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岠山

似乎钱三娘打扮了一番过来,虽然服饰简单,但自有飒爽的气质,一种与王琼娥不同的风采。

她眼神清冷,如冰似雪,高挑窈窕的身形过来,就带着压迫。

她与王琼娥相见,二女对视,神情都带着复杂,眼神莫名。

钱三娘施礼:“钱鼓瑟见过阎夫人,半年不见,夫人可好?”

王琼娥裣衽回礼,她笑了笑:“钱妹妹何必见外,你我姐妹相称便可。”

李如婉站在钱三娘身后,她仔细看了一阵王琼娥,特别在她胸前瞟了几眼,撇了撇嘴。又看那大胸脯身后有一个小丫鬟,此时瞪眼看着钱三娘,眼神也带着敌视。

很快华灯初上,宴会在东花厅举行,一个个灯笼挂着。

杨河、王琼娥、钱三娘等人安坐,又有杨大臣、韩官儿、罗显爵、张松涛、张出恭、陈仇敖、崔禄、常如松、曾有遇、盛三堂、李家乐、张出敬、李如婉、黄管事诸人列席,满满一大桌。

王琼娥已与他们见过了,这些人中,大部分还曾是官道旧识,那时他们跟杨相公一样,都非常的落魄,就是一群逃难的饥民。

但现在看这些人,个个身着军官服,青色折上巾,青色肩巾,红色罩甲衣,踏着军靴,意气飞扬,就有一种举重若轻的味道,已成了邳州城这一片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让她感慨人生际遇,如此的神奇不同。

宴会上的气氛很轻松,欢声笑语,王琼娥不得不承认,论轻松自在,似乎与杨相公坐在一起为第一,与他麾下坐一起为第二,在娘家第三,在婆家最压抑。

众人对她商号上的事情也很有兴趣,王琼娥天南地北谈了很多,众人也是啧啧称奇,真是长见识了。连李如婉都不得不承认,这大胸脯果然有独到之处,只有钱三娘一直默默吃菜。

最后王琼娥谈起她意图设立总号之事,杨河道:“总号?总号为首脑,只有首脑健全,才不会形制混乱,可以号令一统,如臂使指。选择总号之地必须慎重,依我看,这邳州就很好。”

钱三娘不由看了杨河一眼,又看看王琼娥。

王琼娥笑了笑,邳州虽然不错,漕运重地,人口也有十几万,但显然与淮安府城相比,还是差远了。

当然她虽有计划,却不会因此驳了杨相公的脸面,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她只是转移话题,谈起设立总号一些苦恼,便如建制机构,她还在深思熟虑。

杨河当然知道这波涛汹涌属外柔内刚型,心中很有主意的,他只是想在招商引资这方面争取下,不行就算了。

闻听王琼娥之言,他笑了笑:“建立总号,这事也容易,关键是号令一统,所以人事权,财务权,你要先抓在手上,归你直属领导。”

杨河用词很新颖,但王琼娥当然听得懂,同席的杨河各部下也露出注意倾听的神情,杨相公在教授驭人之术?

杨河道:“人事、财务抓到手了,为防弊病,自然需有所监督,监督权你也必须直属。”

王琼娥觉得说到自己心里了,又是点头。

杨河道:“有这三权在手,余下的便自在了,你可设立总号大掌柜,统管各商号事务,有什么事就找他,其实没必要你一个女儿家淮安、邳州跑来跑去。只要大掌柜找对人了,你可以很轻松自在的。”

王琼娥若有所思,杨河看了她一眼,说道:“当然,总号大掌柜若事务太繁重,你可以设立几个副总号,帮他分担一些事务。如商号采购、后勤、安保等等,也是要紧之事。若他们干得不好,不论总号副总号,你一言而决,都可以罢免他们。”

王琼娥心中条目越发清晰,不由自主又是点头,她说道:“其实妾身在细思一事,我意图地方粮米杂货分离,各设分片分号掌柜,管粮就管粮,管盐就管盐。但想想各地商货复杂,若出了事,就需一人居间指挥,似乎又冗了。”

杨河说道:“何必分那么细?各商号皆有掌柜,你再设一个地方掌柜便可。便如邳州,你商号众多,设一个邳州掌柜统管就是。海州那边商务繁多,也设一个海州掌柜管理,然后直属总号大掌柜。”

王琼娥道:“不怕地方坐大么?”

杨河笑道:“眼下这交通不便,动辄来去十天半个月,你不给地方权力,他们如何做事?”

他说道:“至于地方坐大……”

他笑了笑:“知道大唐节度使与大明总督区别在哪么?就是一条:人事任免大权!大唐节度使手握重兵不说,辖区各大小官员也是节度使一手任命。便如安禄山,他一口气撤换任免两千五百多个军官,放在大明试试?总督每任免一个官员,都必须上报朝廷。大唐节度使下属各官皆是家奴,大明总督与下属官员只是同僚。也因此总督虽尊,看起去与节度使没有差别,但其实天差地远!”

王琼娥道就明白了,也明白杨河为什么一开始就交代她,要将总号人事、财务、监督三权抓在手中。

她心中思绪纷纷,杨相公不但军略文治皆知,连商事也这么精通,自己苦心孤诣的事务,他一言就透,这才能岂是天授?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是砰砰跳,什么滋味都有。

杨河各部下倒没什么意外,杨相公种种神异,他们见识多了,就有了免疫力,只各人暗暗高兴,又学了一招。

黄管事看着杨河,佩服之余心下也是激动,杨相公提到总号大掌柜,不知自己有没有这个机会。

最后杨河道:“最后你直属权务中,我建议加上一条:投资与规划。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做什么事,事前都要有规划。你商事要壮大,又岂能没有投资?正好我这边有大买卖,每年至少几万两的大财水,要与你商议。”

他沉吟一会,看向钱三娘与王琼娥:“这样吧,明日我请你们游山玩水,三娘与王大掌柜都一起来。”

……

第二天,葛峄山。

此山在州城西北六里处,当地俗称距山,谓与沂水相距也。山之巅有葛洪井,山之阳有渊德公庙,又有元徐国公墓等。

一大早,薄雾朦胧,杨河一行车马就出了邳州城,他们从邳州西门“通沂门”出,过利陟桥,很便利就到了沂水的西岸,然后沿河边西北走几里,就到了距山的脚下。

一行二马一车,杨河骑了马,今日他戴了宝蓝色的软脚幞头,身着圆领窄袖紫衫,围了玉带,佩了斩马刀,又一袭红色的斗篷罩着,就风度翩翩,儒雅中透着英气。

钱三娘也骑马,仍骑她的雪蹄胭脂马,她今日又打扮一番,昨晚李如婉给她建议,各人气质问题,她再打扮,也没有那大胸脯有女儿家的风情,不如别出机杼。

她就紧身劲衫,踏着长靴,包着帕巾,披着斗篷,别着重剑,更显飒爽英姿,果然有奇效。一路上,杨相公多看了她好几眼,她虽不说,但心里甜滋滋的。

然后王琼娥坐了马车,又有陈仇敖领五十铁甲护卫后面跟着不表。

到了山脚下,杨河下马,过去搀扶王琼娥下车。此时代杨河不用说,后世杨河也没追过女的,因为都是女的追他,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扶女士下车,这也是基本。

王钿儿先下车,杨河让她一边去,接着王琼娥玉手掀开车帘,露出那张满是风情韵味的脸。

今日她也是精心打扮过,梳了个鹅胆心髻,披了霞帔,见杨河伸了手来,她脸儿一红,仍大方的伸出手去。

指尖轻触,她娇躯微颤,杨河握着她的手,只觉软若无骨,软绵绵握着非常舒服。下了车,王琼娥气息都有些急促,她定了定神,笑道:“多谢杨相公了。”

钱三娘眼巴巴看着,她本来要自己下马的,见状就坐在马上了。

杨河一样过去,看她幽黑的眸子紧盯着自己,就若小鹿似的,担忧被抛弃了。

他笑道:“来,三娘,我扶你下来。”

他握住钱三娘的手,在她嘴角荡开的笑意中,将她扶下了雪蹄胭脂马。

陈仇敖先派人前方搜索开路,再三人上山,王钿儿后面跟着,陈仇敖等人又跟着,再几人看守马匹车辆等。

距山不高,但远望山上云气蓬蓬,最高处为白云崖,常年云蒸霞蔚,又曰白云峰。

杨河与钱三娘爬山不用说,王琼娥也不是娇生惯养之人,三人在幽静的山道上进行,看两边树柳青翠,夹着清泉,都是兴致勃勃。

王琼娥笑道:“啊,常年忙于商务,妾身好久没这么轻闲自在了,想想上次的踏青闲游,都是两年前的事。”

杨河也是道:“是啊,我也好久没旅游了,美景在眼前,都无暇观看。”

钱三娘道:“我倒是爬山爬多了,什么山都觉得一样。这距山有个‘距’字,却是个小山包。”

距山海拔只二百多米,很快众人到了顶上白云崖,这边有葛仙洞、葛洪井等,相传是东晋大家葛洪修道炼丹的遗迹。

众人站在崖边眺望,晨羲载曜,景色壮美。看山东南有一小山子,州城所倚。北不远就有石埠山,当地俗称十步山,树木远望若张盖。然后东北有一山,当地人称大黄山。

杨河指点那山道:“那就是大黄山,传闻红袄军与金将纥石烈桓端数万人大战于此。”

众人再看去,大黄山北去不远是湖,内近些是曼湖,西北略远些为蛤湖,又东南处一连串的小湖,称连汪、周湖、柳湖等。河、武河、沂河皆从东北处流来,斜里注入上面各湖中。

论地点,邳州可称肥美之地。

王琼娥眼神迷离,叹道:“真美啊。”

看她捧着心口的样子,杨河不由看了又看,他定了定神,往西北极远处眺望,那边就是徐州铜山的地界,他指点那边道:“王大掌柜,我跟你说的大买卖就在那边。”

王琼娥本意乱神迷,一下清醒过来。

她在男女事情上一片空白,与杨河交情,也不知界限在哪里,但谈起商事,她就恢复了精明。

她顺杨河目光看去,看向徐州那一边,沉吟道:“大买卖?杨相公说的,是那方铁矿之事?记得利国驿曾矿冶大兴,宋时更有利国监。只是前元起,那边矿石越少,本朝万历年间,那边各矿井冶炉都关闭了。”

杨河笑道:“确实,利国驿曾矿井冶炉极多,现在都关了,是因为地表的矿石都被采完。但地表矿石采完,深一些的地面呢,煤铁应有尽有!各煤铁的储量,至少是地表储量的数万倍,只是投入稍稍大了一些!”

他说道:“本官有确切情报,那边的铁矿石冶炼后,出铁量至少达到七成,甚至更多!”

王琼娥动容,瞟了杨河一眼,就有风情:“杨大人不会诓骗小女子吧?”

杨河郑重道:“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所说之言,句句是真。”

王琼娥不由沉吟起来,倘若杨相公所说是真,这确实是大买卖了。

大明的铁矿石一向不佳,大多出铁只有三成,甚至二成,这样冶炼,每出生铁一千斤,至少要矿石三千斤,木炭七千斤,用煤需要更多,除非用很好的焦炭。

倘若出铁有七成,本地还有煤……

王琼娥摇了摇头,含净铁七成的矿石确实闻所未闻。

她本能是相信杨河的,虽然是否是真,还需要仔细勘查。

至于开采难度,只要有利可图,投入大点倒没什么。

此时也有深井开采的技术,便如采煤,《天工开物》就有种种挖掘深井的技术手法。

为了挖盐,四川很多盐井往往深达数百丈,便如卓筒井,深度超过百丈,海井深度更超过三百丈。

一切关键是否有利润,有利润,投入大就没什么。

看她样子,杨河趁热打铁:“倘若你在那边开采,订单方面,你不用担心。特别若有精铁,冶多少,我收多少。我向你保证,我每年采购的精铁数不会少于十五万斤,每斤我给你一钱五分的收购价,这就是白银二万二千两的大单子。加上大量的生铁熟铁采购等等,每年至少就是三万两的大订单。”

王琼娥更是心动,这更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

此时精铁,也就是多炼好铁每斤价一钱六分六厘,但要知道,那是千里迢迢从广东福建运来的广铁闽铁,一路损耗要多少,脚价银要多少?

就在本地收购,没有种种耗费,一斤一钱五分的收购价,算算她的获利可是非常丰厚。

只要有订单,她的冶炼出产就不是问题,此时有各种大炉,约高二丈左右,放开火力冶炼,一日夜可出铁十二版,每版出铁三百斤,一个月就是出产生铁十万斤。

按生铁锻打为精铁的五倍损耗,每月也有出产精铁二万斤的底子在。

杨相公一年的订单,她一个大炉就可以轻松解决。

便是有多余的铁,她相信在江北这一片也很容易销售出去。

别的不说,清江浦乃造船之地,每年需要的铁料都是海量。

不过想想,她却又笑:“好事都给了小女子,我可不相信,杨相公是散财童子。”

她这样说,杨河反而轻松,毕竟在商言商,不需云里雾里,一切敞开说。

而对商人来说,投资招人,有先天的优势,他新安庄四处招贤,到现在也没招几个工匠,什么技术人才都没有。

王琼娥就不同了,她到淮安府一说,大把的商人工匠跟着她来投资生产,便是本地商人都会心动。

所以对杨河来说,他先招商引资,把徐州铜山那一片搞起来再说,等那边开发起来,有大量的商人工匠在,他要办什么事也容易。

他就道:“我是官,也是商,当然不是散财童子,我招商人开发,自然也是要好处的。”

他说道:“那片土地我已经定下了,任何人要开矿,首先要向我的统计所申请许可,办理开采证,这边要交一些土地使用费用。然后向我的税务所办理执照,每月缴纳税金,这都是合理合法的。”

王琼娥瞟了杨河一眼,笑道:“妾身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杨河道:“这是当然,没有好处,我凭什么让别人发财?”

钱三娘一直在旁边听,这时她忍不住道:“就收一点点小钱,还不如出去抢一把,几万,十几万两的收获。”

王琼娥不由失笑,她妙目看着前方,沉吟道:“杨相公的信用妾身是相信的,只是那边是徐州地界,那方官府……还有冶炼铁矿,这似乎是布政司才有资格批审,介时……”

杨河道:“这些事我自然会处理,你们商人安心开发就是。”

他说道:“我还会在那边设立巡捕局,各种庄堡,弹压乱民匪贼,保证商贾们无后顾之忧。但有一点你等要知道了,我这边的商务矿产与寻常不同。非是炉首总甲制,乃自由雇工,工人们领工钱,来去自由。当然你等也可自由招募,决定是否开除他们。”

此时大明民营采矿业,特别铁矿煤矿,并不是后世那种自由的资本主义工场,而是带着浓厚的中世纪特性,地方官员主要也是以安稳无事为主。

比如此时矿山,不论商人定税执照,还是官府招商承办,首要一点,就是确认炉首总甲,然后每十人立小甲,递相钤束,填写姓呈县名,最后给帖执照。

采矿有规模限制,不许加增矿井冶炉。有时间限制,照票时间到了,就必须关闭。府县卫所常有巡司巡历各炉,发现违反,就会抓捕炉首总甲,从重治罪。

主要这时采矿业恶劣,矿山聚集的多是流民无籍之徒,青皮恶棍等,动不动就矿徒“倡乱”,各地官府深以为惧。

特别未经官府批准的私人矿业,更是“倡乱”源头,他们以豪民势家为炉首,应对矿工主要手段不是资本,而是权势暴力等等,动不动就长时期的矿乱,让官府头痛无比。

这样的矿业就谈不上发展,矿业们没有待遇,没有发展,事实上的奴隶黑工。

这是杨河不能许可的,他需要的是资本主义性质的自由雇佣劳动者,不是乱民黑工。

所以在制度上,杨河首先要隔绝这一点,然后对闹事者进行弹压,让商人们可以安心生产,介时这边自然商贾云集,成了邳州附近的繁华之地。

他也有了自己的原材料收集基地,特别是他不可缺乏的煤铁等物,使他的军队如虎添翼。

王琼娥沉吟起来,她知道史督臣对杨相公器重,开矿之事,或许真不是问题。

至于自由雇工,此时江淮等地也多了,来去自由,这也不是问题。

对她们商人来说,除少部分人,大部分还是希望轻静无事,只是矿业特殊,矿徒容易生事,非有力者不可为,最后都变成那种奴隶似的炉首总甲制。

对矿主来说,矿徒滋事,往往牵扯了他们大部分精力,现在杨相公这边愿意揽下这个大麻烦,何乐而不为?

而他的武力保障,特别三次大捷,斩首流寇六千级,也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证明。

倡乱矿徒,总没有流寇能打。

想到这里,王琼娥就下了决心,她说道:“待妾身回到淮安,就立刻去寻找矿人勘探。倘若利国驿一片真的有煤有铁,妾身自然会投下重金,在此开矿设炉。”

杨河道:“要快,发财的机会就不能错过。”

王琼娥娇笑道:“心急吃不成热豆腐,还请杨相公少安毋躁。”

她与杨河说笑,感觉全身的轻松,眼前这男子,丝毫没有寻常文人的迂腐。

都是读书人,秀才她也见多了,怎么他就这么的与众不同呢?

钱三娘在旁看着,看那阎夫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就一阵的烦躁。

看她与杨相公说说笑笑,似乎珠联璧合的样子,又是一阵黯然神伤。

不过看到杨相公佩带的斩马刀,她忽然又一阵明悟,心下就一阵轻松。

那阎夫人有财又如何,她有剑啊!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