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剑与棒

    猛然二女一侧头,就听箭矢的呼啸声音,一大片利箭从客栈的东面飞掠过来,它们在空中飞速升高,到达顶端后又弧形落下,发出“咻咻”的破空声响。

    箭矢落在围墙内,一根就插在二女身旁不远的雪地处,箭羽轻轻颤动。

    钱三娘拔起来看了看:“是鞑子的刺箭,他们开始攻打了。”刘七郎曾与众人说过鞑子的兵器种类,相比近战用的披箭,鞑子刺箭箭身细长,箭镞细窄,多用于远射与抛射,此时射进来就是刺箭。

    外间传来狼嚎嘶吼的声音,同时一大把飞斧铁骨朵投进来,确实鞑子进攻了。

    二女急往客栈东面过去,空中又传来呼啸,大片的刺箭从高空落下,几根还落在钱三娘与李如婉的头盔上,发出“叮当”的声响。

    外面又投来飞斧与铁骨朵,还伴着尖厉的啸鸣,有长长的黑影掠过,却是鞑子投来了标枪。

    他们标枪与明军类似,都是铁锋重大,前粗后细,重心在前,可以投得很远,一般都是三十步为基本。

    二女闪过这些致命的武器,来到夯土墙后,此处已经铳声大作,夹着万人敌的爆炸声,硝烟滚滚。

    她们看去,就见矮墙外一大群鞑子正嚎叫冲锋,他们从东南处潜藏的芦苇丛中窜出,有镶红旗的马甲鞑子,也有着蓝色棉甲的鞑子。

    他们从三十步外窜来,身着重甲却奔跑如飞,恐怕不消多久就可以冲入矮墙之内。

    外间还马蹄轰隆,大群的鞑子策马奔驰,不时弯弓搭箭,抛射进来刺箭。甚至有人奔得更近,借马力投射来飞斧、铁骨朵等兵器,甚至更大威力的标枪。

    钱三娘神情凝重,策马的鞑子中,她看到几个全身铁甲,背后有如火小旗的彪悍鞑子。他们人马披挂,精悍凶残,恐怕就是早前打死的鞑子白甲兵。此次中伏,怕是一场恶战了。

    她喝道:“看准了打。”

    樊叔等人开铳,不时有鞑子惨叫倒地,但冲锋的鞑子同时投来飞斧、铁骨朵、标枪等兵器。策马的鞑子同样射来箭矢,投射来众多武器,后面还有掩护的鞑子呼啸射来重箭。他们开铳的同时,不得不分神闪避,让那些冲锋的鞑子越冲越近。

    猛然一声惨叫,一个哨骑被一把沉重的铁骨朵砸在头上,砸得头盔都有些凹陷了,他口喷鲜血,向后摔倒出去。

    钱三娘冲一个鞑子开了铳,十毫米口径的手铳威力不小,又用新火药,使用长形独头弹,十几步可以打破二重甲。这鞑子都冲到十步了,持着一把沉重的铁鞭,凶神恶煞,猛然中了一弹,就不可思议的向后摔倒出去,

    钱三娘又冲一个着蓝色棉甲的鞑子开了一铳,那鞑子持着铁锤,正张着嘴厉叫,猛然胸口处中了一弹,鲜红的血液喷洒出来,他的厉叫声戛然而止。

    钱三娘再次扳下击锤,忽然几把飞斧铁骨朵朝她飞来,她急忙一蹲,几把致命的投掷兵器就从她头上飞闪而过。

    她从矮墙后站起来,刚一探头,烟雾中一根重矢已到眼前,她旁牌一挡,掏档子箭射在半球形的铁盖上,“当”的大响,擦着火花的滑走。

    越多的鞑子冲近,战事变得危急起来,李如婉墙边走,到处支援战事,忽然她听到凌厉的呼啸,不远处黑影闪来,却是一杆沉重的标枪投到了。

    就听“啊”的一声惨叫,八哥踉跄后退,标枪透甲而入,从他斗篷后面透出,大蓬的血雨随着矛头带出来。他轰然倒地,雪地上触目惊心的淋漓鲜血。

    却是他扔了万人敌,刚炸倒一个鞑子,一把飞斧投来,他连忙闪避,刚一正身,一杆标枪紧随而来,八哥躲闪不及,就被刺透了。

    李如婉等人惊叫,八哥因在家内排行第八得名,很小就在九爷的镖局做事,最近说了媒,准备定在明年成亲,李如婉等人早跟他混熟了,没想到说没就没了。

    猛然脚步轰隆,一个彪悍凶蛮的身影从矮墙上弹跳下来,身影一身重甲,背后如火的斜尖火炎旗,他顶盾而下,脚步狠狠踩踏在夯土墙顶端上,就连人带盾撞击在下方的谭哥儿身上。

    “嘭!”谭哥儿口中喷血,整个人被撞击得倒飞出去,他后背沉重砸在地面上,又是一大口鲜血重重喷出。

    却是一个鞑子巴牙喇,他连人带盾砸下来,砸得谭哥儿吐血摔飞后,盾牌一甩,一杆寒光闪闪的挑刀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面前一哨骑翼虎铳刚打完,来不及抽刀、抽手铳,就大吼一声,手中翼虎铳重重砸来。

    那鞑子巴牙喇挑刀挡住,双臂狠狠一振,哨骑踉跄后退,随后寒光一闪,渗人的铁甲血肉被刺透的声音,巴牙喇手中的挑刀刺透了哨骑的身体,让他痛不欲生的穿在刀上。

    猛然巴牙喇手一抽,顺势一个斜劈,森寒的刀光伴随着凄厉的惨叫,还有鲜血若喷泉一样喷洒,却是樊叔,刚举起手铳要对他开铳,右手臂就被劈断了。

    李如婉对他开了一铳,打在他侧面的铁甲上,这巴牙喇一颤,仍吼叫着要将樊叔劈死。

    李如婉手铳已打完三铳,再次装填来不及,她手铳一扔,抽出一把斧头狠狠扔去,就切在这鞑子脸上,连一部分头盔都切开了。

    这鞑子凄厉惨叫,李如婉抽出另一把斧头扑出,劈头盖脸往他身上狠劈,厉叫道:“死鞑子,爷要劈死你。”

    她狠狠劈着,伴随着惨叫,甲胄血肉被切开的声音,大蓬的鲜血洒出来,不断溅到李如婉身上、脸上、盔甲上。

    ……

    搏战越发激烈,不时有鞑子马甲跳入,钱三娘两杆手铳都打完了,就抽出自己的重剑。

    她来到客栈的北面,外面的鞑子骑兵也越冲越近了,弥漫的硝烟中,忽然一身影连人带马跃入,熠熠生辉的重甲,身后斜尖的火炎旗,又是一个精悍的巴牙喇战士。

    这巴牙喇持着虎枪,连人带马撞飞一个墙边射击的哨骑,在他翻滚刚刚挣扎爬起关头,手中虎枪就刺入他的胸口,尽刃而没,一直深入到枪套鹿角处为止。

    这哨骑睁大眼睛,口中涌出大量鲜血,就被带在虎枪上一直后退,双脚在雪地上摩擦出了深深的痕迹。

    巴牙喇甩开哨探的尸体,勒转马匹,“唏律律——”他的战马前蹄高高扬起,“踏踏”声中,挺着他的虎枪,又朝另一个哨骑冲去。有若圭形,深红颜色的枪刃就直直指着他。

    猛然旁边一个身影高高跃起,持着精钢利剑,就从这巴牙喇的身后侧刺入,锋利的剑尖刺穿了巴牙喇的镔铁顿项,从他肩胛处刺入,一直深入心肺,然后身影顺势落地,带出弧形的大蓬鲜血,飞洒在她那飞扬的斗篷上。

    巴牙喇轰然落地,沉重的身躯砸在雪地上,表情痛苦而惊愕。

    正是钱三娘,杀死这鞑子白甲后,听附近惨叫连连,却是一哨骑与一正蓝旗鞑子扭打在一起。此时那鞑子正骑在他身上,斧头不断往他身上劈砍,那哨骑惨叫着,拼命挣扎。

    钱三娘利剑投射过去,刺透了那鞑子的脖颈,血花喷溅,他无力的扑倒在哨骑身上。

    钱三娘正要过去,忽然“轰”的一声,院门碎裂,又一巴牙喇破门而入,一哨骑翼虎铳刚举起,就被他撞翻在地,马蹄不客气的踏在他身上,骨裂声声,这哨骑凄厉的嚎叫。

    这巴牙喇进来,看到钱三娘,眼前一亮,手中的八旗长枪就是举起。

    钱三娘看了看,自己的狼牙棒正靠在堂门那边,她过去一把抄起,那巴牙喇一催战马,同时开始冲锋。

    他盔甲沉重,人马披挂,手中长枪提到腰间,人马合一,铁蹄就践踏着雪花过来。

    钱三娘举起狼牙棒,也喊叫着冲锋,她整个身子跳跃起来,闪掠到白甲鞑子的左身侧。那巴牙喇的长枪转过来,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钱三娘狼牙棒先期一步砸在这鞑子的头颅上。

    他髹漆铁盔瞬间就凹陷下去,头骨碎裂、挤压,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拼命喷溅,最后他的头颅如同破碎的烂西瓜,脖子扭曲骨折,他长枪紧挨着钱三娘的顿项刺过,就轰然从马上摔下。

    ……

    客栈不远马头铺的荒凉山包上,那正蓝旗的巴牙喇壮达务珠克图、噶布什贤营的科尔昆、镶红旗的分得拨什库屯岱策马观看,这边离客栈仅几十步,他们又居高临下,彼此双方的形势看得一清二楚。

    看那边战场形势,务珠克图的喉结急速的上下滚动,他喃喃道:“这些明军是什么人,如此骁勇……他们用什么火器?”

    他越看越心惊,待最后又冲进去的巴牙喇阵亡后,他更是冷汗涔涔而下,这些巴牙喇可都是旗中的宝贝,此次哨探,他也只带四个巴牙喇出哨,全部折在这了,他回去后如何交待?

    旁边屯岱也是咬牙切齿,看身旁那飞虎狐尾旗的健壮身影,他心中暗恨,都是这奴才跋扈主张,力主要与那伙明军交手,追踪后还设下到前方埋伏攻击的策略。

    但屯岱与这伙人交过手,知道这伙古怪的明军哪有那么好吃?果然,三十多个攻打的两旗马甲勇士,恐怕已经伤亡过半了。特别阵亡的四个巴牙喇兵,不说务珠克图,便是他想起来都心如刀割。

    他心中发狠:“若主子问起,我屯岱定会如实禀报!”

    务珠克图猛的发狠:“不能再打了!”

    他也不征求旁边科尔昆的意见,取出一根哨箭,就是凌厉射向空中。

    科尔昆不以为意,脸上仍然玩味的神情,见攻打客栈的两旗勇士在哨箭的传令下退回,他深深的看了那边一眼,吐出四个字:“确实有趣。”

    他一拨战马,马匹“唏律律”的叫,就旋风似的冲下山包,往马头镇那边去。

    ……

    终于攻打客栈的清军退走,他们拼命奔到潜伏的河岸处,骑上马匹往北面奔走,众邳州哨骑也无力追击,他们到底线了,鞑子若是继续强攻,他们也不知能否支持住。

    众人劫后余生,均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顾积雪冰寒。他们满脸的硝烟痕迹,很多人身上处处伤痕,身旁又有敌我尸体,伤者的痛叫,地上血腥遍地,血与雪混合一起,凝成奇怪的东西。

    略一喘息,他们在钱三娘安排下打扫战场,救护伤员。

    战后收拾,又砍了十八颗鞑子的脑袋,众人却均无欢愉。

    此战太惨烈了,鞑子拼命近战,造成他们五人阵亡,四人重伤的结果,余者身上也大部有伤。算上早前伤亡的霍哥儿等人,出哨二十人,已经伤亡过半。哨探夜不收,风险太大了。

    钱三娘默默看着战场,夯土墙前后到处是血与雪混成的红褐东西,屋内还传着一些伤者的凄厉哭叫。她默默装填好子药,走进客堂内,李如婉等人无声的跟随在她后面。

    那田姐儿抱着孩子,缩在大堂一角拼命的发抖,见钱三娘进来,脸色如死灰。

    她卟嗵一声跪下,对钱三娘用力磕头,哭求道:“都是鞑子逼的,他们抓走俺男人,还说要杀死俺孩子,只得从了……俺不是有意的。”

    钱三娘看着她,缓缓抽出手铳:“世事论迹不论心,你在汤中下砒霜,我们吃了,不就死了?”

    田姐儿膝行过来,大哭流泪:“求夫人饶命,这孩子的爹肯定死了,她不能再没有娘啊。”

    万叔等人叹息,田姐儿看着确实可怜,但这不是饶恕她的理由。

    钱三娘看着她一字一顿道:“你的孩子,会好好长大的。”

    扳下击锤,对田姐儿就是一铳,硝烟弥漫,田姐儿脑后一个洞口,一大股血液就混着脑浆喷溅出来,轰然倒地。

    那女婴在旁大哭起来,钱三娘抱起她,哄她道:“囡囡不哭。”

    她找了块毯褥,将婴孩包起来,绑在自己的胸前,用斗篷将她掩好。未受伤的哨骑已收拾好马匹鞍具,又从客栈找到几辆大车,用来载运伤者与尸体。众人决定尽快出发,路途凶险,还是尽快回到天月寨吧。

    钱三娘踩着镫上了马背,看怀中的女婴,黑黑的眼珠看着她,她回头看向客栈,说道:“将这黑店烧了。”

    她一夹马背,说道:“小点儿,走。”

    她的雪蹄胭脂马一声长嘶,蹄声杂沓,就奔出了客栈大门。

    众骑陆续跟出,一行往东而去,消失在白雪皑皑的官道中。

    ……

    老白牛:其实前两天就有可更新的字数,但我觉得,一段情节写完了再发比较好。还有,又有人在传谣我死了,记得小兵起,这种传谣就有了,到现在有五六次了吧。这类传谣不是大人物才有的待遇吗,难道我是什么大人物?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