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掷弹队

“杀!”掷弹队的好汉得令后,立刻从右翼突出。

他们轻便灵活,仅着冬毡与纯棉甲,全靠镶铁的盾牌保护自己,因为要经常蹲在地上,他们有厚厚的护膝甲。

他们队伍百人,皆背雁翅刀,七十人背负万人敌袋,左右共八颗的万人敌。

又三十人为飞雷手,三人一组,一人携筒,二人背弹,共有火箭发射筒十杆,飞雷袋二十袋。每袋装三发的火箭弹头,每发重七斤,类肩包似的捆背在负弹手身后。

此时发射手皆将火箭发射筒扛在肩上,粗粗长长,中间空洞,内为铁管,外包护木,涂了红漆,后端也较大,有若大喇叭。筒上还有照门与准星,用来瞄准之用。

发射筒重量六七斤,并不重,此时各筒里面都插了一根飞雷弹,头部尖尖大大,有若长矛头,稳稳卡在筒口前端。然后粗长铁杆探入筒内,长约三尺多,一直从后端“喇叭”处探出。

此时杆子后端的盖子皆已旋开,露着长长的引线,各杆尾部还皆有尾翼,三块倾斜的小铁板,发射后保持旋转稳定之用。

这就是新安军新式武器飞雷,类窜天猴原理发射,弹头生铁铸造,内装铁弹子一百颗,最大射程可达百步,但一般七十步发射。

火箭筒与弹体全重十三斤,扛着颇为轻松,更不说掷弹队都是魁梧大汉,发射手们扛着犀利武器,个个健步如飞。

每组负弹手跟在他们身后,内一人手中缠着火绳,此时火绳都已点燃。

看冲在前方的万人敌手们,也是个个火绳缠在自己左手上,右手持着万人敌,随时准备点燃投掷。

他们由队长常如松带领,大声怒吼咆哮,气势如虹的从右翼边上突了出去。左侧后方传来口令声音,右翼两总甲等军们,也快速的移动上来,准备包抄攻打正面军阵的鞑子们。

他们正要从鞑子侧翼突进去,忽然常如松一顿,众掷弹手也是吃惊看去,就见前方百多步外,蹄声有若惊雷,数十骑人马披甲的鞑子重甲正轰隆隆前来。

他们人马合一,手中长枪直指,一身银光粼粼的铁甲,在阳光下如此的耀眼生辉,他们身后一片斜尖的如火小旗,就在寒风中鼓舞到极致。

他们马速奔腾到极限,势不可挡而来,那种彪悍血腥的气息,就是在这个距离范围,都可以明显的感觉到。

“鞑子白甲兵!”

常如松大叫,看鞑子腾腾而来,铁蹄所致,积雪被踏得乱溅飞射,那种人马合一的凶悍,便若无坚不摧的战车。

这个老掷弹兵顾不得多想,依平时的训练本能,立刻喝道:“飞雷发射,前方七十步,射击!”

新安军的飞雷以百米,也就是七十步为标准,都有三到五秒的延迟。

它们灵感来源民间“二踢脚”、“窜天猴”等烟火的发射,火药前后分为两层,最外层发射推动火箭前行,飞行一段距离后,里面燃烧的引线点燃弹头密封的火药,产生剧烈的爆炸。

这类烟花早在宋朝就有出现,并不稀奇,关键是引线什么时候引燃弹头密封的火药爆炸。

因技术局限,总有早炸晚炸的事情发生,最后杨河决定,冷兵器时代,晚炸要比早炸好,统一发射多长的距离后,统一延迟多长的时间爆炸。

这个倒好处理,飞雷里面使用标准化引信,以七十步的标准,落地后延迟三到五秒爆炸。

而依鞑子的马匹速度,七十步也正好,他们冲到这个距离差不多前后爆炸。

听到队长命令,所有掷弹手全部蹲下,所有飞雷手站成一排,他们以照门看准星,估算发射筒的角度方位。虽不敢保证落得很准,但训练多了,大致的距离还是估得到的。

负弹手也立刻闪到他们身旁,免得被火焰灼烧喷到,飞雷发射后,喷出的火焰硝烟可是非常凶猛的。

而各组手中缠着火绳的负弹手,也立刻抓住各火箭弹尾部的引线,用火绳点燃,十根引线立时“嘶嘶”的燃烧起来,喷着让人心惊的火花。

猛然各杆火箭筒的喇叭口处喷出长长的火光,浓浓的硝烟覆盖了各人身后的方圆位置,似没有知觉,浓密的烟雾中,十发飞雷就跃出筒口,向着天空呼啸而去。

它们没有后座力,不会炸膛,也不需要清膛,除了精度差点,用药量大点,没有别的毛病。

它们在空中飞掠,在尾部倾斜板作用下不停旋转,保持了一定的精度稳定。虽然寒风凛冽,气流不定,但沉重的火箭弹飞行,轨迹却不是很歪斜,保持了一定的直线。

它们凄厉尖啸,拖着长长的尾焰,在药力越发燃烧下,飞行途中还腾腾加速。

它们若坠落的流星,重重的插在前方约七十步左右的雪地上,就在前方鞑子重骑所要经过的位置。

而虽然发射的药量用尽,但引信却在内中燃烧着,慢慢靠近弹头部分密封的火药位置。

……

蹄声响彻如雷,鄂硕、科尔昆等人仍然腾腾奔来,他们人马合一,虽五十多骑,气势却胜过千军万马。

他们铁蹄重重踏在雪地上,一片激起飞溅的弥漫雪雾。

他们眼神杀伐,神情坚定,相信在他们巴牙喇铁骑下,世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脚步。

他们放开马速奔来,每秒超过十米,蹄声沉重又有节奏,形成一片非常有韵律的轰隆响。

他们也看到前方的动静,那些散兵发射过来什么?神火飞鸦?

倒是很绚丽,就象天边划过的流星,但转眼落在地上不响不动,还离众骑远远的。

他们知道南蛮火器很多,但大多糟糕,以为对面火器尽是精良,没想到也有残次品。

鄂硕一晒,刚才的神火飞鸦让他想到流星,又联想到人的生命,也是这样绚烂、短暂。

便若那杨练总一样,他绚烂的生命将要终结。

带着这个念头,他与科尔昆等人轰隆奔过那些不声不响的神火飞鸦们。

猛烈的爆炸!

胯下马匹腾空,撕碎,鄂硕与科尔昆一样腾空,撕碎,有若腾云驾雾一样的飞起。

他们清晰感觉到肢体的撕裂,他们的手,他们的脚,他们的身体,他们的盔甲,他们的兵器,全部离自己而去。

他们清晰感觉到躯体上冒出的无数血雾,不知多少凌厉的弹子横冲直撞,恶狠狠打在他们身上。

他们四分五裂,或成碎肉抛洒在雪地上,或大半个身子不见,残缺不全的抛滚在地上。

轰隆!鄂硕重重摔在地上,整个下半身都不见了,半个头半个脸也不见了,他一只左眼残留着,带着无比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咕噜噜,一个残破的头盔滚过来,带着里面的人头,盔管上的雕翎獭尾仍然鲜艳,但科尔昆人头上的双目却是呆滞、惊骇。

一杆纷纷扬扬的飞虎狐尾旗落下,就插在他人头不远的雪地上,寒风吹来,尤自猎猎飞舞。

崇祯十五年十二月初九日,噶布什贤营战士科尔昆、八旗满洲正白旗巴牙喇章京鄂硕被新安军斩杀当场。

科尔昆,噶布什贤营战士,八旗军中传奇,为满清屡立大功,日后曾破李自成、张献忠、李定国、白文选等,又随阿济格、济尔哈朗征湖广,历授噶布什贤章京、巴牙喇纛章京。

鄂硕,董鄂妃之父,曾戎马生涯十五年,为满清江山立下赫赫战功,历授牛录章京、甲喇章京、噶布什贤章京、噶布什贤噶喇昂邦。因女儿之故,世职进为三等伯,死后还追赠为侯。

但在这里,沭河边的河岸雪地上,他们全部被飞雷炸成碎肉,真正为他们的大清江山粉身碎骨。

猛烈爆炸!

十发飞雷前后炸开,凌厉的火光烟雾腾腾团团,气浪翻滚,飞溅的碎铁四射,每发飞雷还爆开了上百发的铁弹子,肆无忌惮的横扫四面八方。

血雾狂飙,众多巴牙喇或随战马被炸翻,或被气浪掀翻,或被咆哮过来的铁弹子弹片打中。他们镔铁打制,重叠如鳞的精甲也无法抵抗近距离弹子的威力,或肢体腾飞,或身上爆开血雾,横七竖八就是翻滚在地。

特别他们为保持冲阵的威力,人马保持的队列很密集,人说步卒列阵每人占地二步,骑兵列阵每人占地四步,他们几乎人马相隔二步多。这样队列冲击起来很有威力,但却方便了飞雷爆开时的狠打。

滚滚硝烟中,一片凄厉的马匹嘶鸣,众巴牙喇嘶心裂肺的大叫。他们很强悍,然再强悍也是血肉之躯,敌不过钢铁,敌不过火药,轻而易举身体就被撕裂,镔铁的盔甲被损坏,骠悍的战马被毁灭。

他们或死或伤或冲撞一起,惊恐混乱一片,只在这经过的瞬间,飞雷前后爆炸开来,他们就损失了一大半的人马。

余者头脑一片空白,有人拼命勒住马匹,大喊大叫,有人无意识由着马匹继续冲下去,却不知自己在干什么,特别他们首领鄂硕当场被炸死的情况下。

他们人叫马嘶,人丁零落,先前一往无前的气势早烟消云散。

“杀!”他们混乱惨叫惊恐犹豫,掷弹队的好汉却趁机冲杀上来,他们人马隔着三十步,七十颗密集的万人敌就是投射过来。

他们乃军中最强悍的投弹手,普通士兵一般扔二十步,准确率还不高,他们却普遍能投射三十步距离,准确度还很高。

七十颗强悍的万人敌投射过去,那边的巴牙喇一片尖叫,他们乃军中最强悍的铁血战士之一,此时却尖叫得跟一个包衣没有区别,很多人更是拼命催动马匹想要逃跑。

但,连绵不断的猛烈爆炸,硝烟铺天盖地过来,夹着血腥的味道。

残余的巴牙喇精兵又鬼哭神嚎,便是催动马匹逃跑的人也是一骑一骑的被炸翻在地。

“再扔!”常如松咆哮,激动得黑脸都变成红脸了。

众投弹手又是投射七十颗万人敌过去,他们越扔越兴奋,这可是鞑子中的白甲兵,此时不炸,更待何时?

他们前后投射了四波万人敌过去,二百八十颗万人敌,尽数落在那些侥幸在飞雷爆炸下生还的正白旗巴牙喇头上。

那边最终尖叫惨叫声变成静默,连马匹的嘶鸣都没了,唯有铺天盖地的呛人烟雾,仍然腾腾笼罩那里,连强劲的西北风都不能一下将这些死亡的烟雾散开。

“完啦?还有鞑子吗?”副队长周思雯探头探脑。

“算了,留给骑队兵去看,俺们继续侧击。”队长常如松一锤定音,率领掷弹队的好汉,又气势如虹的往攻打正面军阵的鞑子侧翼冲去。

“杀!”铁骑轰隆,钱三娘率着百骑新安军精骑过来,钱三娘一马当先,高高举着她的狼牙棒。

他们腾腾冲入烟雾笼罩的范围,然后眼前的一切,让他们静默了。

万叔咋舌道:“都成碎肉了。”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