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风血山神庙1

   仿佛无边的黑暗,最深沉,最浓重的漆黑,冯遇圣挣扎着,扑腾着,就象溺水的人想要抓住些什么。

    但他的身体一直在坠落、坠落,冯遇圣拼命挣扎着,猛然他“啊”的一声,就是从地上坐起,大口大口的喘气。

    “小兄弟醒了?”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带着一点徐州的口音。

    冯遇圣一惊,下意识的摸索,还好,他的斧头与砍来的鞑子人头还在,紧紧的抓在左右手中。

    就听旁边一阵轰笑,有人说道:“日嫩管管,这小子挺机灵。”

    听到家乡的口音,冯遇圣安心些,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在一座破庙内,看样子是山神庙,大殿上堆了几个火塘,里面炭火熊熊,火塘上架了几个铁锅铁壶。此时锅内“咕噜噜”的汤汁翻滚,熬着肉汤与飧饭,又铁壶内烫着酒,温暖与浓香飘摇。

    冯遇圣肚中不由一阵叫唤,看火塘旁围了一些汉子,个个顶盔披甲,罩着斗篷,坐在马扎上颇显精锐。身旁不远一个中年汉子,头盔放在边上,裹着黑色的头巾,他从锅里舀了一碗肉汤飧饭递给冯遇圣,笑道:“这是给你的,小心烫。”

    冯遇圣连忙接过,顾不得疑惑与肉汤飧饭的滚烫,就大口喝下去,就觉胃中暖暖的,全身都暖和有力气起来。

    周边汉子看着他笑,那中年汉子对一人道:“谭哥儿,救来的小兄弟醒了,你去告知夫人。”

    一年轻些的汉子应了一声,起了马扎,脚步沉重,往庙门外而去。

    冯遇圣喝着肉汤,暗暗打量,听口音看样子,庙内这些人是哪个地方的哨探官兵,但他们天南地北口音都有,也不好说哪个地方。而且看他们样子,冯遇圣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除了彪悍精神外,最大区别就是装备了,太精悍,太周到了。

    比如说这些人头盔都是铁笠盔,精铁打制,周边有着保护脖颈的顿项,外镶的甲片非常厚实。他们还有全身甲,甲片皆是大块精良,札甲形制,一直叠压延伸到大腿中间,也不知怎么打制出来的。

    他们还有护喉甲,一种有弧度的,硬质的大块甲片,严密的保护了咽喉。他们还有前后护心镜,精铁臂手,护裆甲,胫甲等,甚至膝与肘上,都有专门的护甲。

    他们的军靴也不一般,鞋底很厚很硬,似还有齿,可以在冰面雪地上很好的行走。

    整体盔甲显得精悍,又干脆利落,这类强悍装备冯遇圣从未过见。而且这种打扮不是一人两人,而是他们全部。冯遇圣想不明白,哪个地方的主将舍得下这个本钱?似乎在营兵中,也没有这样盔甲装备的。

    吸引他注意的,还有他们的兵器,除了弓箭,每人腰间皆有手铳皮袋,上面插着一杆手铳,似乎是自生手铳。然后各人还背了一杆铳,三个管的,冯遇圣感觉象翼虎铳。

    与手铳一样,这些翼虎铳皆用火石,他们就不怕打不着火?

    他们使用火器,却不见装子药铅弹的瓶瓶罐罐,只各人身侧背了一个牛皮的子药包,真是奇怪。看各人鞓带两侧还各有袋,皆装两个黑沉沉的东西,那是万人敌?样式似乎比寻常见过的小一些。

    他们旁牌还不一样,盾牌中间有个颇大的半球形铁盖,显然是为了防止利箭穿透伤到手,真是周到细致啊,这是大爷还是兵丁?

    冯遇圣甚至注意到各人身旁还放了一种手套,脖间挂了一种口罩,似乎是护脸护手之用。太豪华了,换成他们,最多脸上蒙块布,手上裹几块布了事。

    他忽然还想起一事,那中年汉子说告知夫人,这伍中竟有女子出哨?

    冯遇圣诧异着,思索着,他喝着肉汤,庆幸自己逃出生天的同时,还暗暗担忧一事,自己砍来的鞑子人头怕是不保。虽然救命之恩,自己献上军功也正常,但是……

    正在天人交战,一群人带着寒风进入殿内,皆是相同甲胄打扮,个个戴着手套,蒙着口罩,披着灰黑色的斗篷。他们从外间进来,眉眼口罩旁布满白花花的霜雪,灰黑色的斗篷也被积雪染成白色。

    进入殿中后,他们纷纷摘下口罩,挂在脖前,就见为首的是个高挑冷艳的小娘子,矫健如雌豹,一身盔甲皆用精钢打制,合身利落,着胫甲的翻羊毛军靴踏在地上,非常有力气。

    她佩着重剑,腰间还别了两杆手铳,身后背着一杆翼虎铳,身体两侧同样挂了四个万人敌,英姿飒爽,目似寒星。

    这小娘子身后一个粗壮的女子,右脸有伤疤,除了火铳万人敌,腰间还别着两把斧头,大摇大摆,神情嚣张。

    余者众人也是彪悍,看他们进来,殿中人纷纷起身,向那为首女子行礼,口称夫人。

    这女子点头,眼眸往冯遇圣这边瞟了一眼,从中年汉子手中接过一木牌,正是冯遇圣的腰牌,看了看道:“冯遇圣,沂州的家丁夜不收,这鞑子的人头是你砍下的?”

    冯遇圣听她声音若冷泉,悦耳却好似让人掉入冰窖,身材很高,比他还高。他不敢怠慢,挣扎爬起,大礼道:“小人冯遇圣,多谢夫人救命之恩,敢问夫人高姓大名?”

    那女子道:“我乃邳州练总杨河大人正室妻子,麾下骑兵队队副,钱鼓瑟,你不必多礼。”

    ……

    一行人正是出哨的钱三娘、李如婉、万叔、谭哥儿、八哥、茅哥儿等人,又有原李如婉霍家寨一些人,都是原来追随钱三娘久了,用顺手的存在,相互间配合默契。

    又有原刘七郎麾下天雄军一员,精通蒙语满语,作为通事翻译存在。

    一行二十人,于初三日出发哨探,进入峄县地界,但未遇到鞑子哨骑。正商议是否深入西北,往滕县方向去,昨日下午,在潜伏的山神庙忽听到东北方向传来的铳声,万人敌爆炸声。

    这铳声爆炸声可传个一二十里,听声音似从十几里外的布袋山传来,钱三娘就让李如婉、万叔带几个人过去看看,他们走到一半,在一个山洞旁发现不醒人事的冯遇圣。

    看他腰牌,左手紧抓的鞑子人头,万叔认为这是个明军的夜不收,就将他救了回来。

    回到藏身的山神庙,天已黑暗,冯遇圣也昏迷不醒了一夜,今早才醒过来。

    众人对这获救的明军哨探都很重视,对他经历也很好奇,当下询问。

    冯遇圣详细说了,说了自己等人的哨探经历,说了中伏搏战情况,鞑子甲厚,弓箭犀利,丘呜泰、史舜胤等兄弟全部阵亡,自己也是跳崖搏命,幸好命大福大,也有那个鞑子马甲作为肉垫缓冲的缘故。

    众人都是叹息,皆道:“丘爷史爷等人好汉子,你也是好汉。”

    钱三娘默默听着,听万叔等人反复询问,她说道:“那个鞑子人头,你给我看看。”

    看冯遇圣下意识抓住人头辫子,非常着紧的样子,她说道:“你放心,这是你的军功,我们不会贪没你的。”

    冯遇圣一个激灵,周边大汉几十个,往常官兵中相互抢夺首级的情况也不少,他强笑道:“夫人说笑了,夫人对小人有救命之恩,这首级献给夫人也寻常。”

    钱三娘接过人头,上下左右的看了看,又递给旁边的哨骑,这首级血迹早干枯,干巴了不少,众人传看着,皆是啧啧称奇,均道:“原来鞑子长这样。”

    清兵的样貌战法,九爷等人讲得多了,亲眼目睹却是第一次,李如婉更是提着金钱鼠尾,摇晃人头,啧啧说道:“看看这根猪尾巴,有趣。”

    那原天雄军的哨探对众人道:“鞑子种类与我汉人不同,眼较小较长,眼尾下斜,上下唇很厚。他们习惯剃辫,发孔粗细、头皮之色均有区分。他们吃的也与汉人有别,牙齿磨损颇有不同。”

    他说道:“以后斩获首级,上官除了辨别真假鞑子,还会扔进水中辩认。脸容朝上才是男子,这是为了防止杀良冒功,有人用女头冒充男人。”

    众人均觉开了眼,杀个鞑子,斩个首级也有这么多学问。

    钱三娘将人头还给冯遇圣,让他松了口气,又觉意外,李如婉道:“小子,爷救了你的命,你怎么报答?”

    一汉子道:“李爷,大恩无以回报,就让这小子以身相许好了。”

    李如婉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骂道:“我日嫩管管,无耻登徒子,轻浮,怪不得你快二十五了,仍然娶不到媳妇。”

    众人大笑,冯遇圣被他们情绪感染,也放松下来,感觉这伙明军哨探确实不一样。

    随后众人神情凝重下来,万叔道:“听冯哥儿说的,鞑子在他手上吃了大亏,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那原天雄军的哨探问冯遇圣,他逃下山后,鞑子有没有追过来,冯遇圣言:他满山林乱钻,似乎有听到马蹄声,但没见到鞑子身影,也不知他们会不会追到这里。

    原天雄军的哨探点头:“鞑子的鼻子比狗还灵,他们中很多打了十几年仗的老兵猎人,就算有大雪掩盖痕迹,恐怕最后也会追踪过来。”

    殿内众人有些紧张,除了少数人,他们大多数没有与鞑子交过手,听多了鞑子的凶名,眼前还有冯遇圣的例子,十八个人,最后只剩他一个逃出生天。倘若追来,怕是一场恶战。

    钱三娘哼了一声,猛的站起:“他们追来最好,那是自投罗网,就在这里伏击他们!”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