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荒唐

最后众人商议出结果。

邳州事按步骤,按顺序来处理。

首先是治安,青皮无赖,泼皮恶棍,对底层的小老百姓来说,这是危害最大的方面之一。

就若睢宁新安庄般,设立巡捕局所,城内设局,地方设所,暂以队兵驻之。

因与新安庄等不同,邳州这初来乍到,对地方不了解,就暂以巡警为主,慢慢落实户牌,腰牌。

仅仅如此是不够的,杨河对部下意味深长道:“邳州不单单是我们的,老百姓也要参与进来。”

杨河决定搞联防,张松涛听来的那句话,“百姓虽甚悉贼而既无缉捕之责,又恐诬扳之累”给杨河很大灵感。地方百姓知道贼情,但怕诬扳之累,又没有缉捕的权力,那就给他们身份与权力。

杨河决定在各地大搞联防队,在城内划几区,每区都有联防队建立,归属城内巡捕局管理。

关厢与地方一样如此,设立联防队,选择良善又熟悉本地情况的人为队员,归属各地的巡捕所管理。

杨河会给联防队权力与武器,他们可以盘查、扭送不法之徒,一定情况下,还可以对青皮匪徒进行抓捕击杀。

特别在地方,现基层瘫痪,里甲长制不存,又匪情严重,有一定领头作用的士绅纷纷逃入城市,留下的人一盘散沙。这也是他们人多势众,仍然打不过村匪土匪的缘故。

就若新安庄周边的附属庄一样,指定某些人为联防队长,建立护庄队,将他们组织起来,防患抓捕匪贼。出什么事也找他们,不至于地方上成为一盘散沙。

这样双管齐下,群防群联,定可大大保证治安,消除匪情。慢慢待杨河熟悉邳州各地情况后,又腰牌制度建立,这些人就可以化为保甲,在邳州城设立严密的法网。

当然,联防队有半官方的身份,又有了责任与权力,队长与队员的选择就很重要,必须熟悉地方,思想过硬。

特别各村镇的成员人选需慎重,不要找个本身就是土匪的,那就闹笑话了。

如此巡捕与联防结合,又骑兵队在城中,有什么事可迅速反应,基本治安可以解决。

再是老百姓谋生的事。

相比城中,杨河更看重地方。

他打算在邳州城四面关厢搞几个农贸市场,这样私牙必须铲除。

脚行也没必要存在,这种结构是落后的,必须有新的物流形式取代。

而农贸与物流可以吞噬大量的劳动就业人口,再辅以清洁队,路工队等等,基本邳州内外无所事事的人可以少很多。

“民贫则奸邪生!饥寒至身不顾廉耻!”

为了生存,人们可以干出很多无法想象的事,有了谋生之道,为非作歹的人则会少了很多。

这也是杨河在新安庄时,虽然预算很困难,还坚持要修桥铺路的原因之一。

大规模基础建设可以有效消除富余的劳动人口,否则田地军队不能安排过多的青壮劳力,他们肯定就会无事生非,化为莠民青皮。

最后,官牙也必须改变,回归他们中介的原貌,为民间释放出更多的财富渠道,消解这边太过于富余的劳动力。

如此,邳州地方最重要的几个问题解决了,余者杨河也不多参与了。

再探进去,就是州衙方面敏感的权力范围,杨河不想触犯太多,毕竟他现在只是练总。

他也有太多自己的事,武备,军队,年底清军之事,他还要开垦田地,在邳州设立直属庄等,太多的事务繁忙了。

各项过于敏感的事情,待时机成熟再说吧,介时也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

杨河与众心腹拟定了计划,这边有个前提,首先要向州衙方面拿到巡捕的权力。

不过杨河认为这方面机会还是大的,情报所得知判官宋治圆管理河防与巡捕事,他年老体弱,早就不想管巡捕方面的事。

而杨河享受判官待遇,眼前只负责匪情事,向知州苏成性要权,多分管一些,还是可以的。

……

六月初十日,州衙,二堂,会文馆。

相比大堂的威严,二堂多了些亲和,这也是府州县正印官处理一般事务的地方,又称为“退思堂”或“思补堂。”

二堂两侧有耳房,东侧称“会文馆”,一般用来接待外来的文职官员。西侧称“会武馆”,用来接待外来的武职官员。

此时会文馆内,杨河与知州苏成性,同知张奎祥,判官宋治圆,吏目陈泰安几人相坐。五位正印官佐贰官商议事务,余者杂官杂职,却没有资格在馆内。

几日不见,知州苏成性依然红光满面,他亲切的寒暄,问杨河好不好,乡勇壮士们有没有安顿好等等。

然后进入正题,说起他关心的青山残贼的事。

此些贼不时骚扰州境,杀掠财帛人口,让苏成性很苦恼。为这个事,府城方面没少责怪他,但苏成性无可奈何,现在指望杨河了。

杨河说道:“此些贼寇下官也听说过,他们本为李青山部下,正月时青山贼被刘总镇打得大败,自己被擒获,押往京师凌迟处死。余者残贼四逃,多躲藏在沂蒙山内。这沂蒙山山高林密,剿灭不易,很多贼又有快马,普通官兵乡勇确对他们无可奈何。”

苏成性叹道:“是啊,特别他们在山东境,犯的多是南直境,二地协调不易,只苦了我邳州百姓被荼毒了。”

他期盼的看向杨河:“杨练总可有什么应对之法?”

杨河道:“方才老父母说过,青山残贼在山东,我邳州在南直。听闻此些贼以伪元帅冯茂宏、李明祥等为首,人数有数千,马贼数百。若面对面打仗,贼寇虽众,我部下却不惧他。然贼在异地,我部下又不能跨境剿灭,为今之计,只有守了。”

苏成性道:“怎么守?”

杨河道:“贼寇来去如风,飘忽不定,然我邳州也有优势,便是湖泊河网纵横,通行不便。针对此点,只要在关键的地方设防,余者精锐待命,贼寇来袭,抓住时机重创他们,青山贼可灭!”

苏成性陷入沉思,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果然这杨河是个难得的沙场猛将,轻而易举就想出应对贼寇之法。

当然,杨河这方法也是有前提的,就是其麾下较为悍勇,可以挡住拖住敌人,最后抓住机会歼灭。换成邳州的官兵衙役去打去守,自己不被反灭就好了。

他沉吟说道:“杨练总言关键要点设防,哪几处?”

杨河道:“邳州漕运之地,通行多是河流,能走的路不多,只要守住二处,基本就断了贼寇南下之路。”

苏成性吩咐找来地图,杨河皱了皱眉,这图太抽象了,好在自己需要的点在图上仍有标出。

他指着一处:“偃武乡的禹王山,此山位运河边上,附近是谷山,盛阳山诸山。又北离山东峄县的台庄集不远,南离口集不远。只要在此处建一个寨子,就能扼住任何匪贼的南下之路。”

众人看去,果然此地可谓得天独厚,非常适合建寨子。而杨河选的这个地方,乃当年淮军对抗捻军的要点。抗战时,滇六十军也在禹王山浴血奋战27天,重创日军第五、第十师团。

“又有此处。”杨河指着一地道,“招贤乡境地,沂河与运河交汇处东岸,此地虽一片荒芜,但地点良好,且还有水路直通邳州的西门外。若也建一寨子,前可呼应禹王山寨子,后更紧的卡住匪贼南下通道,更对邳州城池形成拱卫之势。”

众人看去,果然这地方也不错,众官互视一眼,均想这姓杨的对邳州地形研究得够深的。

而杨河所指的地方,便是后世邳州市区所在地,此时都是荒野弃地,只陇海铁路开通后,设了一个站点。然后54年邳州人民政府迁到此处,改称运河镇。

苏成性放松下来,看来这杨河还是做实事的,虽然脾气性格有问题,但到邳州只短短几天,就开始实质的解决问题了。

他呵呵笑道:“杨练总只管放手去做,老夫这边是支持你的。”

杨河趁热打铁:“建立寨子,需要粮草银两,还需要运船的配合。前些日下官去拜谒史督,他同意下官同时节制睢宁,宿迁二地的乡兵。下官也决定在宿迁境内建几个寨子。这方面,还需州尊与卫所、宿迁知县协调。”

苏成性道:“老夫会发公文的,也会与卫所协调,让他们调一些船运人运粮。”

杨河道:“如此,下官就放心了。下官管邳州匪情事,自然尽心竭力,不让青山贼再毒害我邳州乡民。”

他看了判官宋治圆一眼,语气一转:“只是,贼寇多与本地土匪相勾结,耳目众多,这去外贼易,去内贼难。本地匪贼方面,还要州衙巡捕多多努力了。”

同知张奎祥闭目坐着,就如菩萨。

吏目陈泰安看了宋治圆一眼,有些兴灾乐祸。

宋治圆苦着脸,则是坐立不安。

往日为平衡吏目陈泰安权威,州尊硬将巡捕职务从陈泰安手中夺走,强塞给他。

但其实宋治圆是不想要的,他年老体弱,管着河防的事早力不从心,更何况多了个巡捕?

这巡捕哪是那么好管的,面对的多是青皮无赖土匪,这些年邳州匪患猖獗,地棍横行,他却无能为力,早被百姓骂成什么似的。

但宋治圆冤啊,他能力就是如此,有什么办法?

按宋治圆的本心,他离致仕不远了,不说巡捕,连河防事务都不想管,安安稳稳混到退休便算了。这什么巡捕职务,早成了烫手山竽,宋治圆惟恐甩之不及。

那杨河隐隐责之推之,更让宋治圆颇有羞恼之意。

当然,他也是官场老手,自然有自己的解决方法,那就是推,这种鸡肋似的权力他才不想要。

想到这里,他正色道:“恕下官直言,杨大人管邳州匪情事,这个匪就是匪,哪来的本地匪外来匪区分?这青山贼是匪,本地土匪就不是匪?杨大人休要推脱,就该义不容辞,一起管起来才是!”

他更对知州苏成性道:“老大人,您也知晓,下官老了,精力不如前了。加之河防事务繁重,早分身乏术。杨大人管的事少,又年富力强,就该多多为老父母分忧解劳才是,岂可将自己的事甩到本官头上?真是荒唐!”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