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如山2

看过形势,张献忠等人扎营,就在小山包后二里。

这边大片都是盐碱地,干硬结实,很适合扎营。位置也好,北往白塘河,南往白马河都不远,取水饮水非常便利。

此时也早,刚巳时,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各营厮养源源不断到达,掌械之人忙着竖立帐篷,挖掘窝铺壕沟。司磨准备生火造饭,去河边挑水,供大军人马饮用。

主刍之人则肩挑人扛,驱赶畜生,不断运来粮草豆料,汇集到老营中。

大体上革左献营的厮养队伍与闯营差不多。

还有许多厮养在马队保护下,到处搜索废庄,拆来屋板,砍伐树木,制作踏板短梯等等。

麾下忙活,张献忠等人继续观察,哨骑来报,睢宁比虹县更荒凉,这两河之间,东西十几里皆无人烟,无处掳获乡民,只有那边山下两个大寨子。

看路边的石牌,一个叫“官山集”,一个叫“龙头集。”

特别那“龙头集”,似乎那些乡勇的饮水吃饭什么,都从寨**给。

张献忠等人当然注意到这两个豪强寨子,他们倒不在意。

豪强们守寨有余,然说起野战,那就是来一群死一群。

睢宁乡勇勇气可嘉,但只要在野地打败他们,就算残兵逃入龙头集,亦不足为道。

只敢守寨守城的官兵,没有任何威胁。

午时时分,革左与献营摆开了军阵。

六营一万多人马汇集在湖山包的前后左右,浩浩荡荡,各色旗号有若海洋,对着龙头山方向排列。

基本各营前方是步营,后面些是马兵,最后精骑押阵。左右与后方的大阵营地范围,还有众多的马队呼啸,奔腾巡弋。他们守护大军的侧翼与后方,随时侦察禀报各方出现的情报。

阳光越发猛烈,晒得各地的杂草都是垂头丧气,没有风,就感觉阵阵燥热。

“哗、哗……”一个个褡裢提来解开,内中白花花的银锭倾倒出来,阳光下是如此的炫人眼目。

又有一匹匹神骏的战马牵来,还有酒肉,美人等,越发吸引人心。

却是各营在动员,大量的金帛、良马、甚至美女被摆到阵前,押阵的精骑告诉众人,此战若胜,这些财帛美人良马就用来奖赏,特别奖赏内中的勇士。

他们还在挑选“领头子”率队冲锋。

“哪些兄弟愿为领头子的?只要活着回来,厮养成步兵,步兵成马兵,马兵成精骑。而且赏银一百两,战马美人任挑选!”

众精骑大声鼓动着,并以炯炯的目光扫视阵前神情各异的步兵与马兵们。

献营革左等作战,每战必有动员,以财帛美人诱惑士卒。又必挑选“领头子”,冲锋时冲在最前,大队随之跟进。“领头子”冲在哪里,大队人马就跟在哪里。

但“领头子”只能进不能退,如果后退不前,押阵的精骑就可将他斩了。“领头子”如果受伤或死亡,以马兵充任的“游骑兵”立刻报告,立即换人。

一般所有“领头子”都换了几次,前方仍然攻打不下,主将便会鸣金收兵,主动撤退,保存实力。正式作战,各营挑选的“领头子”也不会超过十人。

此时献营阵地,一堆堆人站着,前方步兵,后方马兵,都是眼热的看着那些财帛美人战马。

他们相互窃语,按堆分布,基本没什么阵列,但以哨队旗作为标志。哨总管五十人,哨头管三五百人,皆有旗,行军或作战时,全队全哨皆随着执旗手走。

放眼看去,张献忠这边阵地基本也是红旗,一色的红,临近的革里眼贺一龙阵地则一色的黑。

现官兵都很难以旗号旌鼓掌控军伍阵地,流寇更不用说,麾下旗号鼓点什么都是越简单越好。

各营旗号基本一色,或红或黑或白或蓝,又再有三个声鼓,出营汇集用螺号牛角,出阵打仗用大鼓,最后一个铜锣鸣金收兵,都非常的简单直接。

“哪些兄弟愿为领头子?财帛美人战马任你取!”

各精骑仍在鼓动,张献忠义子艾能奇策在马上,旁边王定国,冯双礼等将跟着,都以期盼的目光看着面前兵马。

领头子可以指定,但若他们自己愿出来,那作战士气肯定就不一样。

“妈个**,老子来。”

可能认为己方人多势众,前方山头区区少量乡勇,又有各类财帛美人等诱惑占了上风,就有人出来了。

却是一个马兵,干猴斤似的,人精瘦,但很年轻,裹着头巾,脸上带着阴沉与杀气。却是那日马步对搏,一矛刺死精骑的那个步兵。他被八大王赏赐了死去精骑的坐骑,成为了马兵的一员。

此时又站出来了,豪气万丈。

看着他,艾能奇赞赏的点了点头,当日,他就对此人颇为欣赏。

“你个大大,老子也来。”一个粗豪的步兵也站了出来。

“区区乡勇,也敢挡老子等去路,嫩你妈,今日就教他们做人!”又有好汉昂然出来。

“不错,一帮孬儿八轰的乡勇,老子一个巴就能呼死他们!奶奶个比,他们是不想活了!”继续有好汉昂然出来,还是厮养。献营等这点好,不论步兵、马兵、厮养皆可成领头子,给敢拼搏的好汉们一个机会。

在他们的鼓舞下,不断有人昂然站出,个个豪情万丈的吼叫:“头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好汉。”

“区区乡勇,敢挡义军去路,不可饶恕!”

众“领头子”选定,皆被捆上插筒,内中插上一杆鲜艳的背旗,证明他们“领头子”的身份。

不过从这一刻起,除非他们死伤,否则未鸣金收兵,他们不得后退。

敢后退者,押阵的精骑必不留情的将他们斩杀在当场。

众“领头子”插上背旗后,就可以享用酒肉,在众人羡慕目光中,他们乐滋滋的喝酒吃肉,说着豪气万丈的话,很多人目光还在摆到阵前的金帛、良马或是美人身上打转。

特别押来的十几个美人吸引众“领头子”最多目光。

这些美人都是上品,个个娇小柔弱,憔悴可怜,几乎可以与“扬州瘦马”相媲美,往日只有八大王等人可以享用,现在自己也可以,只需作战后能活着回来。

众“领头子”恶狼似的目光投去,那些美人只是颤抖,心中又满是悲凉。

自己不幸,遇到了流贼,现在被掳来当货物,生死更由不得她们掌控。

特别那个马兵,目光阴沉狠戾,他的目光投来,内中充满怨恨与残酷,有若钢刀刮过,让人不寒而栗。

这边挑选“领头子”,张献忠等人则在山包上排兵布阵,安排营次。

排各营协商,前方三个口,每二营打两个口,不过墙不长,全长三四百步,这冷兵器时代作战,一人占一步都闲挤,一般拼杀时,都是人占地二步,马四步。

六营若是一窝蜂拥上,都没地方挤去,各营决定分波次攻打,源源不断,充分施展他们的人海战术。

如张献忠这边,他北上共带精骑五百,马兵五百,步兵一千,厮养二千,全部四千人。此时他步营一千人就分两个波次攻打,马兵也是排为两个波次。

精骑在后督战,厮养一般不作战,但此时也有部分人被驱来扛板抬梯。

也就是说,仅张献忠这边,步营每波次就有五百人到七百人进攻。

革左献营等六个营,每次就是三千到四千人。

午时三刻,各营准备完毕。

众剧贼皆聚在山包上,安排中,张献忠与革里眼贺一龙打正面的东口。老回回马守应与左金王贺锦打北口。改世王刘希尧与乱世王蔺养成打南口。

但此时不但八大王、革里眼,老回回,左金王等人皆在,此处站得高,可以看得远。

而在山包下,除了密密的精骑,就是一排的大鼓摆着,鼓手个个赤着上身,露着黑毛熊熊的胸口。

“擂鼓!”贺一龙意气风发的下令。

“咚!”

一声激昂的战鼓声响起,就让人心中一颤。

“咚!咚!咚!”

战鼓声声,让人心神直跳,传扬四野。

“杀官兵!”

从北到东到南,围着龙头山二百步外,黑压压如潮般的流贼猛然发出声嘶力竭的嚎叫,然后前方第一波流贼个个两目血红,挥舞着兵器,就往前方不高的山头涌去。

“杀官兵!”

众贼震天的嚎叫着,走在前方的,就是各营部率队冲锋的“领头子”,个个身上的背旗非常的醒目。

同时马蹄轰隆,烟尘滚滚,部分精骑马兵也离开大阵,往山头的两边后方抄去。

众剧贼老于战事,虽让步兵们主攻正面的矮墙壕沟,但他们认为,别的地方也可以试试,特别看看能否从山的后面爬上山头袭击。

“杀官兵!”

潮水般的流贼只是往前涌动,形成了一个非常宽广的弧线,特别因为三四千人攻打只有三四百步的矮墙,横排的人排不了多少,他们就纵深拉得非常长。

看他们亢奋的嚎叫着,大步流星,往前方的大地涌去。

人潮,似乎要淹没一切。

旌旗,黑压压若乌云。

看着这种壮观的景色,不但张献忠等剧贼胸中豪情荡漾不休,便是各人身后站的众部将、义子,也忍不住有仰天长啸的感觉。

艾能奇率数十精骑跟着去督战,刘文秀率五十骑随兄弟阵营的精骑去山头后面袭击,孙可望与李定国并辔而立,也策马山包上。

看着前方,李定国只是眺望,孙可望则神情向往,喃喃道:“何时,咱老子也能指挥这么多兵马呢?”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