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炮位

    雷鸣般的暴响,左右顶端的寨墙处爆出一片连绵的火光,璀璨的火焰与浓密的白烟交汇,就若一道八字形的烟龙从寨墙上腾起。

    几辆盾车被打得碎屑飞扬,皮革与铁片的碎块飞腾,随之还有连续的惨叫,中弹各人身上腾起的血雾,他们飞扑地上的沉重身响。

    清兵掩护盾车之后,虽然这个距离新安铳打不透他们遮掩的厚实护板,但钟吾寨墙体设计是八字形,寨墙与道路是倾斜的,众人掩护盾车之后,可以顾到前方,但两边左右却有很大部分顾及不到。

    左右两侧铳弹打来,就有连续的清兵弓箭手甚至甲兵中弹,血箭从他们身上喷出,独头弹打中他们身体,立时扩张成一朵花的样式,在他们体内翻滚变形,造成惊人的创伤。

    他们姿势各异的翻滚,扑在雪地上凄厉的哀嚎,中弹后的极度痛苦让他们痛不欲生。

    “啊!”一个清兵弓箭手滚在地上大声哭叫,他左腹部中了一弹,肠子都被打出来了。

    他戴着暖帽,只穿有马蹄袖的箭袖袍褂,这样的防护,不由分说,独头弹差点将他的身体打透。铅弹进入他体内,将那里的内脏打得稀拉烂,那种痛苦实在难以言说。

    在他不远处,也有一个披甲兵滚在地上抽搐挣扎,手上的盾牌远远抛了出去,上面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

    却是左侧一发独头弹打来,他遮掩的盾牌当即被打破,然后铳弹击入他的左胸位置,他引以为傲的镶铁棉甲丝毫保护作用没有。

    现新安铳五十步就可以打破二层重甲,镶铁棉甲算什么?独头弹打中他后,立刻将他外间的棉层破开,里面精铁打制的甲片同样洞裂,深深进入他的身体。

    又若开花似的伤害,这甲兵口中喷着血,伤口有若泉涌,喷洒出的血液深深染红了周边的雪地。

    他大睁着眼,不能理解,明军用的火器不是很糟糕吗?容易炸膛,很多时候威力也小,他也曾中过弹,还是在三十步的距离,但铳弹根本没有打破他身上披的甲胄,为什么这里却是?

    他口中涌出大股大股的鲜血,深深的不明白。

    哀嚎声处处,很多人滚在血泊中挣扎,甚至壕沟那边的弓箭手也扑倒了好几个,寨墙上的新安军射击,虽然以盾车后的鞑子为主,但也不会放过毫无遮掩的他们。

    十多个清兵弓箭手与披甲兵倒下,这还是他们极力在盾车掩护的情况下,余者大睁着眼,整齐猛烈的排铳让很多人头脑空白。

    太凶猛了,他们听过很多排铳声音,就没有见过如此整齐有力的。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寨堡处又传来尖利的天鹅声音,左右下端的寨墙处再次火光连成一片,又形成八字形的烟龙,与原先硝烟汇成一片,寨墙各处浓烟滚滚。

    又一片肉体扑倒地面的声音,血雾飞腾,惨叫声连成一片。

    “这是……”索浑用力握紧手中的缰绳,对面的火器如此凶猛整齐,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他征战的漫长岁月中,这样有力的排铳似乎是第一次见到。

    对面火铳破甲能力太强了,还让他意外的是对面火炮的用法,一般火炮越远打越好,射程也越远越好,这样火炮象火铳一样打射,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明军中也有许多可以转动的小炮,如百子铳什么,但都是近距离打射霰弹子。对面火炮如此用法,这需要很严格的纪律与训练,前方明军果然是劲敌,与所见南蛮大为不同。

    他身旁科尔昆目光森寒,也是咬紧了牙。

    两次排铳一打,勇士们恐怕损伤不小,特别那边的守军以侧射的方式打击。好在对方战斗力多少试探出来,他们火器果然犀利,但勇士们的鲜血不会白流!

    就听索浑喝道:“立刻吹螺,让将士们冲上去!”

    他看得清楚,对面两排铳已经打完,再次装填需要耗费不少时候,现在,就是大清勇士的天下了!

    号手拿着海螺站在他身旁,与身后众鞑子正在吃惊,闻言立时拿起海螺狠吹一口。

    “呜……”浑厚的海螺音又从地面滚滚而去。

    “杀!”悠长雄浑的海螺声从脚下滚过,任厮喊声,炮声铳声都不能掩盖。

    如闷雷似的声响在脚下颤动,若雷鼓般敲击着众人的心。

    听到这螺号,余下的清兵立时眼红了,内心的武勇,凶蛮,杀气一下激发出来。

    多少次了,八旗兵随着海螺音扑向敌阵,三螺三呼,三呼三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虽然两次排铳与两阵火炮后,二十多位勇士倒在血泊中,他们出动不过一百五十多人,损失严重,但听到海螺号,余下清兵还是握紧自己的武器,拼命呐喊冲锋。

    而且他们知道,明军火铳已经打完了,只要冲上去,对面守军就是任由他们宰割。

    四辆盾车拼命冲前,弓箭手向寨墙各处用力射箭,特别两处炮位所在。各甲兵握紧自己的飞斧铁骨朵标枪等利器,只待冲入三十步内,就飞投向各处的敌人。

    猛然前后两声炮响,又两发炮子咆哮过来,前方右边的盾车终于被打中,十两重的弹丸洞穿护板,让层层包铁包牛皮的厚板破了一个大洞,伴着护板后纷扬的血雨腾起。

    左边的盾车也再次被打中,原先这里就挨了一炮,塌陷碎裂成好大一个洞口,再中一炮,护板更是大半破碎,已无掩护功能。激起的碎片更是飞溅,杀伤了好几个推车的包衣与后面跟着的弓箭手。

    盾车后的鞑子大声嚎叫,他们干脆弃车,呐喊着从盾车后冲出,他们持盾牌刀斧铁骨朵,拼命朝前方冲去。

    他们终于冲入三十步内,雨点似的飞斧标枪铁骨朵就投向炮位处,还有寨墙的各个地方。

    也就在这时,尖利的天鹅声音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暴响,又是猛烈的排枪,寨墙上下又爆出两阵连线的火光,钟吾寨内外,似乎要被浓密的白烟笼罩了。

    进攻清军的惨叫连成一片,血雾横飞,道路上倒下一具具尸体。出乎意料的又两阵齐射,让攻打的正蓝旗鞑子一片大乱,他们意想不到,不是火铳打完了吗,怎么还有?

    “嘭!”北端凸角处的火炮喷出大股浓烟,随着浓烟喷射的,还有数十点细碎凶猛的红光。

    地上的雪屑飞扬,一道道长长的血雾飙升,残余未被火铳打中,冲前靠近的几个披甲兵被霰弹打个正着,就身体诡异的抖动,左右前方不断喷出血箭,一声不响,就歪滚在雪地上。

    ……

    索浑猛的踩着马镫站起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他们还有铳兵?

    不对,如果还有,不会看不到人,就是原来那些守兵,他们用的火器有古怪。

    身旁科尔昆脸色铁青,冷冷道:“是南蛮的掣雷铳,全部用后部装填,若佛郎机一样,非常快速……就不怕烟火闪瞎了他们的眼?”

    清军纵横明朝各地,缴获的火器众多,掣雷铳自然也在内中,但此铳与佛郎机一个毛病,漏气非常严重。

    大样佛郎机还好,掣雷铳要举在眼睛边瞄准,火气经常泄漏出来,将射手的脸面眼睛烫伤。清军中就算有火器手,这种火器一般也弃之不用,想不到对面却大规模装备。

    索浑脸色阴晴不定,此时不是考虑对面为什么大规模使用漏气火器的问题,而是要不要继续打下去。

    理智告诉他不能打,对面几阵火炮与排铳后,己方伤亡快五十了吧?已经折损快三成,该退了。

    但他心中就是怒火熊熊,他们骄狂怪了,突然折损这么大,对方却死伤多少?谁也接受不了。

    而且此时有些骑虎难下,已经冲入三十步了,很快可以冲得更近,对方就算有坚甲,一样可以射透。有犀利火器,近距离也不是弓箭的对手,或许该再搏一搏!

    他猛的下定决心,大喝道:“再吹螺!”

    “呜……”浑厚的海螺音第三次从地面滚滚而去,余下的清兵奋起余勇,嚎叫冲锋。

    他们已经冲入三十步内,他们的盾车全部破破烂烂,其中两辆更失去掩护能力,车后的残余弓箭手,披甲兵全部弃车。他们拼命射箭,大把大把的飞斧铁骨朵标枪投进炮位与寨墙各处,战事惨烈起来。

    “快装弹!”北端凸角处的炮长孔万银从掩体外看出去,不断的吼叫催促。

    他的对面,点火手紧靠在掩体麻袋之后,紧张的看着装填手忙活,头上凄厉的呼啸不断,不时有粗长的鞑子箭矢从头顶上掠过。还有飞斧铁骨朵之类的武器砸得掩体阵阵大响,一些标枪更投进来,发出尖厉的啸鸣。

    瞄准手拼命低着头,前方“笃笃”声不断,火炮的护板上已钉满鞑子射来的重箭,有些箭镞更射穿硬板,有大凿子形状,有纺锤梭形状,或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形状,阴森寒冷。

    甚至不少箭矢从护板缺口射进来,紧挨着他的头盔掠过。

    瞄准手尽力低着头,鞑子越近,有些箭矢已经对他们士卒甲形成威胁,特别他们飞斧标枪之类的武器,若了中了,那就糟糕了。

    两个装填手拼命忙活,他们手上的佛郎机刚发射过炮弹,仍然白烟腾腾,一装填手抽去铁栓,将子铳起了,另一装填手抱来另一子铳,套上铳腹,将系着铁链的铁栓塞入。

    这装填手刚将腹内子铳卡紧,一大把铁骨朵投进来,砸在他的头上、身上。沉重的铁骨朵砸来,砸得他头盔与护心镜都凹陷了,他口喷鲜血,就是踉跄摔倒。

    “孙哥儿……”众人大叫,瞄准手怒吼,抄起挽柄,就转动起沉重的炮身。

    “那边……”炮长孔万银指着一个方位大叫,瞄准手对照准星与照门,瞄了过去。

    外面烟雾腾腾,人影盾车在道路上若隐若现,他想看得更清楚些,猛然凄厉呼啸,一根掏档子箭从烟雾中闪现,“当”的大响,就射在他的护喉甲上。

    幸好他的护喉甲有弧度,掏档子箭摩擦着火花从顿项后掠过。

    瞄准手一愣,又一根月牙披箭疾射来,正中他的面门,就从脑后透出。

    瞄准手一声大叫,就向后摔倒出去,滚在火炮前只是挣扎。

    “滕兄弟……”另一装填手扶起他,大呼医士。猛然几声尖厉的啸鸣,几杆标枪投了进来,装填手刚抬起头,一杆标枪已是透甲而入,血花喷溅,他踉跄后退。

    瞄准手滕正文也中了几杆标枪,身体颤抖几下,彻底不动。

    孔万银悲愤怒骂:“你个大大。”

    他抢上去,抓住挽柄,怒吼道:“点火!”

    点火手连忙将点火杆上的火绳往鹅毛引药管上一点,轰然巨响,浓密的烟雾淹没了这个角落。

    ……

    烟雾腾腾,硝烟夹着血腥味,呛人刺鼻之极,坡道寨墙的后面,曹景兴猛然将铜栓推进按下,弧刀划破定装纸筒后端,引药沙沙倾入火门巢内。

    他拨下击锤,咬了咬牙,就猫起身来,此时他铁面罩已经盖下,死死卡在左侧顿项处的甲块插槽内。

    他的盔甲上插着好几根的箭矢,一根差点射透甲胄,刺入他的肉内。

    鞑子射箭又狠又准,大量的箭矢射进来,兄弟们纷纷中箭。特别这戴着铁面罩,视线非常的不灵活,几次排铳后,又烟雾腾腾的,鞑子兵在白烟中若隐若现,几根冷箭过来,不注意都看不清楚。

    曹景兴就这样中了好几箭,好在那些箭矢用的是十力弓,他又二十几步被射中,箭矢没有射透甲片,没有伤害到里面的血肉。

    但现在鞑子越近了,很多人冲到二十步,甚至十几步,却要小心了。特别鞑子们投来的飞斧标枪等物,更是凌厉。

    此时中军已经下令自由射击,鞑子兵拼命冲锋,若待天鹅声再齐射,恐怕他们都冲到眼前了。不比贼寇,鞑子们的箭矢等威胁太大,不能让他们靠得太近。

    身边铳声不断,兄弟们正在射击,曹景兴举铳站起来,刚一探头,又急忙蹲下,几把飞斧从头顶凌厉飞过,哗哗的切劈在身后斜坡处的竹篱笆上。

    他一下站起,开了一铳,轰然弥漫的硝烟中,一个鞑子披甲兵就腾飞出去,半空中,大蓬的血雨就喷洒出来。

    曹景兴又蹲下,一起铜栓机,清脆的金属脆响,腹膛口露了出来,腾腾冒着白烟。

    他快速从挎包取出一发定装纸筒弹药,正要塞进膛口,忽听几声惨叫,却是甲内新兵陈复生与杨得茂刚站起来,身上就中了好几箭,他们踉跄后退,摔倒在寨墙后的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陈复生铁面罩被射得凹陷碎裂,致命的是胸口几箭,都是掏档子箭,破甲犀利,十几步距离,连护心镜都被射穿了。

    杨得茂咽喉到胸口处刺猬似的,插了五六根箭矢,他的护喉甲就算弧形,这个距离也被射得凹陷,两根箭矢更深深刺了进去。

    “大家小心,注意闪避。”甲长赵彦和大叫着,猛然孔万财一声大叫,被一把铁骨朵砸在头盔上,头破血流。

    马小保刚站来,寻找到目标正要开铳,甲长赵彦和大叫道:“小心!”

    马小保戴着铁面罩还看不清楚,一把飞斧忽忽飞来,重重切在他的左手臂上,血花飞溅,他的铁臂手都被切开了。伤口很深,鲜血淋漓,马小保怒吼着将飞斧拨了下来。

    “大家小心,注意闪避。”甲长赵彦和叫着,举铳瞄着一个鞑子,忽然铳兵康应举大叫:“有标枪。”

    赵彦和看去,一杆标枪正朝他的位置凌厉投来,赵彦和急忙闪过。

    猛然凄厉的呼啸,烟雾中又是两道黑影掠来,又是两杆沉重的标枪。

    赵彦和只闪过一杆,另一杆标枪正中他的身体,从他右胸处透甲而过,标枪重大的铁锋从他斗篷后透出,大股血花溅出。

    赵彦和轰然倒地,身躯沉重摔在身后木地板上,大股鲜血从他铁面罩周边喷出来,染得护甲处处鲜红,他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众人都是惊叫,曹景兴怒目圆睁:“赵甲长!”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