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入寇

崇祯十五年十月,清兵第五次入寇。

十月初,黄台吉以贝勒阿巴泰为奉命大将军,图尔格为扬武大将军,率八旗满洲、蒙古、汉军之半,会合外藩蒙古喀喇沁等部,共八万余骑,又包衣杂役二万多人,计十万上下,第五次入关袭扰。

清兵分两翼入关,左翼破抚宁北面之界岭口,右翼破蓟州北面之黄崖口。十日,右翼兵偷袭黄崖口得手后,两翼合围蓟州,并击败明总兵白腾蛟、白广恩部。

此时首辅为周延儒,对初十日北兵进口之说,延儒初不信,曰旁塞将佐为粮储劫司农常套也。十一、十二两日,果寂然。十三日早,有蓟州难民踉跄而来,言小保定告陷,大队清兵南下矣。

果扬其刃者驰南,畿辅左右兽骇禽飞,上震怒,谓边将不足恃,旁抚无可依,更恨邮牒无闻,塘报不发,两抚一镇,悉逮而系之狱诛之。

清军大举入塞,连克蓟州、迁安、三河,分趋通州、津城等地。京师戒严,崇祯帝急召各地兵来援,又以勋臣分守九门,以太监王承恩提督城守。

十一月,清兵深入腹地,连克霸州、文安等处,直线往山东进发。

消息传开,人心震恐,军民百姓,无不东西逃窜。

十万清军再次入寇,勾起了许多百姓惨痛的回忆。

也就在几年前,十万清军浩浩荡荡入寇大明,屠杀之惨,三年之后,仍旧触目惊心。特别清军杀掳山东时,臭气道路,血积盈衢,号泣之声,令人潸然。

现在鞑子兵又来了,所过之处,只留下片片兵燹狼烟,哀鸿遍野。又是一场生灵涂炭,血海滔滔,虽清军未到山东,但邳州等地,已可见南下逃亡之难民。

且清军攻掠速度极快,日将二百里,身不解甲,鞍不离马,一日曾陷二十六名城,按这速度,恐怕十一月,闰十一月就能打到山东。

随着清兵越近,不说山东百姓已出现难民潮,便是远在南直,很多人亦是心下惴惴。

杨河密切关注清兵入寇的消息,为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很久。

十月时候,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告一段落,此时武器生产,二式新安铳也打制了一千八百杆,杨河就将新兵补充入各总之内,并将二式新安铳装备。

十月十日,十二个总,甲乙二等军,又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剿匪练兵实战。他们轮训轮休,足迹遍布邳州、海州、徐州,甚至山东一些地方,打得土匪们苦不堪言。

杨河计划中,这是让麾下新兵进行一些低烈度的实战锻炼,让他们见见血,并习惯后膛燧发枪的使用。剿匪实战,清除匪患的同时,也可以掠获一些财帛补充军用。

除了新兵实战锻炼,杨河还对自己关心的军寨进行巡视,最大程度的保障未来对清战事的进行。

十一月初五日,宿迁境内。

正是风雪交加的时候,一队骑兵乘漕船从骆马湖过来,又从堰头这边进入墨河,航行一段距离后,在一处码头弃船上岸,沿小路急往钟吾寨而去。

这行人约有五六十骑,个个披着厚厚的斗篷,内中穿了铁甲,甲片臂手皆涂红漆,显得非常的精神。

他们还戴八瓣帽儿铁尖盔,盔有顿项,内为厚绒,外为精铁碎甲,保暖又防护。每人抓着缰绳的手还有手套,端口处为厚厚羊毛。脸上又戴着口罩,有若大暖耳罩在脸上,真是独特又精悍,与此时人别有不同。

一行人在旷野上旋风似的奔驰着,为首者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他一样的盔甲装备,但外间罩的斗篷为貂裘黑色,口罩外透露的眼神深沉,显示了他与众不同的身份,正是前往钟吾寨巡视的杨河。

廉方正报,他负责的几个军寨,如钟吾寨、禹王山寨、马陵山天月寨等基本完工,杨河就领了自己护卫,还有总队一些轮休军官前往巡视。

他们从邳州西门乘船出发,顺沂河往北,到了运河镇,又顺运河转南,一路南下到骆马湖,再转向东北到墨河。

此时“新戴运河”未开挖,原来的墨河未被截断,仍从堰头这边汇入骆马湖。此河水算深算大,可以乘船从河口到后世被截断的地方,这里建了个码头,有小路到新建的钟吾寨,走十几里就到。或者在骆马湖边嶂山码头下船,顺官道北上,也可以到达钟吾寨。

然乘船到达只是这段时间,眼下河水与湖水已有冰凌,再过一段时间,或月底,或闰月初,河水与湖水就会彻底封冻,就不能乘船了。

众人沿着满是冰雪的小道奔驰,寒风呼啸,凌冽的西北风夹着鹅毛雪花席卷,各人满身满盔的雪,就是抓着缰绳的手套都落了厚厚一层白。快腊月了,这天气越发的冷。四野寂静无人,大寒的天气,几乎没人外出,天地间白茫茫,远处的村寨身影也观之不到。

又往东奔了一会,就见前面是官道,那条从淮安、宿迁往京师的通京大道,哗哗大雪下,官道上已经积了厚厚的雪,宛如蜿蜒的白色长龙。官道东侧不远,也就是一百多步外,就见一个似山包,又似寨子的军寨笼罩风雪中,猛一眼看上去,非常的不起眼,正是杨河设立的军寨之一,就在沭河边上的钟吾寨。

众人策马上了官道,虽然哗哗雪花不断落在他们身上,斗篷上,但却个个神情沉稳,精悍沉着,显示出了强大的纪律性。

杨河望去,当初他吩咐廉方正勘测地点,廉方正勘测周边后选择此地,再依二人设计稿图修筑。

此时钟吾寨就修建在河岸边一处土台山包上,那土台高只有二三丈,坡略缓,顶部平坦广袤,正好合适。整个军寨呈长方形,南北长约一百步,东西宽约六十步,也就是南北长一百五十米,东西宽九十米,面积约有二十亩。军寨设二门,西门与东门,西门离官道不远,东门就在沭河边,整个军寨离刘家庄巡检司约有三里左右。

杨河仔细看,他这个角度主要看西门这边,南北这端的西墙,就见这方较为独特,两边寨墙却是往内斜,外表看去,就象一个“八”字形。然后中间一个口子道路,宽有二十步左右,到了这个口子处,两边寨墙就往内探,道路随寨墙形状弯曲,一直进去约十五步,最里面才是寨子西门。就若“凹”样形,寨门在凹内。

同时这边寨墙分两道,坡上一道,不远后的顶上一道,寨墙不高,只是胸墙,似乎就在坡上顶上挖掘堆垒而成。

看坡上寨墙,连斜坡带胸墙只高一丈多,顶上寨墙,约高两丈多。顺着两道寨墙顶上,都堆了两层的麻袋,有点后世工事的味道。但此时坡上顶上,两道墙白皑皑满是积雪,却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除此,斜坡下还挖有壕沟,似乎是几道,从沭河内引水,环绕寨子几道,只在西门这边留了二十步宽的道路,需要走近些才能看清。

各部下策马杨河身旁,也是不断看,此次随杨河前来,除了一队护卫与队长陈仇敖,还有中军官张出恭,甲等军把总杨大臣、罗显爵、张松涛等人。各总队轮流训练作战,这几天却轮到他们值守歇息,杨河就带来一起巡视。

这时一人掀开口罩,若医护口罩似的挂在脖子前,却是杨大臣,他兴致勃勃道:“看这寨墙,似乎有点类似当初在荆山伏击战的壕沟,也是上下两道……这边更多了胸墙,若布置两层铳兵,以我新安军火铳的犀利……嘿嘿,若贼人来攻,就有好戏看了。”

他旁边是罗显爵,他仍戴着口罩,凝望寨子,瓮声瓮气道:“不单如此,这边坡下还有壕沟,除了门前,别处都不能走,若有贼人来攻,只能走这个口子道路……看这口只有二十步,并排通行只能十几人,真是挤得一团。他们进了口子,还得弯弯曲曲进去,寨墙两边都可以打他们!某想起闯贼部下攻打睢宁时,相公在城门内设伏墙,流贼进去后,上面扔灰瓶,扔万人敌,打火铳,贼子光挨打不能还手,惨啊,真若瓮中捉鳖一般!”

二人讨论着,他们加入新安军一年多,也锻炼出来了,一眼就看出这钟吾寨的利处。

身旁张出恭与张松涛也是窃窃私语,他们看眼前寨子似乎不起眼,但总觉这种外形弯曲,上下两道寨墙的寨体,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似乎集结了“荆山伏击战”、“睢宁内伏墙”的优点。而且不单如此,有什么玄机,还需细细看过。

张松涛更想:“两边墙为内斜八字形,上下两层铳兵可以侧射,让敌防不胜防,两个夹角处还可以布置火炮。”

陈仇敖吩咐一个护卫先去通知,众人下了官道往寨子去,离了约五十步左右,果然看这边布置有壕沟,很深很宽,约深一丈,宽一丈,上宽下窄,呈“v”形。壕沟连接了河水,从东西两端绕来,内中颇有尖利木刺,前端皆用火烤过,非常坚硬,让人望之生畏。

看这类壕沟有五道,差不多每隔十步就有一道,每道皆连通河水,从东西两边绕来西门这边,只留下中间二十步宽的道路。每道壕沟之间的空地还堆着土,高低不平,行走非常不便。特别现在下了雪,若浇上水结成冰,更是滑溜无比,不能行动。否则摔入壕沟内,被木刺串在上面,那真是痛不欲生,渗人之极。

最后看里面为大壕沟,宽一丈多,深一丈多,不单沟内,坡下壕沟边皆放置了层层拒马鹿砦,沿着弯曲寨墙一直通往寨门处,拒马鹿砦尖利,仿佛要择人而噬。

众人看着,不由自主都想:“听说这寨子是杨相公设计?果然阴……不,险恶!”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