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同往

十一月初六日,杨河又巡视马陵山天月寨,这近半年间,他一共建立四寨二码头。

禹王山寨、运河镇、钟吾寨、马岭山天月寨、墨河码头、嶂山码头。待下月各河流彻底封冻后,还要修一条从运河镇到钟吾寨的小道,可谓时间紧任务重,钱粮的耗费更是不计其数。

不过别寨好说,运河镇乃是他欲建立的新城,以后邳州的势力中心,除了部分建筑外,暂时还在规划。

而与钟吾寨一样,天月寨基本完工,一样建在山上,北东南上下两道寨墙蜿蜒,一个半圆形,将整座天月山都包进去,一直蜿蜒到黄巢湖的两端。冈陵间,湖水边,密密麻麻都是营房仓库,足以驻扎三四千人在里面。

这也是杨河深思熟虑作出的决定,若有清军从官道南下,就以钟吾寨为前锋,挫其锐气,伺机断其后路。自己则率大军驻守天月寨,在此与敌大战,至少侵犯沭阳那股敌人,自己要狠狠给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新安军的威名。

至于犯赣榆、海州的清军,杨河不明白他们是否与犯沭阳敌人同一股,或不同一股,而且从别的道路走,毕竟走赣榆、海州,郯城那边也有小道可走。

介时见机行事好了,好在有心算无心,自己又设据点在此,各方面都从容多了。

他给自己的目标,十二月起的战事中,沭阳、赣榆、海州三城不能失陷。

……

十一月底,杨河麾下的剿匪练兵告一段落,各新兵见了血,都显出了锐气。

剿匪练兵结束后,杨河也放了士兵们十天假,让他们见见家人,与亲人父老团聚。他心中知道,不久后与清兵的战事,这些人中,恐怕有一些再也见不到了。

杨河紧锣密鼓准备中,那方清兵继续南下,其势汹汹,攻城略地,所向披靡。

闰十一月初,又有消息传来,清兵围攻河间府,八镇兵皆拥兵壁旁县,慑不敢近。阿巴泰遣将袭总兵薛敌忠营,诸援师悉溃。阿巴泰攻河间越急,破其城,参议赵珽、知府颜胤等死之。

清兵所向无敌,明军闻风溃逃,力莫能支。

内忧外患中,大明内部形势也不乐观,十月二十四日,孙传庭兵败郏县。十一月初一日,援汴总兵刘超据永城反。闰十一月十四日,李自成陷汝宁,总兵虎大威、前总督侍郎杨文岳等死。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官员百姓相对哀叹无奈,杨河除了叹息,也只能加紧布防,继续运送粮草器械往钟吾寨等。

闰十一月中,又有惊人消息传来,清兵攻入山东,并攻占漕运重镇临清!

……

闰十一月初,因河水封冻,军需所的水力锤打制停止,好在杨河要求的目标基本达到,六月起到闰十一月初,军需所共打制后膛新安铳三千杆,连上原有火铳,计有四千杆。

因现在新安庄出产坩埚钢,优质的弹簧钢得到满足,所有这些的后膛新安铳,都配成了燧发的样式,也就是暂不带铳剑的二式新安铳,至少满足现有铳兵那是绰绰有余。

这些暂不带铳剑的二式新安铳都配独头弹,新子药,使铳兵们的战力如虎添翼。

除此,军需所还打制士卒铁甲等二千副,连上原有铁甲,总督府拨下盔甲,他麾下重甲达到二千五百副之多,重甲普及率超过一半。

军需所还制作纯棉甲,长身罩甲型,厚三层,重二十多斤,钉嵌铜钉,五十步外可防抛射,五十步内直射不会大伤,一套成本仅二两多银子。军需所制作了五千副,除装备没有铁甲的士兵,还可以装备庄丁巡捕。

也因此放假结束后,杨河给麾下全面换装。

闰十一月十五日,新安庄训练基地,北山脚下。

一个个军阵排列,按总队列成方阵,在风雪中植立不动。

他们全部着甲,肃杀、飞扬,如火如血,铁面罩下露的眼神只透着坚毅!

杨河已给他们全部换装,甲等军皆配铁甲,内队长级军官配将校甲,普通士兵配士卒甲。

那将校甲全重四十斤,前后有护心镜,有护喉顿项,护裆甲,胫甲等,与杨河原来穿着的盔甲差不多。

士卒甲则重三十多斤,甲片集中在上半身,前后有护心镜,以方盾兵、火铳兵、长矛兵等区别略有不同,但皆铁甲厚实,特别都有保护咽喉的护喉甲,保护面部的铁面罩。

他们全部有斗篷,颜色深红,粗毡面料,羊毛围领。内军官斗篷长度到小腿,士兵斗篷长度到膝盖。此时寒风猎猎,他们的红缨与斗篷,只在风雪中飞舞。

甲等军旁边是乙等军六个方阵,军官老兵配铁盔铁甲,新兵配纯棉甲,又有冬毡。不论新兵老兵,他们也皆有深红斗篷,显示出精悍、肃杀。

与甲等军略有不同,乙等军的盾牌手仍使用高过人头的大盾牌,也使用原来的战阵。

又旁边是中军部的队总,炮队、掷弹队、骑兵队、哨探队、锐兵队、辎重队、医护队,也皆甲胄鲜明,酷寒的天气中一动不动。

旌旗猎猎,斗篷飞扬,长矛火铳,尽显雄壮力量。

杨河有遗憾,士兵们不能百分百披挂铁甲,唯有铁甲在身,方最显强军风姿!

他又满意,眼前耀眼红光,铁甲连绵,片片盔甲与兵器的寒光,这是自己的力量,铿锵向前的力量!

他站在军阵前,喝问自己的战士:“诸君,倘若我带你们击杀鞑虏,可愿随我杀敌?”

下方的齐喝声:“愿随相公同往杀奴!”

积雪嗍嗍,声震四野。

杨河心中涌出豪情,这就是自己的军队,乱世中的依靠!

……

杨河关注清兵南下的消息,其实与他同关注的,还有州城的官员百姓们。

闰月初时,杨河议请设立收容所,设在州北,收容那些南逃来的山东难民们,知州苏成性顺理成章的将此事交由杨河办理。

杨河也不推辞,此事他轻车熟路了,交由议事堂民政所办理便可。本年七月时,他设立四乡,招募难民流民充实人口,到目前为止,还差一些户口,正好充实。

难民南逃,还带来许多传言与流言,如清兵攻占临清后,就传言纷纷,言鞑子兵在临清屠城。

那临清原系漕运咽喉,临城周匝逾三十里,绅士商民近百万口,全部被鞑子杀掳几尽,尸骸如山,官衙民舍尽皆焚毁,形状之惨,难以形容。

又说鞑子兵攻占临清后,又兵分五路,四处攻掠各城池。

更有难民言有鞑子南下兖州,看他们兵锋,甚至可能会一直攻到南直隶来。

种种消息传闻让邳州城的百姓一日三惊,知州苏成性坐立不安,连日召州城的官将议事,特别练总杨河。

对苏成性等人来说,什么民壮卫所兵不可依仗,邳州能依靠的也只有杨河这只乡兵了。这只强军曾几次大败流寇,斩首几千级,若鞑虏来临,希望这只大军也能靠得住。

杨河提议,邳州城的防守不能只靠乡兵,城内军民也要组织起来,如当时流寇攻打睢宁,睢宁曾建社兵,希望在邳州城也能实行。

他言,城内与四面关厢居民数十社,每社皆可建社兵五十名,以联防队为骨干、巡捕局为首领,整个城池内外可得社兵三千员。

这是只强大的力量,他们的钱缗米饼供给则由士绅商贾负担,有事登陴守御,无事团练习艺,三千员不饷之兵定可护卫城池周全。

同时他建议,即日起,在邳州城开始戒严,闭门清道,严查奸细,任何擅自通行者、动摇军心者、散布谣言者,杀!

又令富户不能出城逃亡,否则抄没其家产财帛,供应社兵。

苏成性许可,其实建社兵,何尝不是每个知县、知州的渴望,只是一般境内乡绅商贾势力大,阳奉阴违,没有非凡威望者难以实施。

但天杀星杨河就不同了,此人好杀,不分青红皂白,寻常士绅商贾见他,如老鼠见了猫,有他出面,再好不过。

果然杨大人出面组建社兵的消息传出,士绅商贾一片赞扬景从之声,他们踊跃出钱,百姓踊跃出力,再有联防巡捕为骨干,邳州城建立社兵之事极为顺利。

杨河也未放过邳州卫的漕运旗军,他们虽战斗力不行,但也有近千人数,也将他们编入城守的力量中。

对此,邳州卫指挥使孔传游向杨河亲切表示,誓与社兵兄弟一起,与邳州城共存亡。

他的小女儿孔德仪与杨大人视若亲弟的书童杨大臣定了亲,二者隐隐有亲家之意,这几个月来,孔传游一直在着力亲近杨河。

如此,邳州城的守卫兵力就多了四千人,加上戒严令颁布,不再流言纷纷,人心更定。

当然,对邳州可能的战事防守,杨河大人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

闰十一月二十七日,州衙二堂,会文馆内。

“下官以为,不能干守城池,当御敌于国门之外!”

会文馆内,杨河与知州苏成性、同知张奎祥、判官宋治圆、吏目陈泰安等人相坐。

屛风上挂着地图,杨河指着地图道:“年中时,下官建禹王山诸寨,扼守匪贼南下之路。倘若鞑虏真的南下,便可与当时断贼寇南下之路一样,在此将鞑子挡住,免得进入州境,生灵涂炭!”

众人沉默,知州苏成性道:“杨大人认为,丑虏真的会南下?”

杨河道:“很难说,有难民言,鞑虏占临清后,兵分五路,一路更南下兖州。倘若如此,他们顺着官道,可能还会攻占邹县,滕县,峄县等地。邳州就在峄县边上,很难说鞑虏占峄县后,会顺势进入邳州地界!”

众人神情凝重,杨河继续道:“所以下官认为,在禹王山寨与运河寨设防,挡住鞑虏兵锋,免得地方遭受荼毒。邳州乃漕运之地,河网密布,往昔通行都是行船,现在虽是封冻结冰,然水流不一,冰层有厚有薄,扼守要道后,鞑虏还能一路踏冰过来不成?”

苏成性等人仍是沉默,杨河说的道理他们也明白,邳州虽是漕运重地,但不是交通要地,通京大道走的是宿迁、郯城线,往日驿站也是坐船,现在河水结冰了,更无路可走。

鞑子可能南下,唯一道路就是走河堤,还走得艰难,杨河扼守禹王山寨与运河寨,确实可将鞑子挡在城池之外,只是……

同知张奎祥与吏目陈泰安都呆坐着,他们对军事了解不多,没什么发言权,判官宋治圆犹豫半响,则是道:“兵凶战危,下官认为,还是依城墙而守吧?”

“那城外的百姓怎么办?”杨河看了他一眼,“倘若只守邳州城池,不说各村各寨生灵涂炭,便是鞑虏长驱直入,进到城下,城外关厢都要毁于一旦!就算守住城池,四郊一片废墟,州衙有这个财力安置百姓么?”

宋治圆不语,苏成性皱着眉头,杨河瞟了他们一眼,他明白他们的心思,只要邳州城守住,他们管城外的百姓去死,只是这话不好说出口罢了。

而杨河也有自己的打算,依历史,清兵攻打邳州城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有小股的清兵哨骑,禹王山寨也足以挡住。特别这边到处河网湖泊,没有南北交通陆路官道,冬天各河还结了冰。

这冰层与水的盐度及凝结核含量有关,各地冰层厚薄不一,说清兵在某地渡过冰河可以,一直踏冰南下,那是在找死。所以对邳州城的安全,杨河是很放心的。

就算有个万一,他在禹王山寨与运河寨布置兵力,介时阻挡救援也容易。他要的是一个借口,一个野外乱跑的借口,此次作战他有自己的打算,他的大部分兵力不可能放在邳州城。

会文馆内一片难堪的沉默,良久苏成性道:“杨大人有把握在野外挡住鞑虏吗?”

他揉着自己额头,只觉头痛欲裂,清军可能南下邳州的阴影笼罩心头,让他内心沉甸甸的。

这不比流寇,这是凶名赫赫的鞑子,从边镇破口后,一直南下攻掠数千里,再一次打到山东,多少雄伟巨城,精兵强将不可挡。还不是第一次了,崇祯十二年时,清军就入济南,一省之城都被攻破,德王朱由枢、奉国将军朱恩赏等被俘。

所以杨河说要在野外阻挡清兵,年轻人勇气可嘉,但苏知州这心中,七上八下,丝毫把握也没有。

杨河道:“下官只能说,尽力而为!”

他看众人神情,安慰道:“其实老父母大可不必忧心,我邳州城有四千社兵旗军,防守力量充足,下官亦有数千兵马!反观鞑子,听说只一路南下兖州,又要分兵劫掠,就算他们入邳州,至多千余人,我众敌寡。就算丑虏凶悍,见势不妙,下官跑回城还是可以的。但能否在野外拒敌,为了邳州城的百姓,下官总要试试。”

苏成性叹息一声,杨河说的都是大义,他也不好阻挡,而且他说的有道理,清兵就算南下邳州,人数也不会多,不试试,怎么知挡得住挡不住?特别在杨河几次大败流寇,年轻气盛的情况下。

苏知州心中也有侥幸,希望杨河能在野外挡住,否则清兵打到城下,就算守住城池,关厢四郊一片废土,他苏成性事后也要焦头烂额。

他叹息说道:“就依杨大人方略,倘若事不可为,应及早回师,以州城百姓安危为上!”

杨河郑重应了,张奎祥、陈泰安仍不语,唯有宋治圆道:“下官还是那句话,兵凶战危,特别野外凶险,杨大人最好依城墙而守。”

杨河长笑起身:“生死有命,怕有什么用?兵凶战危、野外凶险,若怕,引颈受戮好了。”

他对苏成性作了一个揖:“下官这就去布置了。”

他扬长而去,望着杨河背影,众人都有些出神。

看杨河洒脱的样子,一时间知州苏成性竟有些羡慕,或许,自己真的老了。

……

说服了苏成性,杨河知道自己离出发的时间不远了。

此时他早准备完毕,特别进入闰月后,他趁各地结冰,让辎重队勘修了从运河镇到钟吾寨的小道,在可以走人的冰河上铺设茅草与木板,几个军寨还运送了充足的粮草器械,最后余下的,只是将领人员的安排。

除此倒还有一事,历史上一笔带过,但其实也很重要的史事。

那就是历史上的崇祯十五年十二月,小袁营的袁时中扬言相救鲁王,率兵东进凤皖至睢宁的事。

这当然是借口,小袁营活跃于豫东南、皖北一带,他们要去山东救鲁王,直接渡黄河就是,甚至从徐州走都非常近,绕个大圈子跑睢宁、宿迁作甚?所以打清兵救鲁王是假,率兵东进抢掠是真。

也因此到睢宁时,驻守宿迁县城的护漕防河参将古道行、总兵戴国柱战死凌城庙。

杨河很关注此事,他就要迎战清兵了,当然不希望后院着火。

好在哨探得知,凤阳府一带没有动静,未见袁时中兵马有东来迹象。

或许是睢宁几场大战,李过,张献忠等人大败消息传到袁时中耳中,东进有拦路虎,他就取消了绕个大圈子,跑到睢宁、宿迁一片“相救鲁王”的动作。

这让杨河放心不小,当然他不会掉以轻心,除了睢宁有社兵,他在新安庄会留有兵马,此时黄河封冻,过河支援也容易。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