贼被射落马下,还有三匹战马被射中。

这次宋哥儿也射马,不射人,就取得了成果。

六人都是弓马娴熟之人,射箭的那种感觉在,又不需要拉弓的力道,火箭还精良,射去时平直稳定,众人都觉这火箭射得比鸟铳还准,还轻松。

而且比起弓箭,火箭速度还快得多。重箭初速每秒只四五十米,轻箭初速每秒有八十米,但火箭就算用这种重箭,初速都可以轻松达到近百。

药力越发燃烧下,箭矢中途还会加速,对面的马贼根本来不及闪避,转眼就被射翻了。

转瞬就有六人被射落马下,个个看起来活不成。

还有五人失去马匹,滚落地上,同样不能马战。

这边众马贼更是慌乱,没见过马上射火箭,还这么远射的,让他们三十骑人马,转眼就失去三成的力量。他们这伙人的大头目,更第一个就遭殃了。

不过毕竟是悍贼,众贼还是很快反应过来。

他们叫喊着,在一些小头目带领下,纷纷抽出兵器,催马出来。

早前众马贼看山包突然出现官兵,还说看看,毕竟官兵与马贼不一定要开打。

然现在吃了这么大的亏,岂能不报复?

虽然损失大,但他们对自己有信心,邳州境内没什么营兵精骑,对面仰仗的也是火箭之利,会不会劈砍都难说。

而且己方还有二十骑,对面只有十一骑,他们自信冲上去,定可以将他们砍个落花流水。

众贼咆哮着,纷纷催马往山包逼去。

只是众人刚起步不久,对面又是一阵呼啸,又有六根箭矢带着烟火的轨迹劲射而来。

“噗噗!”

又有两个马贼惨叫着落马,还有一匹战马凄厉的嘶鸣,将马背上的马贼摔落下来。

不过相比早前,成果少了一些,要射中移动的目标可不容易。

又少几人,余下十六骑马贼更是怒吼。窝囊啊,一直被压着打,却连对面人的身子都没摸到。不过他们自信,以马匹的速度,很快可以冲上去,将对面的官兵砍瓜切菜。

不过也有人心生恐惧,对面的火箭……

他们有种对上精良火器的感觉,只希望马跑起来速度快,再射不到自己。

“放箭!”钱三娘最后道。

又六根火箭劲啸而去,这次有两个马贼落马,又有一匹贼马被射中。

马上马贼摔落下来,摔得七晕八晕。

现在那些青山马贼只余十三骑了,人数与这边差不了多少。

当然,他们前后被火箭射中十人,还有七人被射中马匹。

这些人失去坐骑,能爬起来的,也纷纷抽出兵器,吼叫着步行跟来。

他们没有战马,只能从对面夺马了,否则,以后有什么资格叫马贼?

钱三娘喝道:“前排翼虎铳准备射击,后排都抽手铳,准备从两翼包抄!”

她收好弓架,抽出手铳,旁边人同样如此,都抽出手铳扳下击锤。

而马的速度快,仅这会工夫,余下马贼已纷纷冲入五十步,钱三娘喝道:“都瞄准了,射击!”

“嘭嘭”的爆响,大股的硝烟弥漫。

李如婉等人扣动板机,两个奔腾的马贼就从马上栽倒下来。

却是李如婉与万叔射中目标。

火器命中率略差,还是快速移动的目标。

不过五十步距离,新安庄的骑用翼虎铳也可以打死人了。

沉重的身体摔倒地面声音,摔下来时,中弹者还在草地上连连滚动,嘶心裂肺的哀嚎。中了铳弹的痛苦不言而喻,那比挨了火箭不知痛苦多少倍。

余下马贼个个心惊肉跳,不比火箭杀人,火铳杀人时太让人胆战心惊了。

他们暗暗后悔,对面有火箭,竟又有火铳,而且一样这么犀利。

似乎他们的铳……

这些官兵哪来的?早知道就逃了,然此时骑虎难下,唯有依惯性冲到头了。

李如婉等人击锤都被退杆压下,就都扭动铳管,换了孔眼瞄准。

钱三娘看着对面,战马速度确实快,野地中奔跑的骑兵,一息可奔到快十步,对面的马贼离三十步不远。

她再喝道:“射击!”

李如婉等人瞄着,再次扣动板机。

又一阵爆响,三个马贼身上飙出血雾,大叫着从马上摔落。

这次不但李如婉、万叔,谭哥儿也打中了。

“射击!”

此时马贼只余八骑,勒马也来不及了。

看着对面黑洞洞的铳眼,他们忍不住尖叫起来。

二十步,又一阵的爆响,前方一片的人马嘶叫,余下三个马贼嚎叫着,拼命的勒转马匹,调转马头逃跑。

他们悔得肠子都青了,不该冲的,不该对这些官兵下手的。

只是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结果?

“追击!”

“不要放走一个!”

钱三娘举着手铳,就策马冲下山包,火箭骑铳效果非常好,都不必两翼包抄了。

看三个马贼逃跑,她纵马追去,此时几个失去马匹的马贼正跟着马队后面冲来,见状都是呆滞,己方兄弟,几乎全军覆没?

他们呆了一呆,随后也是声嘶力竭的惨叫,个个撒丫子的跑。

钱三娘猛然马蹄踏上,一个大叫跑在草地上的马贼就被她的雪蹄胭脂马踏翻。

“小点儿”不客气的踏上,就是骨骼碎裂的渗人声音,那马贼凄厉的嚎叫,随后又再次厉叫,却是李如婉的马匹也踏来了。

“砰……”凌厉的铳响,钱三娘随手将一个逃跑的没马之贼打翻在地,然后对那三个马贼继续追去。

她的雪蹄胭脂马撒欢的跑,就离一个马贼越来越近,钱三娘手铳瞄着他,猛然扣动板机,一声爆响,浓密的白雾转瞬而过,那逃跑马贼斗篷上腾起大股血雾,惨叫着从马上翻滚下来。

钱三娘继续追另两个马贼,她手铳瞄着一贼再次扣动板机,再次的铳响,那马贼滚在地上凄厉的哀嚎,大口大口的吐血。

余下最后马贼胆战心惊,拼命催促马匹,钱三娘将手铳塞回枪套,从皮套上抽出一杆翼虎铳,扳下击锤,就瞄着他。

那马贼仍拼命跑,似乎将胯下坐骑跑死也不在乎,眼见他就要冲入丘陵边一片小树林,钱三娘果断扣动板机。

轰然大响,刺鼻的硝烟弥漫,那马贼身后腾起血花,就从马上栽倒下来。

他的坐骑嘶鸣着,继续奔腾,很快奔入树林中不见。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