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索浑

    铁蹄滚滚,那些正蓝旗鞑子终于奔到钟吾寨前,他们绕着军寨奔跑,甚至有人转到东门那边去。

    很快他们发现冰面上的问题,又转回西门这边,在军寨北西南三面盘旋,不断的窥探寨内与周边的情况。

    他们怪啸连连,似狼,又似野猪的嚎叫。

    而这个距离,寨内的张松涛等人也看清了他们的样貌装备,皆是钉着密实铜钉的蓝色镶铁棉甲,大大的护心镜,髹漆铁盔连着护喉顿项,盔枪红缨高高,护肩披膊巨大,拉着缰绳的手掩盖在马蹄袖之下。

    他们身上棉甲沉重厚实,一部分人甲胄更加鼓囊结实,显然是那种内着双甲的马甲精骑,看他们个个骑术皆是精湛,策马奔跃如飞,身上充满了嗜血杀伐的气息。

    寨内大部分人是第一次看到战场上活的鞑子,看他们杀气腾腾、野蛮凶暴的样子,个个都是心惊。

    张松涛也心头暗凛,他看寨外的正蓝旗鞑子,约有数十骑之多,马甲步甲不等。但远眺官道,又有黑点隐现,显然九爷说的正蓝旗有一个牛录南下,这消息是真的。

    他不敢怠慢,传令寨内上下严加戒备。

    寨外的正蓝旗鞑子仍在咆哮,甚至有数骑大摇大摆跃过官道,奔到壕沟前不远观看。

    还有数骑呼啸回去,显然是去官道那边禀报消息情报。

    而此时通京大道上,众多马蹄正踏得积雪乱溅,一行人马顺着这靠近沭河的,南下往宿迁、淮安的官道上行进,他们步骑交加,人数约有三百多人。

    两杆官纛高高飘扬,队伍一色的蓝色衣甲旗号,他们大部骑马,当中约有数十人的披甲战兵,个个身着沉重的镶铁棉甲,甚至部分人盔甲更加沉重,显然是这牛录的马甲精骑。

    其实他们才算得上是骑兵,个个骑术精湛,会马上劈砍,甚至会骑射,马上马下皆是犀利。

    他们待遇也不一般,老奴时就有规定:“一牛录甲士百人,每一牛录各养马四十匹,四十匹马四十名马甲乘之。”不论盔甲马匹都要优先供给他们。

    余者步甲虽然很多人骑术精妙,但严格来说他们只是骑马步兵,称呼也只是马兵步甲,不能算精骑。

    但满洲崛起多年,这些披甲兵皆是精悍,与马甲之间差距已经不大,人人有战马更只是等闲。

    他们皆佩带巨大的双插,或弓壶箭囊佩在身体的左右侧,或箭囊捆背在身后,弓壶佩在身体的左侧,或干脆弓壶就悬挂在马鞍上。

    除了强弓利箭,很多披甲兵身后还捆背着囊袋或是标枪袋,内装飞斧、铁骨朵、标枪等投掷利器。

    他们杀气腾腾,神情间充满百战沙场的自信。

    除了披甲兵,队伍中还有百人左右的未披甲旗丁。八旗制度三丁披一甲,一丁旗中分发盔甲,剩下两丁需要自备。虽然八旗一次次胜利,缴获了明军大量的盔甲器械等,但仍然做不到每个人披甲。

    没有拨下盔甲者就各显神通,自身装备各种各样的甲胄,有棉甲、有皮甲、有铁甲等等。甚至很多人不着甲,只穿有马蹄袖的箭袖袍褂,不影响射箭同时又可保暖。

    他们多戴暖帽,因形状如碗,又称碗帽,有连着到咽喉处的保暖顿项。

    未披甲旗丁也属战兵,甚至是各牛录弓箭手的主力,他们所用皆大梢弓,弓胎大,弓梢宽,普遍为十力弓,近战使用又长又重的掏挡子箭或月牙披箭。

    次者也用八力弓,按后世的弓力计算,已经属于百磅强弓。

    他们佩刀多使用雁翅刀,个个脸上也是自信昂扬,充满戾气。

    队伍中还有百余人的余丁与包衣,这些余丁,或年纪不大,不够年岁成为旗丁。或家中丁口太多,轮不到他们成为旗丁。但出战抢掠,这是厚油水的事,都想方设法出战。

    他们随军为甲兵做辅兵,战后胜利,就可以劫掠不少的战利品,清兵几次入关,每次都抢掠丰厚,让各旗的余丁们趋之若鹭。

    他们一样颇有战力,八旗训练严格,十三岁就进入预备役,登记为兵员余丁,可以买马、买弓箭、佩刀进城,然后每三年参加一次考试。达标便为守兵,接着是步甲,再后为马甲。

    他们也普遍戴暖帽,有人有甲,有人无甲,部分人有马匹,个个意气飞扬,佩着雁翅刀或雁翎刀,使用弓力不等的大梢弓。

    他们押送包衣苦役走在后面,推行挑担各样的辎重,小车,盾车等。

    这些包衣多是上次从山东掳获的丁口,挑选一些有家口的存在,他们在辽东待了几年,心理也发生了转变,已无所谓家国,只求获得主子的欢心。更希望主子们抢多了,也给他们一些微薄的赏赐什么。

    甚至随着满清一次次胜利,很多人觉得大清更有前途,为虎作伥,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如后世满清入关,京师的水井就被当年从山东掳获去的包衣控制,依井卖钱,一担水要八十文钱,甚至干旱时要一百六十文钱。而明朝时京师水井多属公井,居民们汲取自由。

    作为奴隶苦力的存在,他们服色也发生了改变,个个留着金钱鼠尾,穿着满洲袍褂。他们没有暖帽马蹄袖,只用布条包裹头脸双手,拼命推着沉重的盾车等物。

    除此牛录中还有铁匠、鞍匠十数人,也是掳获去的大明工匠,他们待遇又比包衣好一些。

    三百多人一直顺官道南下,他们杀气腾腾,如入无人之境。

    八旗发展到现在,正是最嚣张、自信心最高的时候,大摇大摆,视明朝无人。

    离钟吾寨不远,忽然前方马蹄滚滚,有数骑奔腾而来,正是早前追赶九爷等人的马甲精骑。他们奔到官纛下,一骑大声道:“禀报牛录章京,那十几骑南蛮,就是逃到那寨堡内。”

    他手指着前方的钟吾寨,官纛下的人随之望去,目光皆如鸷鹰般锐利。

    其中一人,明盔明甲,甲胄森森,盔管上有雕翎獭尾,背后有飞虎狐尾旗,身材健壮,双目残忍锐利,竟是与钱三娘等人交过手的噶布什贤战士科尔昆。

    他身旁一牛录章京,年岁约在三十多岁,留着短髭,身上鼓鼓曩曩,甲胄极沉极重,竟是穿了三重甲。最里面锁子甲,外层铁质短罩甲,最外面镶铁棉甲,总重六十多斤。

    他与科尔昆并辔而立,眼神一样残忍锐利,又带着谨慎,却是正蓝旗牛录章京索浑。

    他与科尔昆老相识了,多次一起冲锋陷阵,甚至科尔昆还救过他的性命。

    而他也是勇将,多次为八旗出生入死,历史上入关后,他曾败李自成,又攻姜瓖,以功累积为巴牙喇纛章京,兼吏部侍郎,授本旗固山额真。后在福建,因不习水战为郑成功所败,罢免。

    听到马甲的回复,索浑不喜不怒,只看向身旁的科尔昆:“科尔昆兄弟,你说的那伙明军哨探,也是逃入这寨堡中?”

    科尔昆凝望钟吾寨,似乎忆起当日客栈一战,他森冷说道:“那伙明军哨探确实逃入这寨堡中,不久又继续南下,似乎往南有他们的巢穴。今日这伙南蛮骁骑一样逃入这寨中。他们甲精铳利,搏战彪悍,我敢肯定,他们都是来自同一伙人的南蛮勇士。”

    马头铺一战后,正蓝旗巴牙喇壮达务珠克图、镶红旗分得拨什库屯岱等人回转兖州方向,科尔昆却留了下来。

    他偷偷跟踪钱三娘等人,看他们逃入钟吾寨才回转,然后在郯城附近遇到南行的索浑等人,就随这牛录兵马一同南下。

    听到科尔昆的回复,索浑来了兴趣:“去看看。”

    ……

    索浑的兵马汇聚到钟吾寨西面的旷野中,与钟吾寨隔着一条官道遥遥相对。

    汇集早前追击的马甲步甲,此时索浑牛录约有披甲兵一百人,内马甲三十人,步甲七十人。

    与后金时期相比,各牛录原有的白甲兵、喀把什兵皆不见,甚至马甲人数也不如原来。

    却是天聪八年,后金汗黄台吉对军制进行改革,建“葛布什贤超哈营”、“巴牙喇营”、“阿礼哈超哈营”。每牛录中的巴牙喇兵皆被抽到“巴牙喇营”去。

    以前各牛录有马甲兵四十人,也需抽二十人到“阿礼哈超哈营”去,缺额需要自己补充。

    黄台吉此举完善了军制,让满洲人真正摆脱部落族兵制,有一只国家军队的样子。但甲兵缺额岂是那么好补充?各牛录竭尽全力,只能保证一百个披甲兵数量不变,但马甲与步甲之间比例难说。

    索浑用尽全力,他现在牛录的马甲不过三十人。

    黄台吉同时还完善了官制,设世职与实官,世职可以有很多人,实官差遣才能领军,类明军中卫所官与营兵将领的区别。

    只是黄台吉设立的世职与实官名称雷同,造成了很多不便,如索浑的世职是牛录章京,他的实官差遣也是牛录章京,颇为混乱。

    所以后世多尔衮与顺治先后易名,一直到顺治十七年,才厘定汉字官名,固山额真定为都统,梅勒章京为副都统,甲喇章京为参领,牛录章京为佐领等。

    不过黄台吉改革,确实增加了八旗的战斗力与动员力,以前入关劫掠,各牛录谁出征,谁留守,混乱纷争。现在出征的牛录全丁而来,留守的牛录全丁留守,职权分明。

    索浑兵马三百多人肃立白雪旷野,披甲战兵,未披甲战兵,余丁包衣,层次分明。整个军阵没有一丝喧哗,偶尔战马嘶鸣,人马喷吐着浓浓白气。此时也正是八旗纪律战力最巅峰的时候。

    蹄声杂沓,索浑与科尔昆策马到官道旁,身后跟着两个戈什哈,又有马甲分得拨什库,步甲两个拨什库,一些马甲等。

    他们眺望前方军寨,一百多步外钟吾寨耸立,建立在积雪山包上,蜿蜒的沭河从军寨东面经过,早已彻底封冻结冰。

    眺望一阵,又听身旁马甲禀报侦探来的情报,索浑皱眉道:“这寨子有古怪。”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