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上任

在赵还禄眼中,那红旗越大。

最后现出原貌,一杆缨头雉尾,高达一丈五尺的认旗。

烈日下,那旗猩红猩红的,似乎浸满鲜血,又似乎饱经战火硝烟。微风拂来,大旗翻滚,就露出上面金黄的“杨”字大字。

一个强壮的旗手擎着大旗,他一身铁盔铁甲,头盔臂手身甲皆涂了红漆,阳光下耀眼的片片红亮金属反光。

看他系着大红的斗篷,骑着战马,高昂着头,神态骄傲之极。他身后有护旗手,金鼓手样子的人,一样骑在战马上,铁盔红甲,系着斗篷。同样的神态,同样高昂着头。

看他们样子,赵还禄总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与自己见过的官兵乡勇大相径庭。

这些人装备又如此之好,不说乡勇,便是许多官兵也没有此待遇。

还未细看,这些人已是策马过去,随后过来近百位护卫样子的人。

这些人一样装备,帽儿盔,红漆铁甲,耀眼的大红斗篷,但似乎个个更为的膀大腰圆。

他们一骑骑过去,神情冷肃,忽然那方传来压抑不住的惊呼,赵还禄正不明白,就见护卫骑列后方,那头目样子的冷傲青年过后,两个若铁塔似的大汉出现在他面前。

看到这二人,便是以赵还禄的心志,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见这两个大汉彪悍魁梧之极,个个身形有若小山,又面如黑炭,须发茂盛,差点整个脸都盖住了。

不由让人想起门神,更想起熊怪。

看他们一身沉重的铁甲,一人提柄粗若儿臂的关公刀,一人提柄粗若儿臂的九股钢叉,却个个举重若轻,毫不费力,唯有胯下的战马有些不堪重负。

二人策马过来,似乎不用说话,都可止小儿夜啼。

街边许多百姓都被他们吓到了,特别小朋友们。

赵还禄神情凝重,这杨练总果然不一般,放在外间万金难求的彪汉猛将,在这里竟然只是区区护卫?

各种念头闪过,看二熊怪过去,赵还禄期待已久的正主终于出现。

就听蹄声杂沓,一个身着青色官服的官员与递运所大使并辔而来。

看那官员确实非常年轻,不到二十岁样子,他头戴乌纱,腰间围着七品级位的素银卡簧腰带,身上官服有着的补子,一袭轻柔的黑绸缎嵌银丝边斗篷罩在他身上。

他提着缰绳,微风拂来,赵还禄还可以看到年轻官员的右侧腰间,挂着一块玉石镀银的精致腰牌。

确确实实,这年轻的七品官,就是新近上任的邳州练总杨河了。

赵还禄眼中现出凝重,看那杨河目光凌厉,俊秀深沉,顾盼间充满气势。他与那递运所大使邓官说话着,一边淡淡看着四周,无意间还扫到赵还禄身上。

那锐利目光刺来,赵还禄心中一凛,不由自主就低下头。

等他抬起头,杨河一行已是过去,他心中略略有些失败沮丧的感觉。

他看那方背影,耳边仍是蹄声杂沓,一列列的马队骑兵过来。他刚转过头,又是一道冰冷的目光刺来,却是一个冷艳非常的女子瞟了他一眼。

这女子罩着黑色的斗篷,脚着马靴,身材凹凸有致诱人,带上面别着重剑与两杆手铳。

鞍后的得胜钩上,还插着一杆沉重的狼牙棒,棒头森寒,带着血腥。

看她骑术剽捷,单手持缰,修长的大腿夹着马腹,目光看来,就带着冷意与探询。

赵还禄不觉移开目光,心想此女就是钱三娘了,新安庄的一个传奇人物。她边上那粗壮的女子应该就是李如婉。

行进的马队骑兵有数百之多,前方可能是精骑,个个灰毡斗篷快马,剽悍轻捷。后方或许是马兵,骑术差些,装备也有所不同。但仍让人惊讶,区区一个练总,如何拥有如此多的马队骑兵?

不说赵还禄惊讶,街上众百姓也是惊叹,个个议论。

杨大人的马队都有五六百人了,骑的还都是战马。这么多马匹,按理说一个练总无论如何不可能拥有。看来杨大人大败流贼,缴获甚多的消息是真的。

这些战马,都是从流贼处夺来。

众人兴奋,如此战力,看来杨大人坐镇邳州,众乡邻都可以高枕无忧,再不怕流贼了。

他们兴奋议论,除了过去的精骑护卫各人,内中钱三娘、李如婉二女,也是众人重点关注对象。

这两个女子,个个凶猛,特别那钱三娘,雌豹子似的,怕没有敢娶啊!

但随后有人反驳,钱小娘子的婚姻不用阁下操心,谁说她没人娶?听说杨大人就对钱小娘子颇有兴趣。

而且雌豹子怎么了?汉唐时的女子,不就这样么?特别在大汉朝,不说男子要打仗,女子一样要编入军伍,守城作战。哪象现在的女子,弱不禁风的,三步一喘,有灾难来了,跑都跑不了。

而且不说钱小娘子,那李如婉李爷,人家也早有未婚夫,还是秀才公哩。

反驳的人这样一说,众人也觉得有道理,以前许多人喜欢瘦马,现在看看,其实矫健有活力的女子也不错。

特别钱小娘子等人,自信昂扬,那种气质让人一看难忘。

数百骑轰然而过,二骑一列,夹着有节奏的闷响,最后过来的,就是步兵了。

他们装备与前方马兵一样,但除了高级军官骑马,余者皆是步行。

他们一样按队行进,前方有认旗,有旗手金鼓手,随后二人一排的军伍,似乎甲长伍长又走在最前。

他们有刀盾手、长矛手、鸟铳手。刀盾手背着极高极大的重盾。长矛手扛着长矛,背着圆盾。鸟铳手扛着黑沉的鸟铳。

他们一色轻柔的青色罩甲衣,露着双臂的红色鸳鸯战袄,围着红肩巾,捆着带,戴着轻薄的红笠军帽。

烈日下,他们个个满头大汗,衣衫湿透,但仍然保持军伍的严整,朝气蓬勃。

他们虽没有马匹,但气势却不会弱于前方的马兵们,行进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杀气。

看他们整齐过来,街上的百姓都被震慑。

这还是乡勇么?

这种精气神,这种彪悍,这种气息,不说卫所的官兵,恐怕府城的营兵都不能相比吧?

特别那种昂扬的气质,如此的与众不同,让人耳目一新。

众百姓吃惊议论,有人兴致勃勃,有人面如土色。

一个低低的声音道:“听说当年戚爷爷编练的兵马,便是如此。”

杨河新安军的到来,给死气沉沉的州城注入了活力,似乎吹皱了一池春水。

看着眼前肃列的兵伍,赵还禄同样吃惊不已,更让他吃惊的是,那杨练总兵马之多。

在他的计算中,前方精骑护卫过去二百多人,又有马步兵,基本也是二百多人一总队,过去四总队就是九百多人。

这方已经超过千人。

步卒后面又有辎重队等等,恐怕又有几百人,那练总带来邳州的兵马就达一千好几百人。

他以新安庄起家,老巢肯定留有人马,他兼任睢宁练总,在睢宁肯定也有驻军。

如此各方相加,这杨大人麾下,竟有二千多人不成?

他区区一个练总,哪来如此多兵马?

周边百姓仍在兴致勃勃议论,赵还禄盘算着,神色则阴晴不定起来。

……

杨河策在马上,很快前面就是十字街,知州署在城的东北方,需往东转向文明街过去。

而在这方,一样是观者如潮,大军所经之地,布满了惊叹的人群。

“呵呵,杨大人,从文明街过去,很快就会到州衙的衙前街那方。在‘迎春楼’前,州尊老父母,州衙同僚,还有卫所各大人,河务同知署、工部都水分司署两位大人,邳州城众乡贤名流,早翘首以盼多时了。”

递运所大使邓官呵呵笑着,圆滚滚的脸上带着阿谀奉承。

他因与杨河相识,又是州城一官,就自告奋勇前来迎接,知州苏成性顺水推舟同意了。毕竟他是五品官,不可能出城来迎接一个七品官。让九品的邓官出马,不失礼数的同时,也不会失了礼数。

“让老父母与各位同僚费心了。”杨河淡淡道,“本官的衙署,还有我麾下将士的军营,都备好了吧?”

“当然,那是当然。”邓官点头哈腰道,“杨大人的衙署就在文明街,离城墙与州衙都不远。军营在永康门外一里,附近就是马神庙、晏公庙等等,地方大,想求神拜佛也便利。”

杨河微微点头,他对邳州城自然有所了解,州城衙署在城的东北隅,乃前元旧址,洪武三年知州马拯重建。卫署则在州署治靠东些,附近有经历司、镇抚司、五所千户署等等。

然后察院在州署治内,工部分司在署治东,河务同知署在城东南。

杨河的练总署原为邳州公馆旧址,后馆驿移往东南“永康门”附近,这公馆就废弃了,正好修葺,作为新的练总府署。

军营也是如此,在城外选了大的空地。为迎接新任练总到来,州衙方面也是费了力气的。

而五月下杨河见了史可法后,回庄内处理一些事情,在这六月的初六日,终于率领麾下来这邳州城上任。

他的官服告身早由州内送到新安庄,此时穿上带上便是。三次大捷,他的封赏也下来,由正九品直升正七品。实授二级,连升四品,从县主簿待遇,一直升到州判官待遇。

他的官服也从绿袍变成了青袍,腰牌从铜木变成玉石。

大明的官服待遇,一至四品官穿绯色,用象牙腰牌。五至七品官穿青色,用金银玉石腰牌。七品往下穿绿袍,用铜木腰牌。

眼下杨河绿袍变青袍,腰牌也换了,可谓羡煞了一干几十年都不升的老举人杂职。

当然杨河高兴一阵也就罢了,他很清楚的知道,明末这个世道,想要存活下去,甚至存活得好,不是看官多大,而是看你手中的兵马实力有多强。

而前来上任,手中兵马人选自然要有所安排。

他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调杨千总去睢宁,韩大侠调回新安庄,二者作为镇守总存在。

他们兵马编伍最后确定,除了四队人外,总部会有十五人。又设十人马队,三小队鸳鸯阵兵共四十人。又有一小队掷弹手十五人,辎重队三十人。

再一个炮队,拥有火炮五门,共三十人。

如此算下来,一个镇守总,共有人马三百三十人。

二总就是六百六十人。

而杨河目前兵力是六总,除了两个镇守总,还有普通的总队四个。

以每总二百三十人算,四总就是九百二十人。

又有中军部九百二十五人,含护卫队一百人,炮队一百人,掷弹队五十五人,骑兵队二百三十人,哨探队五十五人,医护队五十五人,辎重队二百三十人。

还有新建的鸳鸯阵兵,现称锐兵队的一百人。

总共杨河麾下兵力,二千五百余五人。

当然,兵额虽是如此,其实还有些不满员,比如骑兵队,现在仍然只一百多人。

所以最近九爷又继续去招人了。

一切安排妥当,留下韩大侠与杨千总,杨河率领四总人马,中军部各队,约一千七百多的兵力,今日就前来了邳州城。

几次大战他还缴获甚多,现共有马骡一千多匹,除骑兵哨探队,还有富余的战马五百多匹。最近几月各队兵轮流训练,基本都进入野外乘骑阶段,甚至很多人复杂的地形都可以走。

此次来邳,就杨大臣的一总,韩官儿的三总骑着,威赫各方。

同时因为邓门子用得顺手,顺便一起带来,也算抬举他了。

胖嘟嘟的递运所大使殷勤引路,很快兵马转入文明街,相比睢宁城,邳州城确实繁华了许多,商铺房屋鳞次栉比,商贾迤逦,百货聚集。

不过杨河不是没来过邳州,自然知道内中的阴暗那面。

不久,杨河又看到一个街口,横竖相交,街口处立着一座牌坊,上书“进士坊”三字。

这乃本州为当地进士杨辅所立,街的那一端则有“文魁坊”,乃当地为御赐进士吴淳所立。

“进士坊”进去就是衙前街了,街头不远就是庞大的“迎春楼”,上下有三层。此时牌坊前面密密站着官员,衣冠禽兽,青袍绿袍一片,边上还扎着彩棚,糊着纱绫。

却是邳州知州苏成性,率领州衙各官,协同卫所、同知署、分司署诸位大人在此相迎。

杨河看过去,却见众人未看向自己,他们不约而同看着自己带来的兵马,个个吃惊不已。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