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记得

杨河等人出了庙来,迎面就是一阵寒风,还有几粒雪花打在脸上。

庙内庙外,似乎两个天地。

不过庙宇虽大,但显然不可能都聚在庙内没事干。

庙外台上一片繁忙。

赵中举等妇女忙着准备晚餐,辎重队忙着收集材料,制作矛杆与盾牌,孙招弟等妇女在台下的河边采集野菜。

齐友信安排了守哨人员,就在台边观望,采集野菜的人若遇到危险,台上人可第一时间前去救援。

一些孩童在台上玩耍,比如妹妹瑛儿出了庙后,就跟齐婉容、伍拒爵等人玩在一起了。

还有杀手队在站队,总之,众难民虽然还面黄肌瘦,却显现出一种生机勃勃的气氛。

那弓箭兵胡就义似乎在大人面前颇为胆怯,但却很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

他出了庙后,就不由自主走到那些孩童面前,弯下身子道:“我们来玩老鹰抓小鸡好不好?”

妹妹瑛儿看着他道:“你是老鹰吗?”

胡就义道:“我扮小鸡,你扮老鹰好不好?”

胡就业在这边看得恼火:“扮小鸡?可怜长兄若父,这么大人了还要老子操心。”

杨河看着杀手队站队,他虽设立了标准,但这些青壮个个都站得歪歪扭扭的,五排成了五条歪曲的斜线,好在这些都是老实本份之人,杨河吩咐下去,他们就一直努力在站队。

还有几个老人甲长也在努力带头,或许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他们最终可以形成严整的队列与严格的纪律。

而战场上若能保持严整的战阵,再加上犀利的武器,再见过血,就可以成为虎狼之师。

慢慢来吧,很多事急不得。

杨河看这些青壮体力有限,不可能坚持很久,就吩咐再站一刻钟,并让齐友信与韩大侠去监督。

那边张出恭三人也看着,看那边数十个青壮一色黑色头巾,一色罩甲衣,一色背着圆盾,一色拿着长矛,然后一色在那边整齐站队,虽还很稚弱,但假以时日,说不定这些青壮就会成为让人震撼的力量。

他赞道:“杨相公胸中有沟壑啊。”

他虽加入几只军伍,但伍中都很少训练军阵,只偶尔操练一下。

打仗时候也多是一窝蜂,不讲究什么阵形,所以见青壮操练,颇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张出逊也认真道:“杨相公人懂得多,又和气,跟往常见过的读书人大不相同。”

张出敬嘀咕道:“好是好,就不知跟着能不能吃饱。”

张出逊道:“二哥,总要有个决定,我们不能总留在这一片,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好机会错过就错过了。”

张出恭沉默点头,他们兄弟三人其实也是朝不保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因为有一手打造器械的好本事,各个村寨匪窝或明或暗的威胁利诱,就是想把兄弟三人拉入自己一伙。

应对这些明枪暗箭早让兄弟三人心力交瘁,都不想留在这一片,眼下确实是机会。

那边胡就业、陈仇敖、曾有遇三人看着,神情也有几分凝重。

曾有遇难得没有笑嘻嘻,他自言自语道:“这秀才真看不懂,看来还有家传的兵法。”

他问胡就业:“胡大郎,你要不要留下?”

胡就业哼道:“拖累太多,老子可不是奶妈。”

不过神情中却有几分意动,他现在虽自在,其实日子也过得苦,特别一个弟弟不省心。

冬天又来了,以后日子更不好过,跟着队伍,有很大的生存机会。

特别这边存活越来越困难,或许可以跟着到黄河的北岸去,就算伍中不乐意,凭自己兄弟的本事,岂会没人收留?

弓箭兵,到哪都不愁没饭吃。

他问陈仇敖的意思,陈仇敖冷淡道:“先吃肉。”

胡就业恼火的道:“说等于没说。”

杨大臣站在杨河身旁,看那几个兵窃窃私语,不知在商量什么。

在他看来,这些官兵多靠不住,说来看看,除了张出恭兄弟三人有很大的意向,有认真考察,别的难说是不是来混一顿肉。

他嘟哝道:“若他们不留下,我们就亏大了。

看自己书童在嘀咕,杨河微笑道:“我相信他们会留下来。”

他说道:“这是他们的机缘,他们不留下,是他们的损失。”

……

夜幕降临,外面寒风呼啸,不时夹着雪花飞来。

庙内冒着腾腾的热气,特别大殿之上,几个火塘搭着,两个烤马肉狼肉,一个火塘架着大铁锅,里面煮各样的狼杂碎,狼马骨头等。

火苗腾腾,炊烟缕缕,狼肉马肉在木架上泛着诱人的油光,大锅的杂碎也在沸滚,内中野菜翻腾。

男女老少二百人,现在又加七人,都围着各火塘谈笑。

众人抽着鼻子,闻着不断冒出的香味,老人们还好,那些新人则是个个垂涎欲滴。

同时众人也非常高兴,跟着杨相公果然有好日子过,刚来就喝到肉粥,晚上又有肉吃。

看张出恭、胡就业等人也是拼命吸着鼻子,特别张出敬,胡就业几人,口水都要流到地上。

看样子,他们也很久很久没有吃肉了。

赵中举等人忙活着,不断翻着烧烤,又在锅中添着调料,更浓的香味弥漫。

正好从永安集获得不少油盐酱醋,就添加一些,让味道更好。

众人火烧火撩的等待,终于,赵中举等人忙好了,现在也不用韩大侠帮助,她们一些妇女用刀具将肉割下来,放入一个个碗中。

还有杂碎汤,也是一碗碗的盛好摆放。

现在的碗筷都是集中使用,集中用热水清洗,不再是原来单人使用,这样也更卫生。

各废庄中碗筷收集不少,每人两个碗也足够。

也因为现在伍中盐巴还多,就不用盐砖擦,而是均匀的抺上去。

赵中举等人麻利的料理好,然后赵中举道:“相公?”

杨河点头,他说道:“小孩吃狼肉,大人吃马肉,老规矩,孩童先来领食。”

三十二人大小孩童排队上前,伍中原来“老人”已经懂得规矩,新人午时也排了一次队,多少有些印象,怯生生跟着,大小孩子一一领到食物,每人两个碗,一个肉碗,一个汤碗。

妹妹瑛儿也笑嘻嘻的排在哥哥杨谦之后,然后领了食物又坐回杨河身边。

然后是老人与妇女,一一得到两个碗。

今晚烤了一百多斤肉,每人肉食份量固定,但杂碎汤却可以多喝几碗。

新来七个兵好奇看着,张出逊低声道:“哥,杨相公很不错。”

张出恭点头,看来这里确是自己兄弟的选择,杨相公对妇孺老弱都这么照顾,对他们肯定不会放弃。

陈仇敖点了一下头,没有言语,只有胡就业嘀咕:“大人不先吃,让妇人小孩先来。”

不过他也只说了一句,见惯了各队伍的冷漠,杨河的作派,确实让人心中温暖,这里弱者也可以得到庇护,然后有牵挂者心安,比如自己弟弟留在这里就很不错。

胡就业总担心他弟弟胡就义能不能在乱世中活下去。

最后青壮男子得到食物,因为小孩吃不了多少,杨河与几个兵碗中倒有大半是狼肉。

又从永安集获得烧酒二十斤,今天来了客人,杨河就吩咐大人各倒一小点酒,不分男女,当然小孩就没了。

七个兵倒每人一碗酒,还有杨河、杨大臣、韩大侠等人。

看食物都分好了,杨河举起酒碗,对张出恭等人笑道:“相逢便是有缘,诸位壮士前来,蓬荜生辉,请。”

张出恭忙道:“相公客气了,却是人小等叨扰了。”

众人都举起酒碗,然后喝了一口,热腾腾的热量涌遍全身,似乎全身无处不温暖,都是惬意的呼了口气。

杨河敬了一次酒,就吃肉喝汤,张出恭等人也早饿得不行,肉香的味道让他们垂涎欲滴,当下个个大快朵颐,狼吞虎咽,庙内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庙中男女老少,无不舒坦。

杨河看七个兵都是猛吃,张出恭三人还好,注意些仪态,胡就业等人则是双手抓着狠咬。

只瞬间,就满手满脸的油,让杨大臣与韩大侠对他们看了又看。

曾有遇手握狼肉还是马肉啃咬,喃喃道:“好久没吃肉了?”

陈仇敖埋着头呜咽道:“有半年了。”

杨河缓了一阵,看身旁弟弟妹妹又是满脸的油,不由摇头,掏出帕巾给他们擦去。

妹妹瑛儿看杨河喝酒,悄悄道:“哥哥,瑛儿喝一口好不好?”

杨河道:“小孩不能喝酒,要你长大了。”

瑛儿撒娇,于是杨河让她喝了一口,然后瑛儿叫道:“啊,好难喝。”

杨河哈哈笑道:“知道了吧,要长大了才能喝酒。”

庙内众人也是一阵欢笑,都是看着,吃着,屋内暖意无限。

晚餐过后众妇女忙活,齐友信安排守哨,杨大臣也去巡视一番,众大小孩童则是聚着,还有杀手队,辎重队的军官,都是随同严德政读书。

看他们一齐施礼,七个兵眼中更露出新奇的神色。

“还能读书。”

张出逊眼中露出渴望的神情。

胡就义趁哥哥不注意,也溜到孩童丛中去。

陈仇敖斜斜靠在墙上,看孩童大人整齐随着严德政诵读,他的眼睛闪亮。

他似乎想起什么,喃喃低语:“记得……”

……

老白牛:第五个副本“石桥惊闻”结束。

-------------------------------------------------

新书推荐:斗罗大陆全集镇魂世界名著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