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二策

第二天,邳州城西,迎翠坊。

辐辏街一家茶馆内,各行各业的人聚集。

很多人都来了,邳州城有名的大讼师扈兴业,有名的赌场大老板萧兆盛,有名的大葬头井克从,有名的媒头刘竹婆。

除了这四人,邳州上百家打行、抢行、骗行也被请来代表,便如打行界闻名遐迩的人物,紫袍汉子魏公韩魏爷。留着山羊胡子,骗行的大骨郑好善郑爷。不象乞丐,反似富商的吕应聘吕丐头。

一些牙人也被请来,便如大河渡码头的杨洪安经纪就有个位子。南集私牙齐良筹齐经纪也坐在旁边。余者一些私牙站着,他们多势豪土棍家人,后台不出面,这些人只得站着。

各私牙周边有脚行的人,脚行的地位更低,便如“新顺义”脚行的小头滕治安滕爷也来了。但别说他,便是本行的脚头崔鸣皋一样站着,站在齐经纪等人的身后。

众人济济一堂,邳州城很多出名人物都有到场。

当然不是谁都来的,大明豪强劣绅与打行青皮等勾结现象严重,但对许多缙绅商贾来说,他们主要还是在土地商货上挣钱,对这些劣绅青皮皆冷眼旁观。

还有许多大牙人也在观望。前来议事的官牙私牙多没什么后台,仅与打行等勾结,或衙门认识什么衙役,户房认识什么书办,一场风吹草打就会随风而去。

他们或各人后台有了危机感,赵员外派帖,就过来看看。

主持议事的是赵高堂赵员外,众人眼中,他是粮行的牙人之一,又开了钱庄,不免放些高利贷印子钱,多少与一些青皮势力有勾结,杨大人到来,放言要对付土匪青皮,他有这担忧是正常。

赵高堂分析了杨河种种,未来可能,众人意识到事态的严重,都紧张起来。

丐头吕应聘有些迟疑:“俺老吕头只是可怜的乞丐,还为官府管着街面,杨大人应该不会对付俺吧。”

众人看他一身绸缎衣裳,满手的珠翠,却自称“可怜的乞丐”,皆是嗤笑。

赵高堂道:“吕公,这杨河行事你还不明白?在他眼中,乞丐与青皮地棍何异?看看睢宁,不说众好汉,便是乞丐都被杀绝了,吾等不能坐以待毙啊。”

堂内哄然应声,吕应聘从袖筒掏出纱罗手帕,不安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茶馆内凉风习习,周边还摆了冰块,但吕应聘坐在湘妃竹椅上,仍然满脑子的汗珠,却是紧张与担忧的。

也是,别看吕应聘绫罗绸缎,出入必有车桥,宛如富豪,但可是几十年的乞丐头目,手下有乞丐几百人。

这天下的乞丐有两种,一种是善乞,生活无依,低声下气讨些残羹剩饭活命,或在街上打竹板唱莲花落讨几文钱。

一种是恶乞,专找富裕人家或买卖铺户强讨,他们各种手法,主要是自残。比如拿一块青砖,用力拍打自己前胸后背,有时甚至拍得出血,对面人家紧张,更怕官司,就不得不给钱了。

特别城内有喜事的时候,这些人必定出现,手拿青砖强讨,主人遇见这些人无不自认倒霉,为免晦气,赶紧给些钱打发了事。

吕应聘的祖上就是个恶乞,在邳州城极有势力,官府为免麻烦,就给了他信物,让他管理邳州大大小小的乞丐团伙。

有了官府信物,吕应聘其实便如牙人一样,在邳州城大小街面呼风唤雨。他甚至可以设立刑堂,对大小乞丐打死不论,官府绝不过问。外来乞丐到界,也都必须拜码头,所得七八成上缴给他。

靠着官府的信物,对大小乞丐的绝对统治权力,吕应聘家族几十年积累了大量的财物。

到了他这一代,他平时更是锦衣玉食,出入大小奴婢,妻妾成群,比大户人家还大户人家。

而虽然不在街上讨饭了,吕应聘自然知道邳州城各大小乞丐的事,善乞不是没有,但几乎很少,多是恶乞。

他们强讨滋事,很多人还怀有“技艺”,比如知道怎样自残不死,怎样去偷个小孩充卖身养亲,怎样去偷个小孩弄死充卖身葬子。

为长久吃饭的,更将孩童偷来拐来弄残,各丐团各种采生折割手法不绝。或者干脆不讨,以骗抢打谋生。在大明朝,乞丐、骗子、扒手、打手,几乎就是一体。

吕应聘听赵高堂说起睢宁之事,杨河在睢宁所为他多少也有听说,当地乞丐早被一扫而空,特别恶丐死绝,连善丐都被收容了,现在姓杨的到了邳州,他会不会也这样做?

而若没了乞丐,自己这个丐头还在邳州城做甚?

想到这里,吕应聘脑门的汗珠又是涌出,用纱罗手帕擦了又擦。

“连乞丐都不放过,可想而知,那杨大人会放过赌场打行的人么?”赵高堂目光从各人脸上扫过,特别扫过赌场大老板萧兆盛,邳州大葬头井克从,媒头刘竹婆,让几人脸色都是变了变。

赌场不说,官府也经常扫荡的,全靠与衙门勾结,各衙役通风报信生存。

葬棍势力,手下也皆是恶棍青皮,以暴力威逼良善,财物索要不得满足,他们亲人就停柩家中,经年不得入土。伤天害理,离了打行混混,他们如何庇索阻埋?

还有媒头刘竹婆,看起去仅三十许,风韵尤存,却原来是官府的仵婆,因与快班班头牛学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后来就做了媒头,抢孀卖寡,拐卖妇女,丧尽天良。

她不是有班头牛学浚撑着,早被愤怒的百姓撕成碎片了。

然牛学浚的面子,在杨大人面前够看吗?

赵高堂还看向邳州大讼师扈兴业,此人五十多岁,青衫儒巾,三络稀疏胡须,稳稳坐着,就有贪婪、冷酷、狡黠、奸诈的味道。

他却本是秀才,不能中举后,就以讼师为生,最敬佩的就是春秋时期一个叫邓析的人,这也是古代讼棍的鼻祖。

虽然相隔几千年,扈兴业却似乎得了讼棍鼻祖邓析的真传,最善于就是颠倒黑白,捏词辩饰,播弄是非。

他最有名的一个案例,就是收了八百两,为一勾结小叔不成,将之杀害的**写诉状,诉状上八个字“不剪不节,不节不剪”,立时淫变贞女。

她杀人之举,也成了为保全贞操不得不为之的无奈之举。

最后该淫无罪,甚至扈兴业张罗鼓吹,要为此女设立贞节牌坊,传扬一时。

扈兴业在司法上拥有极高的造诣,大明律倒背如流,此时地方官之乎者也之辈,缺乏基本的社会历练与司法实务,哪是他们讼棍的对手,经常陷入圈套而不自知。

此时司法也有“审转”复核制度,地方官若审判有问题,刑部、都察院、大理寺就会打回重审,不但地方官会受到惩罚,还会连累上级官员受责。

因此地方官每遇“审转”,便会承受极大压力,为了不“审转”,就不得不跟讼棍们妥协。

也因此扈兴业气焰熏天,甚至可以拜见州尊,旁边有他的位子坐。

倘若他以自己能力为百姓造福也就罢了,只是世上岂有为百姓着想的大律师?扈兴业为钱无所不用其极,别人用刀棍杀人,他用文字杀人,敲诈勒索,诬告陷害,邳州城百姓畏其如虎。

而且他背后有人,上有吏目陈泰安器重,称兄道弟。中有刑房司吏、典吏皆是族亲。下有各打行为打手。

上中下三位相助,加上他自己奸诈阴狠,也因此他在邳州城显赫一时,人称扈公。

此时扈公扈兴业看向赵高堂,缓缓道:“赵公有何方略?”

赵高堂叹道:“那杨河到邳州后,虽一直不动,但赵某分析此人,这杨河做事一向谋定而后动,不动则已,一动惊人。我等不能坐以待毙,待他一切眉目都清楚了再应对。”

他说道:“吾有二策,上策当然是一团和气,杨大人是豪杰,邳州百姓无不翘足而待,若能结交之,吾等也可得一强援。”

扈兴业点头:“就是花钱消灾,依赵公之见,要花多少银子。”

赵高堂叹道:“最少一万两!”

堂内一片惊呼,虽然这边坐的站的都不是没钱人,但一万两银子,对众人来说,还是难以想象的巨款。

就以米价来说,太平盛世时,一万两银子相当后世的五百万身家,收买一个人,出手就是五百万,这数目真不算少了。

而且一万两数目还是最少。

扈兴业双目闪了闪,缓缓道:“杨大人值这个价。”

他看了一眼众人:“结交杨大人,这是大伙的事,就一齐凑吧,每家平分。”

赵高堂、萧兆盛、井克从、刘竹婆等人都没有异议,这个分法,对他们也有利。只有下面一些牙人脚行的人露出苦色,各家平分下来,摊到他们头上,这数目就算大了。

看他们样子,赵高堂说道:“诸位,未雨绸缪啊,该花的钱就不能吝惜。练总府风声传来,杨大人虽未明言,但对牙人颇为不喜,特别是私牙。若扈公所言,花钱消灾,该给的钱就给,免得介时杨大人发怒,砍到你们头上,那就悔之晚矣。”

杨洪安经纪一咬牙:“也罢,杨某就出这个钱。”

齐良筹齐经纪看看他,说道:“小的也出钱。”

对他们牙人来说,牙帖由州县颁给,但所获利润难以想象。比如在某集任某布行经纪、木行经纪、猪行经纪,一年就可获利白银几百两。但承办税银,每年只需一两,一两四钱,最多二两便罢。

杨洪安经纪在大河渡码头更是获利丰厚,一年可超过千两,每年仅需承办税银一两八钱。

他身旁私牙齐良筹控制城南一个集市,给身后的官牙份子钱,还有各打手青皮等花费,一年净得也有五百两。

几百倍上千倍的收入,在大明朝,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所以万万不可失去。

特别对私牙来说,甚至不交承办税银,全靠用白赖青皮作打手,倘若失去这坐地赚钱的好处,哭都没地方哭去。

想到这点,各官牙私牙们纷纷愿意掏钱,能与杨大人一团和气是最好。

至于各脚行们,掏钱便是,不必废话,有话也轮不到他们说。

……

这是赵高堂所言上策,砸银子,倘若不行呢?姓杨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是要砍呢?

这点赌场大老板萧兆盛是最担心的,大葬头井克从,媒头刘竹婆也是惴惴,这类事,姓杨的在睢宁城不是没干过。

“结交不成唯有闹了,甚至撕破脸皮。”赵高堂的语气很干脆。

扈兴业点头:“确实,结交不成唯有闹,让姓杨的看看我们真颜色。”

他眼中闪着冷酷与奸诈的光:“然这闹,也得有方略,有计划才是。”

各人商议,看形势分文闹、武闹二种,文闹就是让人上街鼓噪,扈兴业提议多派脚行妇女拼闹,丐头吕应聘也出一些乞丐,多老人妇女孩童,形成舆论的优势。

他们会有众衙役照看,无人妨碍,倘若姓杨的动手,就那更好,秀才就可以鼓噪了。

他也会联络州学那边,介时让众秀才到衙门去摆破鞋阵,定让州尊老父母头大如斗,考虑收回那姓杨的权力。

倘若还不行,就武闹,青皮上街,到处打砸抢,甚至纵火,烧关仓等。

扈兴业眼中闪着阴冷的光:“姓杨的若要毁了我们,我们就毁了邳州城!”

赵高堂默默点头,他心中还有计划,介时真到那一步,邳州各地土匪也会闹起来。到时血流如注,那杨河说要杀光土匪,安靖地方,看他怎么安靖。

当然,到这一步,他也会事先将自己拎清,毕竟明面上他还是邳州城的乡绅。

众人商议,作了各类计划,最好还是一团和气。

各人也愿意出银子,只是介时找谁游说是个问题。

按说与杨大人交情最深的是“升官发财”四兄弟,只是邓升在新安庄巡检司,近来一直在司内不动。

邓官也回到递运所去,最近还将他二兄弟,皂班的衙役邓财,壮班的衙役邓发带去递运所,说是所内事务繁忙,向州衙“支借”了几个人手。

近来吏目陈泰安也在回避众人,或许是听到什么风声,害怕牵扯,就与众人切割了,今日连个家人都不派来。

说到这事,众人心中更是不安。

最后扈兴业提议商请军器局的攒典王奉,此人与杨河多有交往,军器局大使南臣又与众人多有往来,让他压逼王奉,想必王奉会去。

当然还有第二波游说的人物,便是工部都水分司主事齐尚贤,此人虽是五品京官,但贪钱如命,又有利害牵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又加丰厚的好处费,想必会卖众人一个脸面。

倘若王奉不行,就试试让齐主事出马。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