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黄河就在那里

衙前街,郭文纪正慷慨激昂,他卓立队兵与众泼妇乞丐间,一手持扇,一手负后。

他昂然而立,众人瞩目中,他甚至有点飘飘然。

此情此景,不由让他想起六君子、苏州五义士等先贤义士。

他觉得自己应该再接再厉,微言大义,将这些乡勇喝退。

他就折扇一指,继续对杨天福等人喝斥:“尔等生于编伍之间,素不知诗书之训。然可知吾等激昂大义,蹈死不顾,亦曷故哉?嗟乎,你若有一丝一毫良知,当……当……”

他猛的转过头去,却是街口一阵骚乱,又有浩浩荡荡的乡勇队伍到了。

郭文纪气得全身发抖,好胆杨河,这是要光天化日,公然弹压士子妇孺?

但此时他热血上涌,却也不惧,他环顾钟良猷、刘希佐诸人,高声道:“诸君,我等慷慨大义,为民请命,岂有畏惧强权之理?杨河倘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弹压妇孺老少,就须从我等身上踏过去!”

众士子也不害怕,早前乡勇不敢对他们动手,让他们都有了信心,他们纷纷道:“不错,我等众志成城,虽蹈死而不顾!看杨河匹夫,敢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正激昂间,那些“乡勇”已是气势汹汹赶到,郭文纪等人一怔,此时近了,看得清楚,竟全部都是头戴毡帽,身穿青蓝下裙的妇人。

看她们一色壮妇,前方持盾牌,持藤棍,后方持长棍,浩浩荡荡。

特别这些壮妇膀大腰圆,个个还穿了灰色的纯棉短罩甲。

郭文纪鼻子都气歪了,杨河这什么意思,出动妇人,对抗他们这些秀才、那些脚行妇女乞丐?

他排众而出,厉声喝斥:“放肆,尔等妇人,不在家好好相夫教子,却持械上街,意欲何为?”

他一出来,就被孙招弟看到了,她骂道:“就是你这酸才挑事?老娘打死你!”

她抢上一步,手中藤棍高高举起,恶狠狠就抽在郭文纪的脸上。

“啪!”藤棍抽下,鲜血就被带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出现在郭文纪的脸颊额头。那道痕迹的周围,肉眼可见就青肿起来。

“啊!”郭文纪双目圆睁,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是秀才啊,有功名啊。喧哗之下,连州尊都对他们无可奈何,这些妇人说打就打?

他还感觉自己象被什么沉重的东西砸到似的,天旋地转脑袋嗡嗡叫,一时间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他踉跄后退,头昏眼花耳鸣下又见一道黑影闪来,孙招弟又是一棍狠狠抽下。

郭文纪被抽得一下都摔倒了,随着鲜血的飞溅,他的儒巾都不知飞到哪去。

这下郭文纪回醒过来,他被打了,他堂堂的生员被一个妇人打了,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容色非常的狰狞,他咆哮道:“啊,杨河,某郭文纪誓不与你两立!”

孙招弟大怒:“还敢不与杨相公两立?”

手中藤棍雨点般抽下,打得郭文纪杀猪一样惨叫。不单如此,还有几个壮妇上前围殴。她们盾牌藤棍,脚踹棍抽,郭文纪嚎叫着,只在地上打滚翻爬。

而在孙招弟开打的同时,余者壮妇也是冲上,只一瞬间,二十多个秀才就被打翻在地,藤棍长棍之下,就是一连片的惨叫声。

“我是生员,有功名,你们不能打我……”

钟良猷尖叫着,他披头散发,口鼻流血,他双手撑在地上,拼命的吼叫后退。

几个新安庄壮妇哪理会他有没有功名?追打着他,藤棍长棍如雨点般落下,打得钟良猷满地翻滚,惨叫连连。

“救命,救命,牛班头,赖班头救我……”刘希佐连滚带爬,他的儒巾也被打掉了,身上的青衫满是泥土鲜血。他满口的污血,尖叫着,就是冲向州衙大门,向班头牛学浚、赖先等人求助。

但兔起鹘落,突然新安庄的壮妇过来,更对秀才们大打出手,牛学浚、赖先等人都惊呆了。

更看这些妇女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嘴巴动动,却无人敢开口,甚至下意识的将身形缩紧,惟恐引起那些悍妇们的注意。

“救命……”刘希佐发出的声音似乎震动云宵,他连滚带爬冲入州衙内,想避难,想求救。但几个新安庄壮妇追打着他,就一直追进大门去,然后在大门内不远,又将他打翻在地。

随后几个妇女揪头的揪头,拉腿的拉腿,就将刘希佐强拉出来。刘希佐杀猪似的惨叫着,一直被拉扯到大门之外,然后几个妇壮持藤棍长棍,又是围着他狠打。

州衙广场上一片凄惨,惨叫声惊天动地,围观的百姓都看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

二十多个秀才被打翻同时,余下壮妇潮水似的涌向后方脚行妇女、大小乞丐们。她们藤棍长棍如雨,不客气的抽去。只在瞬间,这些泼妇乞丐也被打翻在地。

“啊!”赵蒜子惊叫,起初这些壮妇涌来,她所仰仗的秀才们被不客气的抽翻,她就知道事情不妙,还勉强挤出笑容,叫道:“各位娘子休得动手,俺赵蒜子可是好人。”

然三个戴毡帽,穿棉甲的壮妇冲来,不由分说,手中藤棍就落在赵蒜子身上。

那种痛入心肺的感觉让赵蒜子一下子跳了起来,她也是悍妇,岂能白白挨打?软的不成就来硬的!

她嚎叫,脸容狰狞,探出两个爪子,就要去抓扯一个壮妇的脸蛋,抢夺她的盾牌藤棍。

不料身后一藤棍重重抽来,抽在她的背上,立时让她眼冒金星,脚步踉跄。赵蒜子大怒,又要转过头去,身侧一盾牌重重击来,赵蒜子就摔了出去,接着几根藤棍劈头盖脸就是抽来。

新安庄壮妇也是接受军阵训练的,配合默契,这种单人泼妇,哪是她们对手?

她们藤棍如雨而下,打得赵蒜子抱头鼠窜,连连惨叫:“饶命啊,爷爷们饶命啊!”

放眼她身旁泼妇,皆是如此,个个被打得连滚带爬,屁滚尿流。还有乞丐们,也是被打得躺了满地,满街乱跳。各人不论撒泼或是哀嚎全都没用,雨点般的棍棒只是落在她们身上。

早前那哭嚎的老丐仗着年老,还颤巍巍站起来,伸出手指,想说什么,但两个壮妇上来,恶狠狠棍子就是敲来。

那老丐一下被打翻在地,口鼻冒血,他爬了几下,就窜了起来。似乎知道此时不是优待老年人与妇孺的时候,他就现出了平常没有的机敏,几下就窜入人群不见了。

他窜逃快速,甚至连孙子都不要了。

可能那小丐也不是他孙子,否则常理之下,再艰险的环境都会拉着孙子跑。

原本那哆哆嗦嗦的小丐也一样现出机灵的样子,他眼珠一转,就钻入人群跑了。

然后他掩入一条巷中,咬着手指好奇的看。

……

州衙广场上一片惨嚎,到处是头破血流的人群,触目惊心的滩滩鲜血,场中不论秀才、泼妇、乞丐,迅雷不及掩耳之下,皆被新安庄壮妇打翻了。

她们下手还狠辣之极,手中藤棍长棍专打她们痛点,打得众泼妇刁民秀才涕泪横流,满地求饶磕头。

一些逃跑的人群,她们还追上去打,各街头巷尾间,就是声嘶力竭的惨叫,泣不成声的哭嚎。

一些泼妇乞丐还被拖了回来,几个,十几个壮妇围着狠打,打得她们满鼻满脸的血与土,容色凄厉,哀声不止。

她们二百人,很轻松就打翻了倍数她们的对手,看着满地乱爬哭嚎的人群,围观众人,皆是心惊胆寒。

州衙内外的衙役们,个个也是呆若木鸡,瑟瑟发抖,不敢稍有动弹,惟恐引起那些悍妇们的注意。而且打人的还是妇女,若他们堂堂公人被妇人打翻在地,那活着不如死了。

除了那些惨叫声,衙前街围观众人鸦雀无声,这一刻,新安庄壮妇队威震邳州。

而且很多人心中还有怪异的感觉,没想到妇女也有这么威风的时候。看看很多跪在地上的秀才,他们被盾牌围着,被藤棍指着,屈辱求饶,泣不成声的样子,他们就感觉世间伦常颠倒了。

“唉,真是斯文尽丧!”

茶馆的二楼内,王台辅闭上了眼睛,发出沉重的叹息。

这一片的茶馆酒楼都是密密探出的观看人头,惊呼声此起彼伏。

在王台辅身旁,王养心也是惊叹:“杨大人这一招高啊,以壮妇对抗泼妇秀才,便是传出去,外人都不知该如何说好。被打的秀才,甚至会蒙上污名。依小弟看,这次乡试,郭文纪等人命运多舛了。”

王台辅道:“只是这样一来,杨大人更会得罪读书人。他这条路,太独了,什么时候死于非命都不知道。”

王养心赞同:“以妇人对战生员,骇人听闻,恐怕在大明还是第一次。”

对衙门外间的事,知州苏成性当然关注,特别对那些闹事的生员们。

很快,他就得到外间的消息,不由露出怪异的神情:“以妇人对战妇人?”

又听幕僚说秀才们被打得很惨,个个跪在地上,头破血流,他恼怒的哼了一声:“他们哪还有读书人的样子?真是辱没了斯文!”

然后不久,听说杨河也来了。

……

州衙大门前,密密麻麻跪满了泼妇乞丐秀才们,虽然跑了不少人,但抓到的人也多。

众人大多头破血流,容色凄惨。广场声声,就是各人的痛哼哀嚎,凄凉之极。

赵蒜子呜呜哭着,身旁一些同样痛哭的脚行妇女,还有郭文纪、钟良猷、刘希佐等人跪着,或咬牙切齿,或相互扶持,这个时候,也没什么秀才民妇区别了。

孙招弟等人持藤棍盾牌看守着,个个洋洋得意,意气风发,顾盼自雄。

今天打得痛快,特别从来没打过秀才,这次过瘾了。

巡捕局的队兵,联防队员们也帮维持着,队兵们还好,那些联防队员眼中就满是惊叹,甚至一些人有着崇拜的目光。

果然杨大人麾下尽是豪杰,便是女子也不一般,尽是奇女子。

而州衙这边出了这种事,周边已是人山人海的看,众多州民闻听消息后,还纷纷往衙前街赶来。

不久杨河也到了,他一百个铁甲护卫前呼后拥,铁甲锵锵,就让各人心头沉甸甸的。特别二熊怪护卫跟着,铁塔似,一人提关公刀,一人九股钢叉,街边的百姓看了,就集体的吸了口冷气。

众铁甲护卫伴着杨河过来,身边还伴着众军官们,杨天福、孙招弟等人过来施礼。

杨河满意的看了自己的壮妇队,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特别她们对战泼妇刁民,效果非常的好。经此一役,想必邳州的泼妇们不敢再闹,刁民们也要闻风而逃。毕竟被女人殴打,面子难看,名声更不好听。

他赞赏道:“好,不愧是我杨河麾下,便是妇人都有汉唐气魄!”

随后他脸一沉,看向前方跪满的泼妇乞丐秀才们,问道:“尔等为何要闹事?巡捕局成立,是好是坏你等不清楚?为何反对,背后是否有人煽动?”

郭文纪、钟良猷、刘希佐等人咬牙不语,特别郭文纪满脸是血,怨毒的看了杨河一眼。

他觉得自己完了,当街被女人打得鬼哭狼嚎,无数双眼睛看着,生员体面何在?

他以后在邳州还抬得起头吗?甚至会影响他的功名。郭文纪已经打定主意,跟这姓杨的不死不休了。

赵蒜子等人犹豫不决,她们已经被打破胆了,但是……

看她们样子,杨河就道:“你等不说也无妨,就巡捕局带走,以后苦役营砸石头吧。”

赵蒜子就大哭道:“大人饶命啊,是有人蛊惑,小妇人等原本都是厚道清白的正经人家,绝不会闹事的。”

她身旁的脚行妇女们也一样大哭,声声哀求。

杨河道:“也罢,看你们脚夫人家也是可怜,码头扛包,辛苦度日,不是坏人蛊惑,想必也不会违法乱纪。就等会去巡捕局走一趟,只要老实交待了,今日就可回家。”

他吩咐身边的医护队长李家乐:“李医官,这些妇人也是可怜,看有谁头破血流的,就整些医药,为她们汤药医治。免得她们回去后,这医治费也是笔大钱。”

李家乐恭敬领命,赵蒜子等人更放下心来,随后感激涕零,个个磕头如捣蒜:“多谢大人,杨大人包青天啊!”

解决了这些妇女,杨河目光看向郭文纪、钟良猷、刘希佐等人。

看他们一身是血,个个不成人形的样子,他不由怒哼一声,怒斥道:“看看你们,哪还有读书人的样子?当街与妇人斗殴,更可耻的是,还打不过。你们真是丢了我辈男儿的脸面!”

孙招弟等人一齐哄笑起来,引得围观的很多男女也是笑,心中对这些秀才的敬畏荡然无存。

儒学学正、训导等人已经来了,但此时都站在远处,眼前情景吓坏了他们,听到杨河的喝斥,他们也均觉无地自容。

不管怎么说,今日事传出去,因这些闹事被打生员的事,他们儒学的声誉也毁了。

钟良猷、刘希佐涨红了脸,旁边众秀才垂头丧气,郭文纪死死咬着牙,只是沉默不语。

看他们样子,杨河摇头:“汉唐时我读书人何等气魄,然看看现在你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怎么就成了废物?”

他正要吩咐将这些秀才也带到巡捕局去,就听郭文纪凄厉的咆哮:“杨大人!”

他回头看去,就见郭文纪满脸怨毒的看着他,身体颤抖,脸色青白得吓人。

他嘶声道:“杨大人是在羞辱我等么?”

杨河冷冷道:“羞辱?我不觉得你有羞耻之心!”

他手指一指南面,厉喝道:“如果你觉得羞辱,你可以自尽,黄河就在那里!”

他冷哼一声,一拂袖,带领众军官护卫,就进知州衙门去。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