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铡刀

七月一日时,匪首马嬷嬷与蔡春、章大个子、章二个子,张有情、张有义等众积匪骨干头目押送到邳州。

整个邳州城轰动,百姓人山人海,只是围观这些被押解来的恶贼剧盗们。

“李家庄惨案”消息早传得街知巷闻,多少年来,邳州城百姓也深受匪盗之苦,此时见众剧盗被擒,人人无不拍手称快。他们也强烈希望,将这些恶贼们全部千刀万剐。

对一干积匪头目,还有赵高堂父子处置等,杨河移交给了州衙方面处理。

这些人需明正典刑,公告天下,这就需要知州苏成性出面。巡捕局也不可能将所有司法权力都抓走,很多民事,经济方面的纠纷,还是必须移交给州衙。

知州苏成性也非常乐于接收处置这些恶贼剧盗头目。

“李家庄”一役,邳州积匪一扫而空,州境内外,前所未有的清明,这都是受上官与地方士绅肯定的事。加上之前一系列运筹帷幄,剿灭流贼的功劳,他致仕后获得四品的官位待遇已不是问题。

他雷厉风行审理,不论赵高堂等人以前在邳州多么的显赫,现在他们早成死老虎,苏知州痛打落水狗。他们罪行累累,铁证如山,也没有免罪的理由,生员的身份更不值一提。

大明又对叛逆匪盗素为严厉,匪盗处置非与普通民事同,很快苏知州审理出来:

积匪马妙仪、赵高堂、赵还禄、章其蕴、章其猷、蔡春、张有情、张有义、郭一跃、杨自劝、龚尚宾等十七名匪首剧盗,附逆有迹者被判“立决”之刑,拟合凌迟处死。

上报刑部后,核定下来,邳州地方证据充分,审理无误,维持原判,就在本年秋后,积匪马妙仪等十七人全部被剐于市。特别马嬷嬷祖孙父子三人同剐,这个罪恶滔天的积匪家族,终于得到应有的惩罚。

此战杨大人还捕获从匪甚多,但对他们的处置,苏知州上报得很含糊。此时大明现状,对首恶很严厉,对从犯又很宽容,还有一系列的舆论,安置等现实问题。

便如正月李青山被擒时,以太监刘元斌,总兵刘泽清的权威,都只敢上疏说“……不敢根株支蔓,惟条奏首恶……”事后崇祯皇帝也下旨,青山余部皆抚之,令各归本土,务农耕作,还发帑银二万以赈之。

这种情况下,难道苏知州上奏说:“我邳州有练总杨河,捕获的匪贼乱民皆杀之?”

这个舆论压力他就承受不了,因此含糊过去。

但苏知州归苏知州,对匪盗的处理,杨河自己进行。

他早就决定,要铲除邳州境内的匪徒土壤,那些捕获的匪徒,抓获的积匪眷属,抓获的土匪眷属都不能放过。

马嬷嬷等人明正典刑,凌迟处死,这些有罪的匪眷匪徒又岂能不死?

他们虽是从匪,又比那些积匪头目好到那去?

那些土匪们的家属,岂又不知自家男人在做什么?她们心安理得享受染血的好处,甚至自己就在助桀为虐。享受好处同时,就必须承受罪孽!

这些人,全部都要处决!

依杨河早前的决定,积匪家族,不论男女,十五岁到八十九岁全部处死,余者押到苦役营去。

普通的土匪家属,有罪者,不论男女,十五岁到八十九岁者全部处死,余者押到苦役营去。

以后仍保持高压态势,每村每户的扫,一直将邳州土匪全部杀光为止!

……

七月六日,羊山大堤附近。

万历中,总河潘季驯于羊山、龟山相接处筑数十里长堤,以防大河泛溢。此时这条数十里的横堤上面,早人山人海,特别靠近官道的位置两边,更黑压压挤满了人。

州城百姓,倾城出动,四郊居民,如潮云集,他们汇集了多少万人,只是观看练总杨大人处决铡杀那些灭绝人性的土匪们。

知州苏成性还在审理各积匪头目,但杨河对捕获匪贼的处决已经开始。

“杨庄寺”之战,杨大臣等人俘获土匪们约有三百多,他们有些人不算头目,够不上匪首的称呼,但同样恶贯满盈,罪恶滔天。

如这些人攻入李家庄,就使用极残酷的手段杀害村民,残害妇女婴儿等,种种罪行,罄竹难书。这些恶匪与众骨干一起,杨河全部判处他们腰斩之刑,使用铡刀铡下。

这些人约有二百多人,皆尽腰斩,余下一百多土匪,全部用铡刀铡头。

白幡如林,向阳的坡地上,密密的灵牌摆放,灵前有各香火供品等。

在这些李家庄村民的灵位前面,一块块桐油板摆着,此时各桐油板上方,正伏着一具具只有半截身体的土匪,个个痛不欲生的哀嚎厉叫,形状凄惨之极。

人的主要器官都在上半身,因此他们被腰斩后仍然神志清醒,要过很长时间才会断气。

因为杨河痛恨这些土匪,所以依他吩咐,每个刽子手腰斩土匪时,皆从他们下面一些的部位动刀。腰斩之后,这些土匪们还全部被移到桐油板之上,使血出不得,更延缓他们死去的时间。

一般来说,这样的措施,被腰斩之人可以多延续二三个时辰不死,这多出的时间,最是他们痛不欲生的时候。

一个个被腰斩的土匪嚎叫着,听着他们的哀嚎,旁边众百姓又是快意,又是个个面色苍白之极。

“下一批处决人犯,高浚、高彦、艾得之、于世金、米大福……提人!”

二十个新安军乡兵大步过来,高彦的身体如筛糠似的颤抖起来,看旁边的高浚大哥,一样目光发直,全身哆嗦个不停。还有余者八个恶匪,一样颤抖着,哆嗦着,个个脸色惨白若死人。

若放在最开始时,他们可能还会唱几句戏曲,高喊几句台词:“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一个个兄弟被腰斩,那痛不欲生的样子看着,他们唯一念头就是害怕,就是想哀求饶命。二十个新安军过来拉扯他们时候,他们皆有若杀猪似的惨叫,哭嚎道:“饶了我……不想死啊……”

他们被强拉而去,有若拖死狗似的拖扯到铡刀边。

高彦只感晕晕沉沉,一直被拖拉而去,几天前的大战中,他的右小腿被打断了,虽战后被医治了一下,却行动不便,而且是为了等待这个时刻。

他看前方,并列着十把狗头铡,长长榆木料子,中间空槽,一边带着柄的锋利铡刀。此时各铡床上满是血,已经流满地上了,血腥味扑鼻而来,在阳光的暴晒下中人欲吐。

而十把狗头铡前方,摆着一块块桐油板,众多被铡的兄弟伏在上面,个个身体只有半截,血却不能大出。他们对着李家庄死难者的灵位,哀嚎着,厉叫着,个个泣不成声,似乎这就是刀山地狱的报应。

高彦全身颤抖得厉害,由不得他多想,他就被按在一架铡床上。他的上衣早被脱光了,露出了光溜的腰部,此时伏在榆木铡床上,血渍渍的,让他想起砧板上的肉,便如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旁边高浚等人同样如此,高浚左手断了,更是丝毫挣扎不得。他们都被按在铡床上,身体对着李家庄死难者的灵位。每铡刀皆两个新安军,一个刽子手,州衙那边调来使用。

各土匪人犯被调整着位置,使铡刀更好的铡下,然后各两个新安军按好他们,行刑的队长看向杨相公那边,看他一个手势,他就喝道:“行刑!”

挣扎哀求声惊天响起,高彦一个激灵,这一刻,一幕幕往事闪过他的脑海。

从小流浪,为了活命,什么事都干过,做过乞丐,做过骗子,做过打郎,杀过人,打残过人。为了生存,什么黑心事都干,他也从来不觉有什么不对。

特别前些时间入伙,高彦更觉得这是他生平最快活的日子。肆无忌惮,绑架杀人,高彦非常享受这种生活,每当铁椎落下,人票血花脑浆高高冲起,他就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有若那掌控众生的老天爷。

攻入李家庄时,他更亲手用棒椎打断那联防队长的全身骨头,摔死他家的婴儿,看着众兄弟敬佩的样子,那一刻高彦才觉得自己活得象个人,而不是以前那个被人轻贱,被人鄙视的高哥儿。

高彦甚至有时在幻想,什么时候能若马嬷嬷那样,一呼百应,高高在上?那时自己才是真的有出息,他高家的祖坟冒青烟。

只是他所有的豪情,所有雄心,在几天前的大战后突然烟消云散了。

但他心中,为什么隐隐就是不甘?

他总觉得,他高彦的好日子还在后头,为什么就这样结束?

“我不服……”

高彦凄厉的嚎叫出来,也就在这一刻,带血的铡刀铡下,一刀两断!

高彦张开了嘴,声嘶力竭的哀嚎,他的嚎叫声凄楚难言,似乎整个灵魂都在尖叫。

腰斩的痛苦实在难以形容,那种难以忍受的痛楚无法用语言描绘,高彦除了叫,就是叫。

听旁边高浚大哥等人,一样除了叫,就是叫!

然后无意识中,高彦觉得自己上半身被抬起,放在了前方一块桐油板之上,他伏在那边,正对着的,就是前方一块写着什么的牌位。此时牌位前方摆着案桌,香火袅袅。

高彦识字不多,也不能说他就完全是个文盲,毕竟他虽然连名字都不会写,但至少会写一个字。

那个字,也是督促他拼命生存下去的动力。

极度的痛苦中,高彦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就手指熬了一些流出的血水,在地上,在桐油板上,拼命写了起来。

这天,杨河下令处决了三百多个匪贼,二百多人腰斩,一百多人斩头。

那些被腰斩之人,因为处斩位置靠下,又被放置桐油板之上,所以基本都延续二三个时辰不死。他们痛不欲生,潜意识手指活动,用血水在地上,在桐油板上,写满了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字。

大多是“惨惨惨……痛痛痛……悔悔悔”等字样。

但有一个叫高彦的恶匪与众不同,他生命力顽强,竟坚持了快四个时辰方死。

他留下来的血字也与别人不同,却是“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九个恨字。

……

老白牛:

最近总感觉右手很无力,睡觉也总是惊醒跳起,似乎喘不过气来,要窒息一样。这让我对寿命的预估降低到不到五十岁,希望死之前能将本书写完吧。昨晚去看了药神,很感慨,如果活成那样,我希望还是早点死,死得干脆利落些。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