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悍骑

蹄声轰隆,践踏得原野上的积雪乱溅。

九爷铁笠盔,哨探甲,骑兵旁牌套在左臂,率领擅骑射者数十人,正与部分蒙古正白旗骑兵,满洲镶黄旗马甲进行激烈的骑射战斗,数十骑黑色的斗篷极力飘扬鼓舞。

九爷张着他的十二力开元弓,身后夏十爷、骆十一爷、高十二爷,又有颜斌、张胆、韩尚亮兄弟皆是如此。便是身后数十粗豪悍骑,不能用十二力弓,但也皆使用八到十力强弓。

各人弓弦搭着森寒的破甲重箭,箭簇圆柱钝头,黑沉黑沉的,让人望而生畏。

此时各军惯例,能骑马不能劈砍称马兵,比如杨河甲等军都是马兵。能骑马能劈砍的称为精骑,他们也才是真正的骑兵。能骑马能劈砍在马上还能射箭的,那就是更高一档的骁骑。

杨河骑兵哨探队三四百人,能称骁骑只有数十人,他们皆用开元弓,用专业设计的破甲箭。

一般中原的复合弓胎稍都不长,马上马下都可以使用,弓力强劲多少,主要看一系列复合材料是否精良。所以中原名将往往可以在马上开硬弓,虽然射箭速度慢一些,但弓力的强劲,就不是普通的马弓可以相比。

他们使用的破甲箭,也是杨河设计。

广义破甲箭为棱箭头,三棱或是四棱样式,有翼箭头的杀伤力又有破甲箭头的穿甲力。

但专业的破甲箭则是流线型的圆柱体,尖锐部分很短,穿甲过程箭头不易变形,柱体结构也减少了穿甲过程的摩擦程度。

它们样式,看看后世的水泥钢钉就知道了,设计原理都是一样的。

对面传来如雷的蹄声,数十骑鞑子吼叫着冲来,个个弯弓搭箭,凶神恶煞,特别前面一些穿白色镶铁棉甲的蒙古骑兵,更是马术精熟不可思议,他们踩在马镫上,身体折旋得似要折断,手上的马弓也张到最大。

双方隔十数步冲掠,互相咆哮过去一波箭雨。

当当的声响,一些箭矢射在九爷等人旁牌的半球形铁盖上,还有很多射中他们,插在在他们的哨探甲上。

但骑兵队的哨探甲防护力比普通的士卒甲还高,步射用的十力弓十几步才能破甲,这种马上使用的骑弓箭矢箭身短小,箭镞细窄,根本不能破甲,只让有些人身体略为摇晃。

同时有些人的马匹中箭,疼痛跳跃起来,将一些骑士甩落马下,一不注意,就会被自己或是友军的马匹踩成肉泥。

骑兵战,生死只在瞬间,非常的残酷。

弓弦震颤有若风暴,九爷等人也松开弓弦,数十根破甲箭呼啸过去,对面蒙骑传来一片惨叫,还有一阵马匹的嘶鸣。

他们穿着镶铁棉甲,厚重达四十斤,防护力与新安军士卒甲差不多,十力弓二十步才可以破甲。

九爷等人普遍使用十力弓,十二力弓,虽然马上射速慢,但射得非常狠,这隔十几步距离,又用专业破甲箭,中箭者盔甲都被射透了,一个个惨叫摔落马下。

甚至一些镶黄旗马甲立足不稳,也被射得摔滚落马。

他们有二重甲,十几步连破甲箭都不能射透,但沉重箭矢呼啸过来,强大的力道撞击,一不注意就会被撞落马下。

一个镶黄旗清军就那样摔落下马,正好后面几匹战马踏来,骨裂声声,这马甲凄惨的大叫。

很快双方冲过,只看到对方的马尾。

“再绕回去,继续杀!”九爷大喝,双腿调控战马,就调转了马头。

“继续杀!”众悍骑豪情万丈,特别夏十爷,骆十一爷哈哈大笑,直呼痛快,找到当年通州十二骑射杀鞑子数百的感觉。

“杀鞑子!”张胆也是大笑,作为崇祯六年的武举人,他骑射水平自然不用说,他们投靠杨河队伍,也是有一番雄心的。

但现在骑兵队钱三娘等人崛起,各手铳骑兵称雄,让他们有些失落,似乎这些用弓箭的老一辈要在骑兵队内混吃等死。好在与九爷,夏十爷等人一起,张胆等人也找到了感觉。

特别一个个强悍的鞑子被自己射杀,他们也不象传言中那样可怕,神乎其神,让各人自信心得到极大的提升。

“杀!”他们调转马匹,吼叫着,催动战马,又往前方的鞑子狂冲而去。

……

原野广阔,从右翼军阵过去几里都是茫茫沭河岸地,岸地覆盖积雪。

此时白茫茫大地上,杀声震天,伴着马匹的嘶鸣,手铳的鸣响。

百余骑新安军手铳骑兵围着数十骑正白旗蒙古骑兵、镶黄旗马甲打转,他们左臂套着骑兵旁牌,单手抓着缰绳,右手持着手铳,不断对前旁的敌人轰射。

箭矢的呼啸,飞斧标枪铁骨朵的黑影,激起的血雾,皆弥漫在手铳腾起的硝烟中,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

双方拼死作战,明显可以看出,新安军手铳骑兵占了上风。

人多是一方面,关键是双方装备武器的不同,蒙古骑兵用马弓,射箭速度很快,但破甲能力非常弱,十几步、甚至几步距离,都射不透各骑兵所披的哨探盔甲。

但新安军所用手铳就不同,新火药威力提升后,二十步可以打破镶铁棉甲,十几步距离甚至可破二重甲。一方怎么样都不能破甲,一方打中就死,结果显而易见。

况且马上射箭需要放开双手,手铳骑兵却可以一手抓着缰绳,一手举铳瞄准,打得更稳,打得更准。

还有哨探队的成员们,他们马术没有骑兵队那样精熟,但苦练铳术,个个在马上打了一手好铳。

他们围着鞑子骑兵打射,将他们一个个惨叫打落马下。

蒙古骑兵马术很精熟,然不能破防也无用,他们骑术再好,骑射的局限,也不可能射中对方的面门咽喉眼睛。一些人转而射马,同时镶黄旗马甲投来的飞斧标枪铁骨朵也带来伤害。

李如婉策在战马上奔腾,身后蹄声如雷,雪屑纷飞,一片飞扬的黑色斗篷。

众骑围着鞑骑打转,形成了一个类似头尾相连的圆阵,前方雪溅如雾,轰轰的鞑子骑兵又奔腾过来。

李如婉举起了手铳,她一杆铳已经打完,换了另一杆手铳,骑兵队中装备两杆手铳的人很多,弹药都打完的,就退出战场装填好再来。

“嗖……”一片箭雨呼啸过来,夹着一些飞斧铁骨朵什么,其中一根箭矢对着她的马匹而来,还有一个黑影,忽忽的旋转过来。

李如婉旁牌挡住射来的利箭,帮自己战马,也帮自己躲过一劫,又头一偏,麻利的躲过一把投来的飞斧,“砰”的一声,她开了铳。

汹涌的火光从铳口喷出,一个穿白色棉甲的鞑子翻滚落马,血雾飘扬在空中,一匹没有主人的空马从李如婉不远处冲过。

铳声一片爆响,腾起的硝烟转眼消散在马后,对面一些鞑子身上冒出血花,惨叫摔滚马下,一些中弹的马匹也是嘶鸣声声,发狂跳跃。

李如婉身后也是几声惨叫,有人马匹中箭,有人被飞斧铁骨朵投中,摔滚马下。

骑兵作战,就是这样残酷,瞬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但身在战场,在沸腾的战场上,在奔腾的战马上,却顾不得多想,李如婉拇指拨下击锤,换了一个孔眼。

“砰!”她又开了铳,汹涌的火光与烟雾喷出,一个穿黄色外镶红边棉甲的鞑子马头中弹,那战马悲鸣,重重冲撞翻滚在地,将马背的鞑子压倒雪雾身下。

那鞑子被沉重战马压住,也不知是死是活。

……

战场二百多步外,一片骑兵肃立,他们气势深重,手中多持森森长矛,又配厚背雁翎刀。他们静默观看,灰色的铁盔甲胄,黑色的斗篷静立阳光下,就弥漫着一股深沉黑暗的气息。

队伍前方,钱三娘驻马看着,粗大的狼牙棒插在马鞍后的插筒内,身旁又是刘七郎、裴珀川、凌战云等人。还有原刘七郎天雄军麾下,个个精甲斗篷,手持长矛,眼神冷漠。

裴珀川、凌战云属哨探队,队长曾有遇带人出去哨探,他们倒没去,前方的手铳骑兵战他们也没参与。

他们习惯骑射,习惯近距离拼杀,还是不习惯用手铳,但他们相信,眼前的对战鞑子,他们很快就会派上用场。

钱三娘观看战场,身后二百余骑静肃一片,骑兵哨探队多是桀骜不驯的豪杰,对他们九爷老放不下脸面喝斥,但钱三娘可以。

她现在的身份又是夫人,管得众好汉服服帖帖,随着九爷放权,事实上骑兵队多由钱三娘主导。

看前方鞑子骑兵已落下风,眺望四周,似乎攻打军阵前阵、左翼的鞑子也受到重挫。但他们大阵后方,颇多镶黄旗马甲驻扎,甚至还有几十骑身着重甲,背后有斜尖如火小旗的白甲兵,对他们战力,钱三娘可记忆犹新。

看右翼这边只有一个鞑子牛录章京,一个似乎是甲喇的正白旗蒙古头头未投入战斗,他们身边只余十几个骑兵相随。

钱三娘目光在他们身上打转,盘算是否将这些人吃了,但众骑冲去,恐怕他们的马甲兵白甲兵会过来相救,到时纠缠一团,反而不美。

正在思索,忽听海螺音响起,从鞑子中军那边滚滚而来,就见攻打前阵左翼的鞑子疯狂大叫,他们奋起余勇,继续前冲,特别第二层的盾车们,更是拼命冲上。

钱三娘更看到大阵后那些镶黄旗马甲往左翼过去,只有数十骑白甲仍然停留。

钱三娘立刻有了决定,喝道:“刘致卿、裴珀川、凌战云!”

三人皆是大喝:“末将在!”

钱三娘指着那边明安达礼、镶黄旗牛录章京等人,说道:“你们率一百精骑,将那些鞑子杀了,我要看到他们的人头。”

刘七郎、裴珀川、凌战云三人在马上并枪施礼,暴喝道:“定提奴酋人头来见!”

他们持马槊、钩镰枪、长矛而去,身后百骑跟随,奔腾间很自然就形成锋矢阵,他们长矛如林,杀气腾腾,以浩荡的气势,向蒙古正白旗甲喇章京明安达礼等人奔去。

钱三娘不动,她这边还有百余骑,五十骑正白旗巴牙喇不动,她这百余人也不动。

但倘若刘七郎等人消灭那些鞑子骑兵的头头,被他们牵制的右翼兵力就可以腾出,侧攻他们前阵,那五十骑白甲兵也无足轻重了。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